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從殺人到務農 外媒揭祕南蘇丹娃娃兵如何獲得新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26日 11:37   參考消息

  原標題:從士兵到農民!外媒揭祕南蘇丹娃娃兵如何獲得新生

  參考消息網8月27日報道 法新社8月17日報道稱,巴巴·約翰11歲時加入部落民兵組織,到他逃離時,他早就不再統計被他殺死的人數了。

  巴巴·約翰說:“我向人開槍。我們都那麼做。我得到一把槍,被告知如何射擊和瞄準。我不記得打死了多少人,但有很多。”

  巴巴·約翰的殺戮日子始於一個生死攸關的決定,當時一個名爲“眼鏡蛇”的南蘇丹武裝組織襲擊了他的村莊,那裏位於首都朱巴以北將近400公里的東部城鎮皮博爾附近。

  巴巴·約翰在那次襲擊中倖免於難,但他擔心下一次不會那麼幸運,於是像其他許多人一樣,他決定加入這個民兵組織。

  “我被迫開槍搶劫,”巴巴·約翰回憶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管理的一個項目讓現年15歲的巴巴·約翰得到了救贖,儘管招募、抓壯丁和公然綁架仍在繼續,該項目還是給了娃娃兵們一個獲得新生的機會。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說,在南蘇丹近5年的內戰中,估計有1.9萬18歲以下的兒童加入了軍隊、叛軍或各種地方民兵的隊伍中。

  自2015年以來,已有近3000人獲釋。

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

  從殺人到務農

  巴巴·約翰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回到他母親和5個兄弟姐妹的家中。

  皮博爾位於一片空曠的平原上,是一個混亂的城鎮,有一條土質飛機跑道,最大的建築是一個機庫大小的帳篷,裏面裝着一袋袋避免饑荒的應急食品。

  如今,儘管衝突仍在繼續,生活條件艱難,巴巴·約翰還是充滿希望。

  赤着腳、身材消瘦的他穿着整潔的條紋襯衫,戴着一串珠子手鐲,臉上掛着笑容。他如今是一個新手農民,正在學習種植、養護和收穫莊稼。

  他說:“我想成爲農民,這樣我就能幫助我的家庭。”

  在皮博爾管理該項目的一家德國機構成員穆拉古裏·瓦集拉說,結構化教育計劃和新技能學習提供的重點有助於前娃娃兵的心理恢復。

  她說:“我們幫助了近1500名兒童。”

  巴巴·約翰仍然有噩夢,但和其他人一樣,他開始想象一個沒有戰爭的未來。

  6年前,年僅10歲的瑪莎和她的母親一起加入了“眼鏡蛇”。

  她說:“那段時間,整個村莊幾乎都走進了叢林,”她解釋說,飢餓和不安全感讓平民們別無選擇,只能尋求一個武裝組織的保護。

  多年來,她一直幹着搬運工作併爲民兵戰士做飯。

  後來,當她和母親回到她們的村子時,她們幾乎找不到以前生活的痕跡。她說:“我們的房子沒有了。它被燒燬了,我們不得不從頭再來。”

  瑪莎現在的夢想是當一名司機,她希望再也不要回到民兵隊伍中。

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

  不確定的未來

  但這並不那麼容易。

  南蘇丹的生活即使在最好的時期也很艱難,而現在,在又一場漫長的破壞性內戰中,這裏的生活是最糟糕的之一。

  對許多娃娃兵來說,加入民兵組織只是生存的務實選擇。

  巴巴·約翰說:“這裏仍然不安全,我們沒有足夠的食物。

  瑪莎說:“我認識很多回到叢林裏的人。他們餓着肚子,看不到希望。”

  現年18歲的托馬斯已經加入又退出武裝組織多年了。

  他說:“我看到的一切是:戰鬥、殺戮和搶劫。”

  托馬斯夢想成爲一名地方政府官員,倡導兒童權利,但如果生活教會了他一件事,那就是沒有什麼是確定的。

  他說:“我不想回到民兵組織中。但在南蘇丹,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可能再次遭到襲擊,那麼我們只有幾個選擇:逃跑、躲藏或還擊。”(編譯/盧荻)

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資料圖:南蘇丹的娃娃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