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年底加班季 職場你過勞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8日 18:23   中國新聞網

  新華社成都11月29日電 題:年底加班季,職場你過勞了嗎?

  新華社記者董小紅

  睜開眼睛就在工作、經常加班到凌晨、週末不休息是常態……臨近年底,不少人加班就像家常便飯,身心俱疲。然而,面對職場過勞,大家卻“有苦難言”,訴苦難、保障難、維權難也成常態。年底加班季,職場你過勞了嗎?

  年底各種“拼” 加班成家常便飯

  “快年底了,事情特別多,各種彙報總結,每天從早忙到晚,經常凌晨還在改策劃案。”成都一家策劃公司的侯女士無奈地說。

  她已經連續加班一個多月,中間感冒了兩三次,都是硬撐着,一邊在電腦前敲字,一邊吃感冒藥片,“不熬夜就忙不完,忙不完年底獎金就沒了,希望撐過這一段能好一點”。

  記者在多家單位走訪發現,臨近年底,加班幾乎成爲家常便飯。

  “年底好幾個工程要結項,經常半夜我還在工地上監督工程質量,沒辦法,不加班工程就不能按時幹完。”成都一家房地產公司工程經理王先生說。

  在北京工作的公務員小李說:“年底經常加班寫總結匯報材料,有時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頭髮都掉了好多。”

  今年6月發佈的《成都聯合辦公行爲報告》顯示,從門禁系統記錄下的時間來看,成都上班族在19:30以後下班的比例高達26%。記者採訪瞭解到,“事情幹不完”“老闆催得緊”“爲了拿到年底績效”“大家都在加班我也得加”等是大家加班的原因。

  近日,武漢科技大學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張智勇及其團隊發佈的一項職場行爲與疲勞狀況的調查結果顯示,超過8成勞動者承受着一般或更高的精神壓力和身體壓力。

  過勞背後是身體的長期透支。“在門診中,我們發現因爲職場過勞導致身體問題的病人越來越多。”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臨牀營養師餘婉婷說,職場過勞尤以亞健康症狀爲主要臨牀表現,日常出現的過勞病例中急慢性胃腸炎、失眠、肥胖、三高患病的年輕人羣也呈上升趨勢,嚴重的甚至會造成過勞死,令人痛心。

  職場過勞面臨“三大難”:訴苦難、保障難、維權難

  記者調查瞭解到,隨着職場過勞越來越成爲常態,廣大上班族們面臨着身心俱疲的壓力,然而,卻因爲多重原因無可奈何。

  ——線上加班日益增多,上班族“有苦難言”。記者走訪瞭解到,與傳統的線下加班相比,隨着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線上加班越來越多,讓上班族們非常頭疼。

  “晚上回到家,工作微信羣還在一直響個不停,老闆還在羣里布置工作,不得不迴應。”在綿陽一家高科技企業工作的小李說。

  “隨着科技的進步,很多工作崗位的工作形式從線下轉爲線上,甚至很多線上工作的工作強度大於線下工作,相關法律法規的空白,讓勞動者無可奈何。”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說。

  ——加班費、休假等保障難落實。北京盈科(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寇翼指出,雖然勞動法賦予勞動者享有取得勞動報酬及休息休假等權利,但大多數勞動者難以真正用法律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且我國對於用人單位違反上述規定的違法成本太低,造成相關福利保障難以落實。

  “臨近年底,我每天都在趕工畫圖紙,一天工作10多個小時,經常半夜凌晨才從辦公室出來,但是我們幾乎沒有加班費,績效是按照項目來結算的,完成一個項目纔有,沒有完成即便是天天加班也沒有。”在成都一家規劃設計院工作的曹女士說。

  ——主動維權難。寇翼說,在員工與企業的博弈中,職工處於相對弱勢地位,所以很多員工也不願意因爲加班費、休假等問題與所在單位發生爭執。

  “我每週加班20多個小時,完全沒有加班費,經常半夜還要自己出錢打車回家。”在德陽一家建築公司工作的劉先生抱怨說,雖然知道公司這樣很“坑”,但是一直以來,其他同事也沒提出異議,猶豫再三,自己也不敢爲了加班費去找老闆談。“萬一老闆一生氣,把我開除了,那就更慘了。”劉先生無奈地說。

  構建職場關愛氛圍 不讓相關保障成“一紙空文”

  “現有的相關法律保障不能只停留在紙面上,還要一以貫之地落實,政府、企業、個人綜合發力,才能從根本上避免職場過勞狀態蔓延。”劉俊海建議,在職場過勞漸成普遍狀態的情況下,應該加快建立對勞動者過勞的預防機制。現在,很多單位都有年度體檢,卻缺乏心理體檢,在這些方面應該加強;還應該出臺更明細的措施來保障勞動者的休息權。

  “勞動行政部門也應加強對企業違法用工的監督檢查力度,完善和簡化勞動者的維權路徑,並建立及時有效的處理機制。”寇翼說。

  專家還建議,對醫生、警察、程序員等普遍過勞的職業,當前我國法律尚沒有對疾病發作與工作之間關聯性的明確規定,因而有必要加快對這些職業身心健康的保障政策研究,例如,儘快研究將能夠直接導致“過勞”的疾病納入職業病目錄,出臺具體的認定準則和維權辦法。

  “從社會心理角度來說,目前的職場過勞狀態也是社會壓力的傳導,爲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爲了拼科研、拼業績,很多人不得不繃緊了弦,造成身心長期負荷。”成都市委黨校教師陳運說,對於努力拼搏的個人和企業來說,也應該意識到張弛有度才能長遠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