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論顏值的重要性:一個醫美老闆眼中的美麗新世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0:58   北京新浪網

  導語:短短几年間中國社會對醫美的接受度變得越來越高,這是因爲整個社會正不斷地擡高顏值的重要性。(來源:界面新聞)

  在一個炎熱的夏季午後,夏李美和往常一樣走進位於北京的一家醫美機構。她今年35歲,在這家機構裏擔任總經理。

  2016年,夏李美的老闆在醫美行業的巔峯時期把她從原公司帶出來開了這家機構。醫美APP新氧的《2017年醫美行業白皮書》顯示,自2015年起中國醫美行業增速達到40%,遠超全球平均值7%。2018年時中國醫美市場的規模已達到2245億元。

  夏李美五年前第一次接觸醫美,到如今差不多每隔兩個月就會保養一次。她穿着白色的T恤,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好幾歲,不化妝的時候皮膚也顯得清透。對她來說,注射加入肉毒桿菌以及VC的水光針或者進行透明質酸填充已經算是她的基礎項目,韓式多點無痕雙眼皮則是她微整路上稍微進階一些的項目。

  去年6月,一直覺得自己山根低、鼻子短、鼻孔外露並且鼻頭大的夏李美終於做了鼻綜合手術,項目包括肋骨隆鼻、耳軟骨墊鼻尖和鼻尖收縮。“新鼻子”共花費36800元人民幣,她覺得錢花得“真的太值了”。

圖片來源:WAVE Plastic Surgery圖片來源:WAVE Plastic Surgery

  讓夏李美終於決定做鼻綜合手術的原因,是她已經習慣美顏相機裏的那個五官標緻的人,iPhone手機前置攝像頭拍出的人不再是她想象中的自己。

  以2011年誕生的自拍神器卡西歐TR系列相機爲開端,遮蓋皮膚瑕疵的粉嫩濾鏡和通過透視效果讓眼睛變大的廣角鏡頭重塑了女性以及男性對個人外表的認知,更加便捷、功能更細化的自拍APP的出現則讓個人外貌的再定義變得成本更低。

  “全新的自己”在數字世界已經唾手可得,人們開始在真實生活中追求與想象中相匹配的更美好的個人形象。

  鼻子整完之後,夏李美有好一段時間裏放不下手機。“愛上了自拍,因爲無論怎麼拍鼻子都很好看。所有整形後的人都有一段瘋狂自拍的時期,沒做過的人是不會了解的。”

  而隨着互聯網時代催生了一大批憑藉自拍、短視頻和直播崛起的網紅,一些人整容的目的變成了擁有一副在數字世界接近完美的臉孔,一張能透過電腦和手機屏幕得到關注的精緻面容,即便這種爲虛擬世界打造的外表在現實生活中可能並不真實。

  虛虛實實的界限變得模糊,令醫美店裏不斷有客人推門進來。他們中既有盤起頭髮、妝容精緻的成熟女性,也有穿着球鞋揹着雙肩包的年輕女孩。

  從業幾年,夏李美髮現不同年齡段的顧客對美麗的追求也有所不同。

圖片來源:E!圖片來源:E!

  70後和80後是店裏的主力客人,他們共同的訴求是抗衰老。在夏李美看來,這些人羣的生活和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一些人對護膚品例如面膜的過度或錯誤使用又導致皮膚抵抗力變差,他們的皮膚衰老速度可能比幾十年前的人更快。

  人們害怕衰老。早在2010年,英國保險公司保柏集團曾對全球12萬人進行調研,顯示中國人是其中最怕老的人羣之一。超過四分之一的人想到變老時會心情沮喪。女性害怕衰老讓自己失去魅力、陷入孤獨、失去經濟來源、罹患癌症以及成爲他人的負擔,男性則害怕衰老造成性功能障礙、體力下降、退休、出行困難和記憶力減退。

  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成爲人們心理上抵抗衰老的一種武器。

  但醫美整形對衰老的延緩依舊有限,“所以我會告訴客人,我們能做的是讓你的皮膚停留在現在的年齡,比較好的情況是讓你的皮膚衰老推遲三年、五年,但我不會很誇張地和客人說你做完能減齡很多歲,這不可能。”

  人們難以接受衰老除了是因爲對死亡的恐懼,大概也因爲衰老預示着身體狀況、工作能力、個人吸引力的全面下滑,抗拒自然衰老似乎便能延緩這一切的發生。

  90後客人則不一樣,她們當下的難題不是衰老,而是想在外貌上看見立竿見影的變化、馬上變得美麗,因此對大型的整形手術有更高的接受度。

  年輕人變得如此緊繃,因爲美麗的外在能讓他們更加自信。在一個“顏值即正義”被廣泛認同的“看臉”的社會背景下,他們還開始愈發重視外表在職場上的作用。

  醫美APP更美聯合BOSS直聘發佈的《中國青年顏值競爭力報告》顯示,九成職場人士認爲高顏值競爭力有利於加薪,外貌成爲年輕人心目中僅次於工作經驗和學歷的求職影響因素。

  夏李美還發現,許多未婚人士做醫美整形、提升外貌是爲了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這其中既包括女性也包括男性。

  夏李美有一位關係很好、已經成爲朋友的顧客,他是一位80後IT行業從業者,最近剛剛從北京前往杭州,跳槽到阿里巴巴。

  他一直沒有女朋友,“照鏡子時都覺得自己太老了,想找年輕女朋友都不好找。”他因此找到夏李美的機構,希望通過抗衰老項目變得年輕一些。

  一套醫美項目做下來,客人對效果感到十分滿意。直到出發去杭州之前,他基本每隔一兩個月就會來店裏保養。

  夏李美觀察到來做醫美的男性有非常明顯的增長趨勢,部分男性都擁有外人看來相當成功的事業,“有的人幾乎什麼都不缺了”,而許多人在嘗試過抗衰老項目後都成爲了醫美的忠實粉絲。

  根據新氧的《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儘管2018年中國醫美消費者中男性的佔比僅爲11.12%,低於全球平均的13.8%,但男性消費者更捨得在醫美上砸錢,平均客單價達到7025元,是女性的2.75倍。

  遇上假期,夏李美喜歡飛去韓國旅遊,她印象很深的是就連韓國的高中男生都用着粉底。儘管普遍來看,中國男性還遠不及韓國男性愛美,但她認爲中國已經在向韓國靠攏,無論是日常的護膚化妝還是更加進階的醫美整形。

  中國男性的美容消費已經不可小覷,歐睿國際的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中國內地男星護膚品及化妝品市場的零售額平均增長速度將達到13.5%,高於全球的5.8%。

  夏李美認爲,未來走進醫美機構的男性也會越來越多。

圖片來源:Dailyhunt圖片來源:Dailyhunt

  普通人對醫美整形的接納度都毫無疑問地有了顯著的提升。新氧的白皮書中,有六成受訪者對醫美持正面態度。

  “以前大家看醫美整形,都覺得是臉看不下去了的人才會做,普通人不會考慮做這個。” 夏李美也走過一段幾乎所有接觸醫美的人都會經歷的心理歷程,“就算覺得自己可以更美,但也不覺得一定要做整形。”但去年她突然就能接受了,因此才做了鼻綜合手術。

  在過去,許多人做醫美整形也許是爲了不減分,而現在人們追求的是在原有基礎上多加分。

  新氧表示2015年中國整形的主要受衆還是明星和網紅,但從2017年開始,白領、學生和主婦的醫美消費已經超過他們了。

  十一長假前是醫美整形的旺季,因爲七天的假期足夠人們進行術後恢復。另一個醫美旺季則是春節前,“這就像過去的人喜歡在過年前做頭髮,現在很多客人會在過年前注射或填充保養。”夏李美說。

  醫美已經要成爲人們司空見慣的事情,醫美整形機構在肥沃的土壤裏瘋狂擴張、生長。

  從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北京醫美整形機構密度最高的商圈還是三里屯。而2018年至今,夏李美所在機構位於的國貿大望商圈成爲了全北京醫美整形機構最集中的區域,不到百米的距離都會容納幾家不同的機構。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格局,是因爲商圈裏有國貿、銀泰中心、華貿中心、嘉裏中心等諸多寫字樓,聚集了大量收入水平高的白領。夏李美的客人中從事金融行業的最多,遠超平均水平的薪水使他們具備較高的消費能力,也就更能接受客單價較高的醫美項目。

  新氧調查顯示,月薪三萬以上的女性有80%想整,10%的敢整,還有5%的人年度醫美曾在20萬元以上。

  整個社會在不斷地擡高顏值的重要性,嚴格的形象管理也已成爲許多高收入人羣心中具備職業素養的體現,甚至是實現自我認同的方式。

圖片來源:Candice Lake圖片來源:Candice Lake

  美國文化史學家保羅·福塞爾1983年發表的《格調:社會等級與生活品味》與當下社會依舊契合,外貌、身高、胖瘦、衣着皆是社會等級的特徵,人們可以通過一個人的外表判斷另一個人所處的等級,也都在試圖用外在形象扮演一個渴望達到的階級,而醫美整形後的身體與面孔能幫助人們建構接近他們理想中的自己。

  與此同時,經過精心打理的外表絕不會僅是中上階級標榜自我的象徵,也是一部分人實現階層上升的工具。一些得到醫美、整形加持的明星和網紅已經成功將外貌變現,直播行業的興起又讓更多人看到美麗面孔所能翻動的商業價值。

  夏李美說前兩年有一種山根很高、鼻尖很尖的網紅鼻特別火,“做出來是標準的網紅臉,很多女孩子都拿着照片說要做這種鼻子,因爲上鏡看起來很立體,覺得臉變成這樣也能成爲網紅,也能做直播去賺錢。”

  夏李美覺得這樣的鼻子不好看,實在太假,所以她說自己的機構從來不做這樣的鼻子。但渴望擁有網紅臉的女孩和男孩總會有別的去處,夏李美透露上海、北京和大連都有幾家專門做網紅臉的醫院或機構,整完出來的人們共享着同一個鼻子,幾乎已經是流水線作業。

  不過,網紅鼻很快就面臨着被拋棄的危險。網紅鼻的鼻尖過高,皮膚有限的張力會讓鼻尖附近的皮膚一直處於緊繃,面部也因此顯得僵硬不自然,甚至還容易出現偏移變形。

圖片來源:yahoo圖片來源:yahoo

  而讓許多人在心理層面拋棄網紅鼻的原因是它所代表的審美很快就不再流行,“整容臉”成爲一個帶有貶義的詞彙。在一線城市,自然協調的審美已經開始佔上風,夏李美雖然不接網紅鼻手術,但她們已經開始接起網紅鼻修復手術,把後悔客人的臉再改回去。

  上海武警醫院、廣州荔灣人民醫院整形科都是業內做修復手術比較出名的醫院。但修復能達到效果的始終有限,一些人再也無法擁有曾經自然的臉孔。醫美整形行業不止會爲人們編織變美的幻夢,它還對許多人露出過獠牙。

  從2018年開始,在線法律諮詢平臺華律網開始頻繁接到直播主播的法律諮詢:直播公司稱主播必須做整容才能上播並拿到合同中承諾的薪水,只不過整形費用需要主播墊付,金額往往高出市面平均價格。幾乎所有主播都無法支付昂貴的整形費用,公司便會用主播的身份貸款並要求主播每月還款給公司,拒絕整容或者逾期還款的主播還會被要求賠償違約金。事實上這些直播公司都與特定的整容醫院進行合作,公司每帶一個客人整容還會拿取醫院的回扣。

  被所在公司要求貸款整容的人畢竟還是少數,不少人做下醫美整容的決定是因爲看到各種醫美達人在小紅書、大衆點評、微博、知乎等平臺發佈的醫美科普和心得記錄。烏里阿姨等醫美達人會在這些平臺十分詳細地回覆幾乎所有諮詢,介紹哪些項目適合提問者並進一步推薦合適的醫院。而烏里阿姨其實是在醫美平臺美唄供職的醫美顧問,她們的工作便是向大衆宣傳醫美並向平臺和醫院導流。

  一位匿名業內人士表示,雖然小紅書、大衆點評等網站的確有不少行業科普以及真實評價,但許多整容經歷其實是醫院或平臺創造的,真正懂醫美的達人和願意分享的顧客遠比平臺上看起來少,而這些經歷很能說服對醫美持搖擺態度的心動者邁出第一步。這種利用大數據技術的第三方獲客方法被稱爲渠道醫美,是行業的拓客新趨勢。

  不過進入2019年之後,無論是“醫美貸”還是醫美網絡諮詢都開始遭遇整頓。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等四部門在5月14日聯合發佈《關於開展2019年全市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行動的通知》,將利用傳統媒體、新媒體等各種媒介宣傳醫療美容的機構和個人作爲整治線索和重點。一些網絡醫美諮詢師甚至會被認定爲醫托,涉案金額巨大還可能被認定爲嚴重欺詐犯罪行爲。

  正在進行的整頓對過去兩年瘋長的醫美機構是嚴厲的打擊。夏李美入行第三年,明顯感覺2019年醫美機構倒閉和轉讓之風進入高潮,一些經營不善的機構在快速入場之後又面臨着狼狽離場。

  “行業在洗牌,”夏李美說人們都認爲醫美是暴利行業,而那種暴利可能是建立在藥品造假、信息不對等的基礎之上。成本高的不只是進口正品的藥物,聘請經驗豐富的醫生和素養更好的護士對機構而言也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的數據顯示中國每百萬人中僅有2.88位整形外科醫生。好醫生難得,一些著名醫生的手術往往需要預約幾個月,而機構願意以高競爭力的薪資和手術費聘請他們。

  而前幾年醫美機構的不斷擴張使得行業有着不小的護士缺口,“很多機構都缺人,護士做一段時間就要求漲工資,因爲你不漲其他機構還搶着要。”夏李美說一些護士來了醫美機構就不太願意回到醫院,因爲如今一個月七、八千的薪資已經超過不少三甲醫院,醫美機構還不需要值夜班。

  爲了在行業裏更有競爭力,夏李美決定推動機構的醫療標準化,比如讓藥品價格更加透明,比如提升服務質量。去年她考上了武漢工程大學的工商管理在職研究生,希望能夠更好地管理機構。

  夏李美對醫美行業懷抱着信心,畢竟醫美的受衆面已經越來越廣,新一代消費者對醫美的需求不斷提高。新氧數據顯示00後已佔中國醫美消費者的18.81%,全國醫美消費還有近6倍的增長空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