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圓桌對話丨從藥到險的健康閉環與躍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4日 03:11   北京新浪網

來源億歐/作者:億歐

[ 億歐導讀 ] 2019年7月25日至27日,“雁棲健談”GIIS 2019第四屆中國大健康產業升級峯會在北京正式拉開帷幕。在醫藥創新產業論壇上,來自徵和惠通、保準牛、康愛多的嘉賓針對“醫藥+保險”的話題展開討論。

2019年7月25日至27日,由中國衛生信息與健康醫療大數據學會指導,懷柔區經信局、懷柔區商務局、懷柔區衛健委戰略支持,億歐公司、億歐大健康聯合舉辦的“雁棲健談”GIIS 2019第四屆中國大健康產業升級峯會於2019年7月25日正式拉開帷幕,本次峯會爲期3天,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千名業內人士齊聚北京雁棲湖國際會展中心,共商中國大健康產業的“下一個十年”。

本次峯會以“從‘規模’到‘價值’的醫療變革”爲主題,採取領袖峯會+4場產業論壇+項目路演的形式,聚焦醫藥創新、醫療大數據、非公醫療、科技醫療四個主題,聚集50多位重量級嘉賓與數千名觀衆,共話變革機遇,見證醫療產業從“規模”到“價值”的發展新紀元。

在醫藥創新產業論壇上,徵和惠通醫療投資合夥人張志玲、保準牛創始人兼CEO晁曉娟、康愛多總經理焦寶元,以及億歐大健康作者于靖共同就“醫藥+保險”的話題,展開一場關於產業融合與賦能的圓桌討論。 

以下爲演講速記(有所刪減):

于靖:大家好,歡迎來到醫藥創新產業論壇的圓桌對話,我是億歐大健康作者于靖。這次圓桌邀請的嘉賓中,有的來自投資機構,有的來自保險機構,還有來自於醫藥方面的企業,產業鏈上下游都有所涉及,爲的就是在最後一個環節,想和各位一起討論下從醫藥到保險健康產業閉環與躍遷。首先,有請臺上的嘉賓簡單做個自我介紹。

張志玲:大家好,我是來自徵和惠通的醫療投資合夥人張志玲。徵和惠通投資的其中一個賽道在大健康領域,大健康領域我們只關注在高值耗材以及孤兒藥的方向。

于靖:張總曾經在華森醫療國際部擔任負責人,擁有十多年的國外市場開發和企業管理經驗。稍後,期待張總會給我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視角分享。

晁曉娟:大家好我是保準牛的創始人的晁曉娟,保準牛是一家保險科技和數據驅動的定製保險平臺,我們爲各種場景定製真正適合的保險產品,比如爲中國4.3億的運動人羣定製運動保險,爲中國2.9億的藍領人羣定製僱主和零工保險,再比如爲新氧、凱叔這樣的在線APP連接的各種人羣的定製保險,都是保準牛通過大數據、科技來專屬定製的。

焦寶元:大家好,我是來自於康愛多的總經理焦寶元。康愛多定位於做數字化、智能化的醫藥大健康平臺,目前大概有五個業務板塊,包括國內排名非常靠前的醫藥電商業務,還有互聯網醫院+處方流轉、互聯網護理+大健康、社羣營銷+新媒體,以及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研發這五個板塊。

于靖:據我瞭解,2007年焦總就已經在北京開了一家線下藥店。2008年南下廣州,之後加入康愛多,目前帶領康愛多向新零售以及更多的方向探索。康愛多2018年實現21.48億元的銷售收入,可以說在醫藥電商行業是一個翹楚的地位。而康愛多早期就提到要合理用藥,在具體實現方面也對“商業保險+醫藥”進行嘗試。想問一下焦總,在您看來,商業保險之於新零售是承擔怎樣的角色?想聽聽康愛多目前的一些實踐。

焦寶元:醫藥和保險的有機結合有很多方面。在醫藥產業升級方面,保險對供給端,對降低患者醫藥負擔,以及通過醫保的控費加強商保的覆蓋都有很大的意義。

從我到康愛多開始,就希望跟(商業)保險做結合。我對保險的認知有五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相互引流;第二個方面是希望保險用戶能夠由我們來承接更加精細的慢病管理,這樣使得賠付率能夠下降;第三個是幫助預防疾病的發生,希望我們的用戶通過保險的覆蓋,使得他們能夠藉助疾病預防保險、大病突發或者大病重症化保險,改變他們在大病突發時的情況;第四方面是保險給醫藥電商平臺帶來的往往是效益提高;第五是希望藉助合作,使醫藥電商升級爲醫藥電商管理大平臺,使得我們價值有所提升。

上面五個方面,我們都在進行廣泛的合作,建立相互賦能、合作的關係。

于靖:從焦總的講述中可以瞭解到,目前康愛多在醫藥上下游進行了不少的實踐。藥品作爲醫藥電商的核心,無疑具備很重要的作用,但在醫藥分家、處方外流等一系列政策的影響下,固守藥品市場份額,醫藥電商最終會面臨發展瓶頸,所以與其他產業的融合也成爲一個新趨勢。接下來想問一下晁總,從保險的角度,您是怎麼看待健康險的發展?作爲保準牛的掌舵人,能否聊下傳統保險公司和互聯網保險公司的區別和實踐?

晁曉娟:從健康險的角度來說醫藥的各個環節,其實是互惠互利,爲什麼大家需要買商業保險,核心點是生病的時候需要花錢,從保險公司的角度是非常希望控費的。反向來看,對醫藥企業來說一方面是數據打通,另外一方面能夠相互引流,這個在醫藥環節裏面看健康險是非常好的連接。再從健康險的角度去看,中國還是在發展過程中,以前大家會覺得保險離自己很遠,到現在越來越多,80後、90後會保險是應該有的必需品,從人的認知到本身環境的影響是變的越來越多了,包括國家一些政策和戰略,都在希望越來越好。

傳統保險公司和創新互聯網公司怎麼看待健康險,這個差別蠻大的,有幾個方面。首先是否以客戶爲中心,這個是很典型的。保準牛作爲定製保險的平臺連接非常多的保險公司,曾經跟保險公司高管有交流,精算師在公司內部設計出來的產品但從來沒有賣出來的產品有好幾百種,精算師或保險公司內部設計的產品離客戶往往很遠,這是很典型的傳統保險行業裏面需要提升的問題。真正互聯網保險公司和互聯網保險創新平臺更多的是以客戶爲中心出發,你是什麼樣的客戶,你是熱愛運動健康的用戶,還是老年人,母嬰人羣,訴求是完全不一樣的,以客戶爲中心的思維習慣是一個傳統的保險公司和科技創新互聯網保險公司的差別。

其次,在產品迭代速度上,商業險也好,壽險也好,一個版本賣了很多年,但像典型產品,如百萬醫療是三個月一迭代,這也是本身迭代速度在不同保險基因不同保險公司裏面的不同。

第三,在科技助力下,是否通過傳統的方式定價,還是通過大數據實時定製不同的產品,甚至是通過可穿戴設備獲取更多的數據,動態定價都是非常不一樣的。

于靖:前面聽了焦總以及晁總分別從醫藥和保險的角度聊了產業結合的現狀,我現在有些好奇中間方的觀點。作爲投資人,張總您是如何看待“醫藥+保險”的模式,以及能否從投資人的視角聊一聊選擇類似模式項目的時候,需要注意哪些要點?

張志玲:從投資的角度來說,有新的互聯網科技以及新零售的方式,包括保險公司和藥企的積極參與,都給了我們投資公司很多機會。

怎麼看這樣的結合,通常會有兩大核心:第一個就是數據的打通,過去的醫療保險的設計僅僅是精算師的理論計算,或者是從原先的醫療醫藥產品來改進的,實際的需求有很多模塊可以切割。從我們投資經驗來看,大部分保險都是選擇在最後的重大疾病階段上。大數據是需要結合的,這會降低醫院的週轉率,而醫院的週轉率來自於依從性以及給藥是否從重大疾病給藥之前階段的情況下就已經給了。

第二個情況,從醫藥公司來說本身也需要有一個轉變,需要保險公司的支持,從前端開始就已經給了研發相應的指示。舉個例子,糖尿病人一旦病情發展成爲重大疾病,保險就不能理賠了,健康人羣下投保要保的是很多的藥品進入早中期的時候可以看的,投資角度會看這款藥結合保險公司是否認,趨勢是否對,從藥企本身來說這個藥是不是有足夠的大量數據的支撐,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于靖:三位嘉賓都對這一話題發表了各自的看法,讓我們從中看到從藥到險的巨的機會。但我這裏也有一些數據,《2018年中國商業健康發展指數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商業健康險的覆蓋率不足10%,跟發達國家普遍的30%水平還有不小的差距。問一下晁總,這種差距形成的原因是什麼?

晁曉娟:目前健康險的普及率還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從10%到30%,人羣本身的認知相對來說還是需要不斷的提升,大家可以看看身邊人到底有多少人健康險是必備品,很多家庭的第一份保險是有了孩子之後開始的,是需要逐步成長的過程,認知和教育。

從供給側的改革方面,每個人的身體情況,家庭情況,訴求都是不一樣的,現在大部分的保險產品相對標準化,並不能深度滿足每個人不同的訴求,每個家庭的訴求。供給側如何能夠千人千面設計產品,從標準化變到定製化,是值得思考的。

醫藥企業試圖跟保險公司打通,現在把醫藥保險從整個醫療產業鏈拆開來看每個環節,無論是從藥企、醫院保險公司還是健康的服務商,是否做到了真正的數據打通,服務整合,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當一個人生病的時候他只體驗到單一的環節,而不是一個閉環,感受到的便利性是不一樣的,這幾個方面是我們現在在健康險的普及方面還有很多大的差距的原因。

于靖:接下來想問一下焦總。之前跟焦總溝通的時候,您提過一句話是說,患者才是健康險的精準客羣,焦總您是怎麼解釋這句話背後的邏輯?

焦寶元:不少人病了之後才覺得保險買的不夠,這是由於保險沒有很好的數據支撐,不敢去投保,病人理賠的風險還是很大的。要求健康人才可以給他(被)投保,得病的時候才能理賠,這是一種商業模式。但另一方面,慢病患者非常擔心重症惡化,他有強烈購買保險的需求。

第二個方面,患者在大病或者是突發惡性事件得到保險的救助,避免由病導致的貧窮或者是不堪重負,這樣的典型案例對於健康人羣的推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最後就是慢病病人。我們通過原有的回顧性研究或者是藥品研發過程中對於疾病的判斷,能夠很精準地分析到有些慢病的理賠率並不高,我們也做過嘗試,通過建立數據模型進而涉及慢病保險,這樣對患者、對保險公司、對我們自己都是多贏。

于靖:險種的開發都是需要數據支撐,讓我們回到投資視角,想請張總談一下,您認爲“醫藥+保險”健康產業閉環的難點是什麼?

張志玲:近幾年保險也走的比較火熱,尤其是海外保險,大部分中產都聽過海外保險的對接,中國在這一塊是比較薄弱的。

從投資的角度來說,難點在於大部分投的產品都是隻進社保目錄,並沒有進商保目錄,沒有一個清晰的商業保險醫藥清單,尤其是商業保險大部分指的是醫療保險,而非重大疾病保險。歐美國家會有一個很強的保險條例,主治醫生認爲這一款藥或者是器械或者是手術服務對病人是最優的選擇,就會去使用,這是保險公司商業條款裏承諾的。在國內商保當中則不包含,所以在投產品的時候一定先看這個產品是否能夠進社保目錄。

另一個難點是,產品本身數據沒有打通,廠家是看到了市場需求,而病人沒有看到依從性和市場需求,保險公司又沒有真正的大數據支持的產品,這是需要政策支持的。

于靖:前面我們討論了“醫藥+保險”的現狀、困境。下一個環節,想請各位分享一下對於從藥到險的健康閉環的發展趨勢與展望。首先有請焦總談一下自己的看法。

焦寶元:我認爲,醫藥大健康這個產業要升級離不開保險的支撐,無論速度快慢,最終一定要有保險的覆蓋,只有保險才能解決普惠的問題,使更多人享受到產業升級的結果。

在保險設計中,需要工業、商業等多方協作,數據的打通。我們在和保險公司做過多種這樣的類型,一種類型由我們買單的類型,第二個類型我們積極引入慢病的設計方向,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開發或者是引進保險公司針對慢性病的保險。

保險和醫藥大健康的融合是必不可少的,確實要有一些人做積極的嘗試,進行投入,這樣才能夠推動產業的升級和發展。

于靖:焦總說“醫藥+保險”的模式需要不斷嘗試,那在保險領域,晁總您認爲實現產業健康升級的關鍵是什麼,能否分享一下您對健康險的展望?

晁曉娟:如果拿健康這個關鍵詞橫向拓展,一定會連接到整個產業鏈各個環節,比如醫藥環節、資本環節,包括器械和場景,都是相關的環節。舉個例子,現在藥品進醫保沒有進社保,保準牛的體育保險在全國很受歡迎,踢足球如果腿斷了,打的鋼釘是否需要自費,保準牛都做了精細化的拆分。再說,保險跟醫藥整合,把供給端和多環節連接起來,比如我們服務了幾百萬的藍領人羣,他們的健康問題,比如不同類型職業病,需要大量的數據,保準牛不斷進行數據更迭,去同步到保險產品設計的各個環節,實現閉環的打通。

保險和健康多環節的融合,跨領域融合不是容易的事,但是是正確的事,保準牛非常願意嘗試這樣的事情。醫藥環節除了健康保險之外的醫責、護理、慢病管理、孕前等等場景,都找到保準牛希望在不同的環節給他們設計產品,我們非常願意跟各個環節、各個行業做推動和改變。通過科技升級,滲透到每個人,不斷的讓數據連接保險供給端,到醫藥企業,到服務的各個環節,讓數據成爲閉環,讓健康更好的升級。

于靖:對於焦總和晁總的看法,張總有哪些方面的補充?也請張總聊聊健康產業升級的關鍵,順帶對“醫藥+保險”健康閉環的展望。

張志玲:從徵和惠通的角度來看,我再做一些補充。我是產業出身,投資的邏輯是從科室來看病種,再從病種反推醫藥、器械、服務有哪些。所以看下來,胃腸科、慢性病科在國內除了利益的驅動以外,實際需求也是非常不可忽視的。

對比美國商業保險率,這個數值在70%,醫藥創新以及藥品的保險率則在60%以上。美國是正向的狀態,全球各大藥品在美國銷售額達到了60%以上。因此,病人首先可以有很好的覆蓋率、理賠率,進而影響我前面提到週轉率的問題。

另一方面,商業保險公司可以避免後面發生胃癌轉移的賠付,從藥企的角度來說,也可以很快收回研發成本和投入。我們認爲產業閉環應該是多方努力,除了數據的打通外,還有患者自己,也就是說包括健康人羣自己對於商業保險的認知。

于靖:謝謝張總。在產業閉環的過程中,確實需要各方的努力,藥企、保險機構,以及患者自身都需要參與其中。

隨着我國醫改邁入深水區,更多新的商業變量逐漸出現,我們完全可以期待從藥到險的健康閉環終有一天是會實現的。在這個過程中,無論是AI+、互聯網+還是大數據+等技術賦能和模式創新,都有很多的機會。在仰望星空的同時,我們也要腳踏實地解決眼前一個又一個難題。最後,我想對醫藥領域的創新者說,不管有多少難題擺在面前,億歐大健康與各位同在。再次感謝張總、晁總、焦總的分享,我們圓桌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