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人逃,女人怨,都源於這2種創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6日 08:09   

  來源:心之助

  原標題:他悔婚3次,終生未娶:男人逃,女人怨,都源於這2種創傷

  孫瑞雪說,其實心理創傷只有兩種。

  一種是吞沒創傷,一種是遺棄創傷。

  卡夫卡就是患“吞沒創傷”的典型例子。

  菲利斯是他的初戀。

  他很愛她。5年時間裏,卡夫卡寫了500多封情書給菲利斯,並順利定下婚約。

  但就在婚約臨近之時,卡夫卡頓感恐懼,選擇悔婚。

  兩年後,他愛上了一名叫尤里雅的女子。

  談了一年半載,兩人訂婚。

  情節重演——訂婚之後的卡夫卡再次被恐懼佔領,糾結再三,還是把婚給退了。

  又過了許多年,他與朵拉相戀。

  那時他已不惑之年,而朵拉才19歲,站世俗角度看,卡夫卡可真撈到了大便宜。

  事實上,他也打算結婚,畢竟老大不小了。

  可惜的是,婚期將近之時,他老毛病又犯了——恐婚。然後又退了婚。

  最後,卡夫卡終生未娶。

  縱觀卡夫卡的情史,我們發現,他似乎對親密關係既渴望又恐懼——但還是恐懼多一點。

  因爲每當戀情再進一步時,他就有一種被吞沒感,從而產生逃離的念頭。

  而之所以這樣,就是因爲他遭受過嚴重的“吞沒創傷”。

  先說說“吞沒創傷”是怎麼來的。

  答案很簡單:媽媽愛孩子的方式有問題。

  比如偷看孩子日記;

  比如不許孩子有獨立空間;

  比如藉着“溺愛”之名,對孩子進行控制,以及精神的閹割。

  再說直接點,就是媽媽和孩子的關係太近,沒有界限,以至於孩子的自我感,被媽媽吞沒掉了。

  當然,你肯定會問,爲什麼是媽媽,而不是爸爸。

  借用孫瑞雪的話來說:

  媽媽是孩子的第一層心理皮膚,其帶給孩子的是幸福、美好、情感;

  而爸爸帶給孩子,則更多是意志、智慧和能力,因而不會給孩子造成“吞沒感”。

  回到卡夫卡的經歷。

  他的成長,也恰好印證了這一點。

  他有個非常粗暴的父親,同時,又有一個非常柔弱、感性的母親。

  母親情感豐富,可父親冷血,沒辦法,她就只好把全部的愛,都投注在唯一的兒子身上。

  是的,唯一的兒子,唯一的情感寄託——卡夫卡本來有2個兄弟,但不幸全夭折。

  孩子承接媽媽的全部情感,卡夫卡當然吃不消。

  而他在日記裏也說:媽媽對我十分好,事實的確如此······但她過多的呵護,在某種情況下,也喚起了我的厭惡或憎恨。

  卡夫卡就這樣被吞沒於,過量的母愛之中。

  童年有此不幸的人,長大後,很可能會本能地排斥親密。

  比如,一些愛無能的丈夫即是如此。

  你關心他,可以。

  你要求相互關心,那他可能就想逃掉。

  還是那個原因:小時候,他被扭曲的母愛所吞沒,現在,成年了,逃脫了,在遇到親密關係時,他就會害怕再次被吞沒。

  如果“吞沒創傷”的特徵是冷漠。

  那“遺棄創傷”則是它的對立面多情。

  我先講個真事。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家看書,門外的走道上,突然爆發出一個孩子的哭喊聲。

  孩子哭了足足幾分鐘,非但不見消停,甚至哭聲還越來越大:“媽媽,開門!你不要離開我!媽媽開門,媽媽開門·······”

  這麼吵,看書是看不下去,我只好走出家門,去管管閒事。

  一看,是個女孩,淚水汪汪,誰見了都會心疼的那種。

  我敲了幾下門,沒用,再大喊幾聲“你快遞到了!”,女孩媽媽才徐徐將門打開。

  “快遞呢?”

  “不好意思,我不是快遞員,只是孩子哭得太厲害,那個。”

  女孩媽媽沒有回我,而是一把推開女兒,訓斥道:“要不要寫作業?再不寫作,以後你一晚上都別進來!

  話音剛落,女孩又死死抱住媽媽的腿,且帶着哭腔說:“媽媽不要拋棄我。”

  唉!生平最見不得這樣的場面。

  我心頭一酸,多嘴一句:“這位姐,不要這樣威脅孩子,這心理傷害很大的。”

  她斜視了我一眼,就把門關上了。

  講真,我有點失望,她沒有和我進行一場辯論。

  再後來,差不多每一段時間,走道上就會傳來那個女孩的哭聲。

  “媽媽,開門,你不要離開我······”

  每個哭聲之間,都夾雜着淒厲,惶恐,甚至絕望。

  我有時想,對於虐待孩子的心靈,還有什麼比這更嚴重呢?

  沒有,這就是最大的傷害——遺棄創傷。

  這種傷害方式,當然不僅侷限於用“拋棄”來恐嚇。

  •  

    留守兒童;

     

  • 母嬰分離時間太長;

  • 還有把孩子寄養;

  • 排斥孩子的情感;

  •  

    不及時回應孩子的感受等等。

     

  都會給孩子以被遺棄的感覺。

  坦白說,有遺棄創傷的,大都是女性。

  因爲中國的重男輕女思想,太嚴重,也太普遍。

  一個女孩,被遺棄,自然就會缺愛。

  缺愛久了,成年後,對於情感,自然就會極度渴望。

  可能你覺得這是好事,這讓人更重感情。

  但我不覺得。

  凡事過猶不及。

  如果你內心的愛太過匱乏,當一份感情擺在你面前時,你依舊無力擁有它。

  因爲曾體會過“被遺棄感”,所以愛情一出現,你就會本能地,死死拽着它。

  然後,或卑微,或吶喊:“你爲什麼這樣對我?你爲什麼不那樣對我?”

  也就是說,有遺棄創傷的人,會把親密關係握得太緊。

  她易患得患失。

  她會過於依賴對方。

  她還可能喜歡翻對方手機,喜歡糾結於“你爲什麼不愛我?”、“爲什麼我感覺不到你愛我?”。

  這樣一來,伴侶肯定扛不住啊。

  他們的“吞沒創傷”就會被喚醒,感到束縛、窒息,從而想逃掉。

  假如伴侶真逃掉,那麼,他們的孩子就慘了。

  妻子太渴望建立情感,老公不給,那她自然就會把情感,全部投注在母子關係上。

  想必你也發現了這個奧祕。

  如果你有遺棄創傷,很可能你孩子就會有“被吞沒感”——

  吞沒孩子的,不是別的,就是你對情感過分的渴望。

  然後,心理創傷就這樣鬼使神差的,複製給下一代。

  好了,又到提供方案環節了。

  其實也沒什麼方案,因爲當你看見問題的形成後,答案就已浮現。

  童年不幸,那不是我們的錯,但已發生,我們只有自我療愈。

  心理學有個毫無爭議的知識點:好的親密關係,具有很強的療愈效果。

  劃重點:好的親密關係。

  我知道,你缺愛,你缺乏安全感,所以一遇見愛情,你就死死抱着不放,亦步亦趨,緊緊貼着,甚至還巴不得對方,時時刻刻都在證明“你愛我”。

  可這不現實,也不可能營造出好的親密關係。

  你必須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對情感的索取。

  給他一點自由。

  給他一點喘息的空間,一些進行自我糾正的機會。

  以及給他“不用時刻證明愛你的權利”。

  至於給多少合適,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詢問愛人的真實感受,然後,協商出一個彼此都舒服的相處方式。

  對,彼此都要舒服。

  親密關係做到這一點,外人看來再不好,它都是好的。

  就像是一劑良藥,只要服用夠久,對愛的匱乏,對遺棄的恐懼,都會被逐一治癒。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