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UFO曾造訪白宮 美戰機苦追然而壓根追不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9日 09:42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媒稱UFO曾造訪白宮:美軍戰機苦追 然而“壓根追不上”

  參考消息網9月10日報道 美媒稱,1952年7月發生在華盛頓特區的一連串有關不明飛行物(UFO)的目擊事件——又被稱爲“華盛頓不明飛行物集中爆發”——在UFO歷史上佔有特殊地位。美國各大報紙報道了多起由民用和軍用雷達操作員及飛行員目擊到的UFO事件——其數量是如此之多,以至於美國空軍派出一個特別情報小組去調查這些目擊事件。

  據美國曆史新聞網9月6日報道,1952年,UFO調查部門被稱爲“藍皮書計劃”,其負責人是位於俄亥俄州代頓的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的愛德華·魯佩爾特上尉。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1952年以後,彙報給空軍的UFO目擊事件數量增加了6倍以上,從1952年3月的23起增加到6月的148起。到7月份的時候,掀起UFO熱潮的那些條件已經準備就緒:冷戰時期民衆普遍存在的焦慮、主流媒體對原因不明的UFO事件的報道,再加上一點“仲夏瘋狂”。現在所需要的只是一個火花。

  報道稱,1952年7月19日(星期六)午夜前不久,華盛頓國家機場的空中交通管制員愛德華·紐金特在他的雷達屏幕上發現了遠離已知民用或軍用飛行路線的7個緩慢移動的物體。與此同時,華盛頓國家機場又有兩名空管員看到遠處有一束奇怪的亮光,後者突然以驚人的速度飛走了。

  在附近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雷達操作員收到了同樣的不明信號——起初是緩慢而密集的,然後以超過每小時7000英里的速度飛走。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一名空管員從指揮塔臺的窗口望出去,看到一個“像是橙色火球一樣的物體,它拖着一條尾跡”。在弗吉尼亞州和華盛頓特區上空巡航的一名商業飛行員報告說,他看到六個白色的亮點,“就像沒有尾巴的掉落的星星”。

  報道稱,當華盛頓國家機場的雷達操作員看到這些不明物體從白宮和國會山大樓前呼嘯而過時,兩架F-94攔截機緊急起飛,但每次當它們接近雷達屏幕上顯示的位置時,這些神祕的光點就會消失。到7月20日拂曉,這些不明飛行物消失了。

  報道稱,在接下來的一個週六,不明飛行物又回到了首都上空。魯佩爾特通過記者的電話知道了這一情況。他立即打電話給兩名空軍同僚,詢問華盛頓國家機場的情況。同樣的雷達信號又回來了,雷達操作員們很想知道,出現在他們屏幕上的十幾個物體是不是由逆溫造成的——這種現象在華盛頓炎熱、悶熱的夏季很常見。

  當逆溫發生時,一層暖溼空氣覆蓋在一層更靠近地面的乾冷空氣之上。這種狀況會導致雷達信號發生扭曲並給出虛假回波,把靠近地面的物體顯示成在天空中。但魯佩爾特的空軍同僚確信,出現在雷達屏幕上的物體不是幻影,是真實的飛行器。

  報道稱,爲了安全起見,又有兩架F-94戰機緊急起飛,追逐出現在華盛頓國家機場和安德魯斯空軍基地雷達屏幕上的不明目標。隨後發生了一場類似於“打地鼠”的高速追逐,噴氣式飛機爭分奪秒地飛向雷達瞄準的地點,等待它們的卻是光點的消失。最後,一名飛行員看到遠方有亮光,於是展開了追逐。

  這名飛行員後來對美媒說:“我嘗試在1000英尺以下與那些可怕的物體取得聯繫。我看到幾道亮光。當時我把飛機開到了最高速度,但即便如此也趕不上……我停止追逐是因爲我看不到追上它們的希望。”

  報道稱,第二天,全美國的報紙頭條都在報道“飛碟在首都集中爆發”和“噴氣式飛機追逐華盛頓特區上空的鬼魂”。對於此次目擊事件的宣傳和公衆恐慌是如此之大,以至於杜魯門總統親自過問此事。當總統的助手打電話給魯佩爾特時,他解釋說這可能是由於逆溫造成的,但還需要進行更多調查,以便更全面地解釋雷達信號和目擊者的描述。

  報道稱,不過在進行深入調查之前,空軍召開了一次新聞發佈會——這是二戰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新聞發佈會。空軍高層在沒有徵求魯佩爾特或“藍皮書計劃”團隊的意見的情況下決定,對這些目擊事件的最佳迴應是向媒體和公衆提供一個比較容易接受的解釋。

  據報道,約翰·桑福德少將回避了關於飛行員和雷達操作員在國會山上空看到過什麼的具體問題,一次又一次地重複逆溫理論。

  報道稱,讓魯佩爾特感到失望的是,空軍的新聞發佈會起作用了。報紙報道了所謂的逆溫理論,公衆基本上接受了這種解釋。他在1956年的著作《不明飛行物報告》中寫道,在空軍召開新聞發佈會後,UFO目擊事件從每天50起減少到10起。

  但懷疑論者對政府給出的答案並不滿意。報道稱,許多人指責空軍和“藍皮書計劃”的調查人員偷偷掩蓋事實。直到“藍皮書計劃”的文件被公之於衆,人們才發現,和政府掩蓋UFO目擊事件相比,最接近事實真相的其實是他們在試圖掩蓋自己的無知。(編譯/楊雪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