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不被中國比下去 川普乾脆宣佈:“逃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3日 06:10   參考消息

  原標題:銳參考| 爲了不被中國比下去,川普乾脆宣佈:“逃會”!

  參考消息網9月3日報道(文/唐立辛)

  這一次,川普又讓亞太盟友們失望了。

  8月31日,美國白宮網站上發佈了一則聲明,公佈了川普11月的行程。

  按計劃,他將在11月11日赴巴黎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100週年紀念活動,隨後訪問愛爾蘭,並將在當月下旬赴阿根廷參加G20峯會,以及訪問哥倫比亞等。

  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11月11日同時也是新加坡舉辦東盟峯會和東亞峯會的日子,當兩項活動“撞車”時,川普選擇去巴黎,而非新加坡。

  不僅如此,根據白宮聲明,今年11月將於巴布亞新幾內亞(以下簡稱“巴新”)舉辦的APEC會議,川普也將缺席。

白宮聲明截圖白宮聲明截圖

  這一決定再次震驚世界——要知道,僅僅一個月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帶着鉅款在東南亞各國間展開“貿易外交”,揚言要爲亞洲地區和平與繁榮提供支持。

  如今,蓬佩奧的話言猶在耳,但川普卻再次轉身背對了整個亞洲。

  前有“退羣”,後有“逃會”,讓川普不惜得罪整個亞洲也要避走他國,究竟是什麼?

  而一連串失信之舉,到底是致力於美國“再次偉大”,還是在把“偉大”這個“人設”拱手讓人?

  讀到這裏,相信你和小銳一樣,心裏已經隱隱有了答案。

  川普任性“逃會”,讓美國前期努力付諸東流

  “做錯了。”聽聞川普將缺席兩場亞洲重要會議時,美國著名智庫“傳統基金會”亞太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在個人推特上言簡意賅地評價道。

  彭博社3日援引專家觀點指出,在美國試圖向本地區國家展示“印太戰略”的重要性時,川普此舉並不可取。

  “川普的缺席將讓亞太國家認定,美國已經實質上放棄了它在亞太所扮演的傳統角色,更別提尚未起步的‘印太戰略’了。”

彭博社報道截圖彭博社報道截圖

  而在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亞洲問題專家葛來儀看來,川普做出這個決定並不令人驚訝。她對路透社表示,川普討厭出國,並且不喜歡多邊場合,因此說服川普去巴新“幾乎是不可能的”。

  報道特地提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在新加坡提出要爲印太地區提供近3億美元的安保基金,這其實是在爲11月的會議做準備。此前,蓬佩奧曾提出1.13億美元的東南亞投資計劃。

  但如今看來,隨着川普的“逃會”,美國前期在印太地區的所有努力效果無疑都將大打折扣。

  “美國總統缺席中國和俄羅斯領導人將出席的重要會議,可能使美國在亞洲的存在感加速下滑。”《日本經濟新聞》網站3日如是評價。

日經中文網報道截圖日經中文網報道截圖

  美國缺席後的空白,由誰填補?

  對於這一美媒當下最爲關注的問題,彭博社特別強調,中國是最先確認將要出席今年的APEC會議的。

  事實上,正如當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因預算問題缺席APEC時,美媒就曾紛紛感嘆中國趁機成爲會議的主要領導者,此番川普主動“逃會”,也被美媒普遍視爲給中國提供了“取而代之”的絕佳機會。

  “美國不參加,中國的影響就會更大一點,”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對小銳說,“同時,過去一年多中國周邊外交全面改善,所以中國在會議上的影響必然是比較大的。”

  憂心忡忡的日本 加強“遠美近中”勢頭

  可以想見的是,川普的任性之舉,在美國國內引發焦慮和失望的同時,更傷了那些亞太盟國們的心。

  “川普缺席在亞洲的會議,因爲他與盟友保持距離。”美國《紐約時報》以此爲題報道說,川普此舉凸顯了美國與主要盟國之間的政治疏離,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將加深盟國對於美國的可靠性和穩定性的擔憂。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同樣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日本處於這些擔憂國家之列。

  據路透社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2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雖然與美國總統川普關係友好,但不會因此在貿易談判中犧牲日本的利益。

  同樣是在這次採訪中,安倍提到,中日關係已經重回正軌。

  在安倍做出此番表態前,日本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剛剛完成在中國的訪問。據日本共同社8月30日報道,麻生在會談後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考慮到川普政府的一系列做法,“中日雙方一致認爲保護主義貿易政策對任何國家都沒有好處”,從而希望通過日中兩國合作進行應對。

麻生太郎(圖片源自網絡)麻生太郎(圖片源自網絡)

  一切正如英國《金融時報》8月31日社評所指出的那樣: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正在全球各地引發經濟關係重組,而最大的變化就發生在作爲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的中日之間。

  “中國和日本在川普時代慢慢學會合作”,彭博社說。

  而這種合作也正離成果越來越近,據日本共同社8月30日報道,麻生訪華時,中日兩國領導人就推進金融合作達成一致。就在同一天,《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部長級會議於新加坡拉開帷幕。該協定由中國、日本和東盟各國等16個國家參與。

  9月1日,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稱,RCEP又有兩個章節完成談判,預計可在11月的東盟峯會上取得實質性成果。

  16國將宣佈構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而美國不在其中,也許,這種被孤立、非主場,正是川普不惜避走歐洲也要遠遠逃開的一幕。

  “這對川普來說將是非常尷尬的局面,甚至形成會議中非常不利於川普和美國的對立形勢,”時殷弘向小銳指出,這樣的考慮之下,放棄他從未看重過的亞洲多邊外交場合,幾乎是川普最“自然”的選擇了。

  美媒哀嘆:中國向前看,美國卻在向後看

  事實上,“逃會”並不是近段時間以來川普最“任性”的舉動。

  在此之前,他曾多次批評世界貿易組織(WTO),並揚言“如果他們再沒有進展,我將退出世貿組織。”有分析認爲,若美國真退出WTO,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遠超中美貿易戰。

彭博社報道截圖彭博社報道截圖

  除了揚言退出WTO,在最近的北美自貿協定談判中,川普還威脅稱可能完全終止該協定。

  種種任意妄爲,也讓人不禁想象:如果川普真的來亞洲參會了,結局又會如何呢?

  去年11月,川普在越南APEC會議上的表現或可作爲參考——當時CNN報道稱,川普將他強硬的經濟民族主義風格帶到了峯會上,演講通篇都在強調“美國第一”。

美國CNN報道截圖美國CNN報道截圖

  而川普此次將缺席APEC會議的消息傳出後,《紐約時報》亦舊事重提,稱與中國提出的願景相比,川普去年在APEC會議上展現的經濟立場是“向後看”的。

  報道指出,在川普宣稱不許其他國家再佔美國便宜時,中國卻在捍衛經濟全球化。

  “去年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川普已經被中國領導人比下去了。而這次(11月的亞洲之行)本來會是川普彌補的一個好機會……”美國前政府貿易副代表羅伯特·霍利曼這樣說。

  很顯然,川普親自放棄了這個機會,《紐約時報》進一步說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