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作家:新孤立主義行不通 川普毀滅不了全球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21:04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專欄作家:新孤立主義行不通 川普毀滅不了全球化

  參考消息網7月12日報道 《日本時報》網站7月9日刊發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伯特·塞繆爾森的文章《川普的新孤立主義行不通》稱,美國已轉向最糟糕的方向。唐納德·川普擔任總統帶來了一種巨大的錯覺:儘管經濟和政治大事越來越多地由國際力量所推動,但美國依然能夠通過奉行民族主義來實現繁榮。川普是全球主義時代的孤立主義者。這樣是行不通的。

  “昔日輝煌”並非那麼美好

  文章稱,說川普沒有政策議程是不確切的。在許多方面,他的議程與他的競選承諾相呼應。“讓美國再次偉大”是一個很棒的口號,抓住了一種想要重振所謂昔日輝煌的懷舊衝動。

  問題是,過去的實際情況與川普所說的過去並不一樣,川普所說的過去被普遍認爲是20世紀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美國。那時的美國要貧窮得多。自1960年以來,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的平均收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大約增至原來的三倍。2017年的平均收入爲59484美元。

  現代生活的許多日常用品當時根本不存在或供應短缺。坐飛機旅行始於1958年。到了20世紀60年代,彩色電視機才普及開來。1955年,只有2%的家庭安裝了空調。

  還有更重要的缺陷:整個南方的非裔美國人仍然因法律和慣例遭到隔離;北方的情況較好,但黑人仍然面臨歧視。同樣,大多數婦女仍然留守家中,她們的職業崗位僅僅在緩慢增加。

  文章稱,當時讓美國“偉大”的一個成就是通過軍事聯盟和貿易政策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二戰後,這些做法幫助了歐洲和日本的重建。這種國際合作——雖然付出了一些短期代價,但保護了美國的長期利益——纔是理性的利己主義。

  文章稱,令人懷疑的是,大多數美國人在得知後二戰時代早期生活的具體情況後,依然會選擇跳上時光機,重返那個逝去的時代從頭再來。與此同時,川普滿腔熱情地否定——或試圖否定——曾是那個時代標誌的美國主導的國際合作。

  根本的經驗是,當美國與擁有共同基本價值觀和利益的國家進行合作時,美國的實力和影響力得到了提升。

  川普毀滅不了全球化

  文章稱,美國不能將自己與世界其他地區孤立開來。相反,權力正從民族國家流失到難以控制的“市場力量”或其他全球機制。至少自19世紀中葉以來就一直是這樣,並帶來了新的通信和運輸技術:電報、電話、電視、互聯網、汽車、飛機和集裝箱運輸。

  文章稱,顯然,沒有人要去毀滅這些技術。但是,這些技術幫助培育的全球化世界令許多人感到不安和恐懼,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爲對未來失去了主權控制。

  想一想所有的相互關聯吧。每年有數以億計的移民跨過國界。供應鏈橫跨全球。世界性流行病的威脅始終存在。網絡攻擊司空見慣。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資金經常從一個國家流向另一個國家。氣候變化不能單方面應對。大規模熱戰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文章稱,面對這種心急如焚的抱怨,川普拿出了一個令人安心的解藥:加強民族主義。這是一個錯誤的解決辦法。川普控制全球化的一些努力已經產生事與願違的後果。即:哈雷-戴維森摩托車公司決定將部分生產工作轉移到歐洲——這是針對歐洲對美國摩托車加徵關稅作出的反應,而歐洲的這一舉措又是針對川普對歐洲鋼鋁徵收更高關稅的反應。

  文章稱,與以前一樣,當美國與盟友合作並尊重他們而不是辱罵他們時,美國的全球實力和影響力就會受益。川普毀滅不了全球化。全球化規模太大了,而且根深蒂固。但正如《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格雷格·伊普所指出的,川普可以通過指示推行保護主義來破壞和削弱全球化,經濟增長將受到抑制。

  文章稱,有這種想法的不僅僅是川普。很多民主黨人雖然沒有發表他那樣的惡毒言論,但他們有着同樣的民族主義思想。外國人是現成的替罪羊。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日益全球化的經濟學已經超越主要囿於本國視角的政治學。

  文章稱,20世紀50年代,美國擁有更多的希望和信心。但是,不能通過迴歸破壞性的新孤立主義來恢復希望和信心。那樣做可能受歡迎,但不切實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