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健客副總裁郝建垚:從醫藥電商到打造醫藥結合業閉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4日 03:07   北京新浪網

來源:億歐/作者:郝建垚

[ 億歐導讀 ] 7月25日,“雁棲健談”GIIS 2019第四屆中國大健康產業升級峯會正式拉開帷幕。會上,健客副總裁郝建垚發表了題爲《互聯網醫院助力藥企處方藥外流》的演講。

2019年7月25日至27日,由中國衛生信息與健康醫療大數據學會指導,懷柔區經信局、懷柔區商務局、懷柔區衛健委戰略支持,億歐公司、億歐大健康聯合舉辦的“雁棲健談”GIIS 2019第四屆中國大健康產業升級峯會於2019年7月25日正式拉開帷幕,本次峯會爲期3天,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千名業內人齊聚北京雁棲湖國際會展中心,共商中國大健康產業的“下一個十年”。

本次峯會以“從‘規模’到‘價值’的醫療變革”爲主題,採取領袖峯會+4場產業論壇+項目路演的形式,聚焦醫藥創新、醫療大數據、非公醫療、科技醫療四個主題,聚集50多位重量級嘉賓與數千名觀衆,共話變革機遇,見證醫療產業從“規模”到“價值”的發展新紀元。

會上,健客副總裁郝建垚發表了題爲《互聯網醫院助力藥企處方藥外流》的演講,他的主要觀點如下:

1、互聯網醫院的價值在於縮減醫患雙方的交易成本,從供給端解決醫療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2、在AI技術的加持下,原有的醫療供給體系已發生變化。AI技術將有限資源規模化複製,使原有供給在保持不變的基礎上,總體供給量得以增加。

3、健客要做的,除了打造業務內部閉環之外,還要通過溯源體系鏈接上下游、醫院與患者、第三方服務機構、物流平臺等,打造行業與行業之間的業務閉環。

以下是演講速記(有刪減):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關於互聯網醫院助力藥企處方外流。2018年國家出臺了互聯網+醫療的政策,國務院大力推進相關配套措施。可以說,互聯網醫院在去年才真正意義上有了明確法案支持和保障。雖說之前也有相關政策,例如銀川很多地方也頒發了很多互聯網醫院的牌照,但新規之下的牌照是去年才有的。

健客很幸運,雖然拿牌照的過程非常困難,但在過去一年內,我們拿下了新疆、東莞、廣州三張新規下的互聯網醫院牌照。我今天重點想跟大家分享關於互聯網醫院助力處方外流的問題。

先講背景,最大的背景有三點:醫保費用、醫療資源分配不均衡、醫藥流通體系變革。

4+7政策的效果,跟我們預想的不太一樣。在4+7剛執行的時,我們預期會有大量的藥品銷售份額流入社會,而不是由醫院把控。從數據來看,我們並沒有看到特別明顯的掉標與社會增量的擴大,換句話說,如果無法中標,無法進到目錄裏面,銷量就難以釋放。

這種情況下,需要把未能進入醫院的藥品,通過處方外流的方式直接流轉出來。

不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出臺的政策,都要求醫療機構不能限制處方外流,互聯網發展意見也強調給慢病、常見病開在線處方。2018年6月份廣東省再次發佈了促進互聯網+醫療具體的行動計劃,允許醫療機構直接在原有的醫院基礎上以互聯網醫院作爲第二名稱,直接開互聯網醫院。

由此可以看到,政策在逐步放開,支持互聯網醫院處方外流。數據顯示,2020年,這處方外流帶來的市場規模將達八千億元。未來整個市場上,包括心腦血管、糖尿病在內的慢病用藥會變成處方外流的主力品類。

在處方外流中,有一個很難規避的問題,即醫藥代表在醫院銷售藥品,包括以銷量掛鉤的方式給醫生好處,現因不符合行業發展規範而被嚴打。那麼如何做到合規?國家出臺相關政策允許醫生多點執業,所以我們爲醫生提供平臺,即互聯網醫院能夠接納醫生的兼職或全職,通過這樣的方式給醫生提供更多的收入來源。這也可以說是“曲線救國”,通過改變醫生來改變醫藥代表。

互聯網醫院以遠程複診的方式承接這些藥方,再加上電子處方、醫藥電商以及線下藥店,形成一套完整的閉環。健客從2010年開始做醫藥電商,初期採取的是“媒體+電商”模式;2013年則添加慢病管理,形成“媒體+電商+慢病管理”模式。2018年,通過引入AI技術,慢病管理工作效率得到極大提升。AI技術將有限資源規模化複製,形成一整套完整的管理模式,又降低管理成本。

舉個例子,健客慢病管理中心人數最多時達1500多人,是行業裏面最大的慢病管理的團隊,2018年引入AI技術之後,原團隊人員規模縮減一半,但服務覆蓋的患者數量卻提升了三倍。

2018年健客開始做醫生平臺,健客醫生的平臺經過一年左右的發展,在互聯網醫療領域,按實際銷售額來說或者是實際互聯網醫院醫療服務相關的收入來講,已位列前三。一年時間,我們與輝瑞、阿斯利康等一些非常大的跨國藥企達成了基於互聯網醫院,基於健客醫生平臺的合作。我們把很多原來線下醫患關係,包括藥企跟醫生的關係、藥企跟患者的關係、患者和醫生的關係通過一套平臺遷移到線上。

事實證明,線上問診的效率比線下更高。舉個例子,一名醫生在健客醫生平臺上的問診量一天能達到50位,而他在線下接診一天的數量在80到100位不等,線上問診量已達線下問診量的一半,且呈現出上升趨勢。由於線上通常不用去醫院、診所,所以效率會更高。

目前健客取得的牌照比較齊備,已取得電商ABC三證,雖然後來名義上取消了,但很多地方仍然需要牌照。健客ABC三證、包括醫院的職業許可都已齊備,手續齊全意味着合規,所以健客一直在國家允許的範圍之內提供服務。

互聯網醫院對於患者的價值在於,患者能夠隨時隨地在線尋找醫生獲取診療服務,最大程度上節約時間,做更多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同樣,醫生入駐互聯網醫院進行多點執業,一方面能增加醫生的收入,抑制腐敗;另一方也能縮小因歷史、地理等原因造成的醫療資源分配差距。

另外一個比較重要的點是,去年我們開始做投資——關於區塊鏈溯源。去年國家出臺相關政策,藥企可以跟第三方公司來合作建立整個溯源的體系。健客要做的,除了打造業務內部閉環之外,還要通過溯源體系鏈接上下游、醫院與患者、第三方服務機構、物流平臺等,打造行業與行業之間的業務閉環。

這兩年健客花了很多的精力彌補醫療方面的差距,健客醫生平臺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發展了十萬位在線醫生,這裏面活躍開方的能夠多點職業、進行問診的醫生將近四萬。可以說,目前健客的發展方向有意偏向醫療,而不僅是藥。健客以醫藥電商起家,但這兩年來將更多的精力佈局在醫療上,這是因爲醫藥結合才能形成業務閉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