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院士共議:將早期篩查列入防癌國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4:03   中國新聞網

  編者按:

  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我國受癌症困擾的家庭以千萬計,要實施癌症防治行動,推動預防篩查、早診早治和科研攻關,着力緩解民生的痛點。

  而國內外的經驗早已經證明,採取早期預防、早期篩查、早期治療等防治措施,對於降低癌症的發病和死亡具有顯著效果。

  10年前的3月5日,“在農村婦女中開展婦科疾病定期檢查”這16個字被寫進了時任總理溫家寶作的政府工作報告。隨後,“兩癌篩查”(乳腺癌與宮頸癌)頻繁出現於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重大公共服務項目、政府服務項目等。

  其實,除了宮頸癌與乳腺癌,以食道癌、胃癌、結直腸癌爲代表的消化道腫瘤佔所有腫瘤的40%以上,僅胃癌就造成每年50萬人死亡。而目前,一些消化道腫瘤已經有了相對成熟的篩查手段和技術方案,也應儘早地納入國家癌症防治行動計劃中。

  爲此,《中國科學報》特別邀請醫藥領域的兩院院士圍繞“癌症篩查和早診早治”這一主題,呼籲癌症防控早篩、早診、早治刻不容緩,以期共同推動國家在相關政策上的制定與執行。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華預防醫學會會長王隴德:

  算一筆惡性腫瘤防治的“經濟賬”

  調查顯示,我國全社會發生的惡性腫瘤防治費用,男性佔比58%,高於女性。從年齡分佈看,惡性腫瘤防治費用主要花在35歲以上人羣,尤其是50歲以上迅速增長,在51~55歲組達到峯值。年齡在45~59歲的中年人佔總人口不到20%,卻消耗惡性腫瘤防治費用的47%,說明惡性腫瘤已對勞動力人羣的健康構成嚴重威脅。從腫瘤防治費用的功能分佈來看,96%用於治療性服務,其中40%用於門診治療服務,56%用於住院治療服務,預防費用的構成極低。

  惡性腫瘤診療方面的主要問題是,基層醫院因缺乏技術和合格的專業人員,很難及時診斷和發現早期患者;在醫療資源豐富的大醫院,治療的患者多數處於中晚期;用於發現和治療早期病人的資源很有限。

  國內外醫學發展的歷史和現實都表明,腫瘤等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的控制、預防是最根本的對策,是最需要優先考慮的工作重點和效益最高的措施。如果不深入研究和解決好腫瘤防控的資源分配問題,惡性腫瘤對我國居民的危害將很難在短期內得到有效控制。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結科學研究結果認爲,全球40%的腫瘤是可以預防的。而中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表明,中國的腫瘤60%是可以預防的。所以,我國惡性腫瘤防治,應堅持預防爲主、防治結合,增加防控投入,並提高投入產出效益,爲減輕惡性腫瘤對國民健康與生命的影響作出努力。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抗癌協會理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樊代明:

  消化道腫瘤早篩勢在必行

  腫瘤患者越來越多,醫生越來越累。目前,儘管我國有140餘所腫瘤專科醫院,相關衛生技術人員6.74萬人,腫瘤科牀位數約20.3萬張,但還遠遠無法滿足全國每年約380萬新發腫瘤患者的需要,我國的腫瘤防控面臨嚴峻挑戰。

  與此同時,美國的癌症總死亡率穩步下降,25年來下降了27%。這得益於其早期診斷、新藥研發、防治策略的綜合應用。據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監測, 全美的結直腸癌篩查的普及率達到62.4%。

  我國是消化道腫瘤高發國,胃癌、食管癌和結直腸癌每年新發病例約150萬例,死亡病例約100萬例。事實證明,預防和篩查對降低死亡率具有重要作用。預防能夠控制發病率上升勢頭, 甚至可以降低一些癌症的遠期發病率,如胃癌、結直腸癌和宮頸癌,適宜性篩查技術使得診斷普遍提前。鑑於此,應該在全國範圍內推行消化道腫瘤篩查,實現消化道腫瘤的早診早治,預防消化道腫瘤的發生,降低死亡率,減少國家醫療支出。

  腫瘤早期會有一些腫瘤“出芽”,一般只有少數腫瘤細胞組成的“小巢”出現在腫瘤浸潤的最深處的前端,它的判定對診斷治療意義重大,同時也是易被忽視的診斷細節。規範化篩查能夠診斷出早期腫瘤,及時制定治療策略。

  儘管不斷涌現新的分子標記物,但幾乎沒有哪一種特異的分子標記物能識別所有種類的腫瘤,分子標記物的研究仍是亟待突破的研究熱點。

  此外,對於個別消化道腫瘤,如胃癌、結腸癌,由於人們對胃腸鏡檢查的總體依從性不高,要做普遍性的胃腸鏡檢查難度大。所以建議可以先對一般人羣做初步篩選,篩選出高危人羣,讓這部分人做胃腸鏡。而針對於已經有比較成熟篩查技術的腫瘤,我們應當將先進、科學的篩查經驗補充到國家規範篩查的標準中。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研究員孫燕:

  癌症預防勝於治療

  癌症是一類多病因、多階段形成的慢性病。病因包括物理性、化學性和生物性等外因,也包括遺傳、免疫缺損和神經內分泌失調等內因。2006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將癌症定位爲可控慢性疾病。

  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在高發區的研究表明預防和篩查,早診早治是關鍵,例如河南林州市、雲南箇舊市最常見的食管癌、肺癌發病率和死亡率均已下降。林州市並被WHO譽爲“在基層開展癌症防治的典範”。

  我們提倡的防癌四條:(1)遠離可能的病因,例如治理環境污染、嚴格控煙和酗酒、避免肥胖、不吃發黴和含有亞硝胺的食物、潔身自愛避免不正當性行爲等;(2)每年定期有效篩查,例如適齡人羣每年進行血癌指標檢查、低劑量胸部CT、乳腺、甲狀腺、腹部超聲及必要的胃腸鏡檢查等。對於有家族史的人尤其不可忽視;(3)積極治療癌前病變,特別是重度慢性食管上皮增生、胃幽門螺桿菌感染、慢性萎縮性胃炎、胃部息肉、慢性肝炎、結腸多發性息肉、HPV和HIV感染等;(4)身心健康,生活規律,適當鍛鍊,積極提高免疫功能等,已經是行之有效的措施。

  爲了讓癌症發病率早日下降,希望黨和政府高度關注,大家行動起來,爲實現健康中國而不懈努力!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研究員林東昕:

  腫瘤防治還需找準關鍵點

  癌症是危害人類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惡性腫瘤的發病率及死亡率一直呈上升趨勢,加強腫瘤的預防和早診早治迫在眉睫。

  我們常說,控制惡性腫瘤、降低發病率的關鍵在於有效預防,而降低死亡率的關鍵在於早診早治和個體化治療,需要在宣傳教育上深入人心。

  醫學界普遍認爲,惡性腫瘤是個體基因與環境相互作用,經過多階段進程最終形成的一類極其複雜的疾病。環境因素只是腫瘤發生的誘因,個體的遺傳因素在腫瘤發病中起了重要作用。我們的研究成果以及其他研究者的工作都表明,個體之間遺傳背景的差異是造成惡性腫瘤個體易患性不同的重要原因。

  我們在研究中還發現,一些罕見的家族性發生的腫瘤有特定基因的先天性突變,正是攜帶這種突變基因,最終導致一些人發生腫瘤,這種突變基因叫作腫瘤“易感基因”。然而,絕大多數常見腫瘤,如肺癌、食管癌、肝癌、胃癌等並不存在這種先天性突變基因。

  隨着生物醫學的發展,尤其是基因組學的研究進展,我們發現,決定細胞生命活動的基因存在遺傳變異,這些遺傳變異是許多常見的慢性病,包括惡性腫瘤的易患因素。攜帶某些遺傳變異的個體,可能會對環境中的致癌因素格外敏感,在漫長的人生中經過環境與基因的相互作用而易患腫瘤。

  因此,探索腫瘤遺傳易患因素,有助於鑑別高危險人羣和個體,這對有效預防、控制惡性腫瘤具有戰略性意義。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兆申:

  用好消化道癌症篩查的“金剛鑽”

  回首改革開放40年,中國消化疾病領域在診斷、治療、學術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突破,然而胃癌發病率與死亡率依舊處於全球前列。胃癌、食管癌、結直腸癌等消化道癌症仍嚴重威脅着百姓健康。我國每年消耗治療費用近千億元,衆多家庭“因癌致貧”甚至傾家蕩產。

  治療癌症尚無特效藥和醫療技術,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早期篩查和早診早治。內鏡是消化道癌症最得力的“神捕手”,爲何我國遲遲未能全面開展?追根溯源,一是傳統“插管”胃鏡舒適度較差,大衆對內鏡的恐懼心態成爲“攔路虎”;二是檢查不方便,傳統內鏡只能在設有內鏡科的醫院進行;三是開展難度大,內鏡操作複雜,必須由專業內鏡技師完成,基層醫療機構受限較多;四是老百姓缺乏早篩意識,很多患者發現時已是中晚期癌症,錯過了最佳治療期。

  解決消化道癌症“早篩難”的問題,舒適化篩查勢在必行。由我們團隊自主研發的磁控膠囊胃鏡不用插管,沒有創痛也無需麻醉,15分鐘左右就能完成胃部精準全面的檢查。該項檢查安全可靠、操作簡便易於普及,解決了以往胃鏡檢查接受度差、檢查區域受限、操作不便、內鏡醫師緊缺等弊端,已在全國30個省市投入臨牀應用,讓更多的老百姓能夠舒適、方便地做篩查。如果此項舒適化篩查全面納入醫保,將有助於其廣泛推廣與落地見效,爲中國胃癌早篩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

  有了這樣的“金剛鑽”,要物盡其用。在進一步深化科普、推進百姓健康教育的基礎上,國家應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由國家衛健委牽頭,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有科學模式的、有適宜技術支持的消化道疾病及健康管理工程;制定專門政策,完善篩查體系,從醫院對百姓的定期提醒和健康管理工作做起,以點帶面、逐漸鋪開,敦促全民主動參與癌症篩查和早診早治。各級醫院要合力打造緊密型醫聯體,爲基層醫療機構配置優質醫療資源,提升診療能力,拓展篩查範圍與深度,惠及更多基層百姓。建議各級地方政府積極支持互聯網醫院工作的開展,以專項資金幫助基層醫療機構購置設備,爲實現基層消化道腫瘤篩查落地見效提供有力保障。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研究員程書鈞:

  腫瘤防治應戰略前移

  腫瘤是什麼?它可能是生物進化過程中的一種生命現象,是人衰老過程中一種環境壓力自然選擇的結果,也是人生命過程中以免疫爲主導的宿主因素從盛到衰的結果。

  其實,自腫瘤進入人們視野的那一刻起,人類對腫瘤研究就從來沒有停止過。目前,國內外諸多研究已表明,腫瘤的發生發展與基因突變存在密切聯繫,正是在基因突變學說的啓發下,腫瘤的靶向藥物治療獲得了重大進展。

  不過,目前,靶向藥物的耐藥性已成爲其治療腫瘤的“軟肋”。究其原因,這除了與腫瘤細胞分子網絡異常複雜、高度異質性有關外,與宿主因素異常也有密切關係。由此看來,用基因突變學說並不能完全回答腫瘤發生的全部問題。

  其實,從正常細胞發展到危及生命的惡性腫瘤,大多都會經歷“癌前病變”階段,而從“癌前病變”發展成爲侵襲性癌一般需要10年或者更長的時間。“癌前病變”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具有可逆性。也就是說,我們如果能夠在“癌前病變”階段做文章,就可能有效地阻止侵襲性癌症的發生。應將防治消化道惡性腫瘤癌前病變——早期癌爲核心的戰略,列爲我國惡性腫瘤防治近期及中期(5~15年)規劃的重心,因爲消化道惡性腫瘤的防治技術已被科學證明行之有效,並可以在我國逐步推廣實施,將有效降低我國消化道惡性腫瘤的死亡率和發病率,這也是逆轉我國惡性腫瘤高發病率、高死亡率趨勢極爲有效的戰略措施。

  腫瘤是全身性疾病,不能只看成是孤立、局部的腫瘤問題。未來腫瘤研究要高度重視腫瘤的宿主因素,診療思路要從單純治療病人的腫瘤,逐漸過渡到治療帶腫瘤的病人,加強宿主抑制腫瘤的能力,而不是僅僅只考慮直接殺滅腫瘤的方法。

  相信,隨着科學技術的進步以及國家疾病防治策略的調整,許多腫瘤患者將與現在的“三高”患者一樣,可以帶病生存很長時間。彼時,我國的腫瘤防治也會邁上新的臺階。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山東省腫瘤醫院院長於金明:

  癌症早期診治得益於篩查

  隨着我國人口老齡化進程加速和疾病譜的變化,惡性腫瘤、心腦血管疾病、呼吸系統疾病等慢性疾病成爲了中國城鄉居民主要疾病死因,其中癌症已成爲我國居民死因之首。

  在過去的20年,美國患癌人羣總死亡率已經下降25%,而中國的癌症發病率和死亡率仍處於上升態勢,未見拐點。這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由於我國對腫瘤的早診早治認知不足,缺乏有效的篩查手段,患者就診時大多數爲中晚期,導致我國腫瘤治療效果遠不如西方國家。

  對此,我有以下的倡議:首先,加強腫瘤的立體防控。世界衛生組織(WHO)表明90%的癌症與環境有關,且有研究證明,PM2.5已經成爲全球第五大致死風險因素,是導致肺癌的主要原因之一。腫瘤防控離不開環境提升與改善。

  其次,重心前移、精準篩查。提高癌症治療療效的關鍵是重心前移、早診早治。早診早治的優點一是療效好,例如胃癌、宮頸癌、肺癌、乳腺癌的早期治癒率在90%以上,甚至達到100%;二是費用低,由於免除了後期放療、化療、靶向、免疫等綜合治療,可以大大減少經濟負擔;三是損傷小,後期治療在殺死腫瘤細胞的同時對人體損害也較大。

  早期診治得益於篩查,在美國和我們的鄰國日本胃和腸鏡篩查已經非常普及,這也使他們的胃腸腫瘤五年生存率遠遠高於我國。我國已經認識到了早診早治的重要性,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山東省是最早加入國家癌症早診早治項目的省份之一,先後承擔了農村、淮河流域和城市癌症早診早治項目,已完成免費癌症臨牀篩查50萬人次,檢出陽性病例及癌症患者10000餘例,其中早期患者5000餘例。但從全國範圍來看,力度還遠遠不夠,需要政府進一步加大腫瘤篩查和早診早治的投入和關注力度。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肝癌科學中心主任王紅陽:

  癌症早篩須全社會參與

  癌症是嚴重威脅人類健康的惡性疾病,全球每年約有22%的新增癌症病例和27%的癌症死亡發生在中國。雖然我國的癌症發病率位居世界中位,但其癌症致死率卻高居世界前列。以肝癌爲例,全球每年約70萬人死於原發性肝癌,其中超過一半來自我國。儘管近年來我國在癌症研究和防控上增加了投入,但距離應對我國癌症嚴峻挑戰的需求還相差甚遠。

  癌症的早期預防控制、早期篩查診斷和早期精準治療是降低癌症發病和死亡的重要手段。肝癌的早期篩查和早期診斷仍是世界性難題,我國的肝癌絕大多數與慢性病毒性肝炎有關。目前,我國乙肝病毒攜帶者約9000萬人,其中近3000萬人爲慢性乙肝患者,這些患者都是肝癌的高危人羣。加強對人羣,尤其是高危人羣的早期預警和篩查,對於我國的肝癌防控至關重要。

  在國家傳染病重大專項資助下,我們成功篩選和自主研發了新型肝癌診斷試劑,現已獲國家藥監局認證並在臨牀推廣應用。但肝癌是種異質性極高的惡性腫瘤,單個分子標誌物無法解決肝癌早診難題。因此,我們在前期工作基礎和企業支持下,在全國13個省份展開了“全國多中心前瞻性肝癌極早期預警篩查”項目。該項目將全面篩查肝癌早期預警和診斷標誌物,推動研究成果的產業轉化,研製試劑盒並在臨牀應用,以提升我國肝癌早期診斷水平,改善肝癌患者預後,降低病死率。

  實現腫瘤精準診療的最後一公里在醫院,但腫瘤預防和早篩卻需要全社會的參與。而新的診斷技術和抗癌新藥的研發卻需要產學研用完整鏈接,醫工結合共同努力。(本文由張思瑋、張晶晶、李惠鈺採訪整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