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媒:十年前的傷口 今天依然在讓美國流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03:05   參考消息

  原標題:頭條 | 十年前的傷口,今天依然在讓美國流血

  《日本經濟新聞》近日發表題爲《被憤怒政治浸透的日常》的文章稱,距離2008年秋天的雷曼衝擊已經過去十年。世界經濟看似已經從金融危機後的大衰退中恢復過來,重歸平穩與繁榮。但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心裏仍然留下了未愈的傷痕,不知不覺地走向了憤怒政治崛起以及傲慢與陶醉的時代。

  文章稱,十年前的危機給人們帶來的不滿誘發了社會和心理上的地殼變動,大大改變了美國這個國家的形象。象徵性事件就是提出赤裸裸的“美國優先”主義的川普總統的上臺。

  文章認爲,其實這一切早有伏筆。

  給美歐民粹上臺埋伏筆

  文章稱,2011年開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從美國發展到歐洲,最後席捲全球。敵視佔有鉅額財富的前1%的人口、要求“傾聽我們這99%的呼聲”的主張被華盛頓的既得利益階層稱爲“沼澤”,但這些人與主張“奪回政治”的川普觀點一致。

▲資料圖片:2011年9月29日,“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的參加者在紐約金融區附近街頭冒雨進行抗議。(新華社)▲資料圖片:2011年9月29日,“佔領華爾街”抗議活動的參加者在紐約金融區附近街頭冒雨進行抗議。(新華社)

  文章稱,雖然佔領華爾街的示威遊行在當時被視爲異端,但“憤怒政治”卻逐漸演變成常態,正在改變着世界的面貌。

  “我們就是存錢罐”——這是總統的口頭禪。他還批評在安全和貿易領域態度慷慨的美國曆屆政府,以“美國優先”的口號加速擺脫美國肩負的世界領袖的職責。

  2016年是歷史的分界線:英國民衆在公投中選擇脫歐,歐洲的極右翼和民粹主義政黨崛起,以及川普不可思議地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

▲資料圖片:2016年美國大選前,川普的支持者在白宮前集會。(路透社)▲資料圖片:2016年美國大選前,川普的支持者在白宮前集會。(路透社)

  2009年到2011年在美國國會爲調查金融危機爆發的原因而設立的超黨派的金融危機調查委員會擔任主席的菲爾·安熱利代斯指出:“雖然華爾街憑藉政府的支持迅速恢復元氣,但失去工作和房子的大多數人還遠沒有恢復過來。這煽動了憤怒、擔憂與不安,也助推了川普現象的出現。”

  文章稱,起用了高盛出身的姆努欽擔任財長、公開揚言放鬆監管的地產商人川普巧妙地利用了民衆的憤怒——這隻能說是諷刺。但是被視爲另類的總統川普的支持率在共和黨人中已經接近九成。毋庸置疑,他正在締造世界政治的一種潮流。

  十年增長進入讀秒階段

  文章稱,應當注意的是,眼下的經濟向好是靠前所未有的量化寬鬆和財政刺激支撐起來的,遠非實際的水平。無論川普總統如何吹噓自己對於美國經濟的高增長和歷史性低失業率的貢獻,這種局面都很難長久。

▲資料圖片:2014年10月29日,美聯儲(FED)宣佈停止購買抵押貸款證券和美國國債,結束了第三輪量化寬鬆(QE)。(美聯社)▲資料圖片:2014年10月29日,美聯儲(FED)宣佈停止購買抵押貸款證券和美國國債,結束了第三輪量化寬鬆(QE)。(美聯社)

  如果出現十年前那種世界規模的經濟危機,反感多邊協調體制的川普總統能否採取果斷的應對措施這一點要畫個巨大的問號。誰將在下一場危機中扮演領導角色?這纔是國際社會今天面臨的問題。

  文章稱,在位於美國中西部的印第安納州加里市,這個已故流行音樂傳奇邁克爾·傑克遜的出生地,於8月29日迎來他60歲的冥誕,他曾經居住過的白色建築還裝飾着祝賀的卡片,而鄰近的幾座房屋全部空置。

▲邁克爾·傑克遜的出生地▲邁克爾·傑克遜的出生地

  從相鄰的伊利諾伊州州府芝加哥趕到這裏需要驅車40分鐘,這不是什麼好地段。房地產泡沫破滅後,房子沒了主人,生活的痕跡卻還遺留在空蕩蕩的房子裏。一棟曾經作爲高中教學樓的紅磚房已經漸成廢墟,淪爲了犯罪的溫牀。

  文章稱,加里市的現狀立體地反映出作爲2008年雷曼衝擊震源地的美國目前面臨的問題。

  美國的經濟在大衰退的第二年,也就是2009年的7月開始進入正增長。川普政府實施的大規模減稅也將近期的增長率推高到4%以上。創下戰後最長紀錄的連續十年增長也已經進入讀秒階段。

▲資料圖片:2017年12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國會共和黨員一起慶祝國會通過全面稅收改革立法。(路透社)▲資料圖片:2017年12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國會共和黨員一起慶祝國會通過全面稅收改革立法。(路透社)

  普通民衆傷口仍未痊癒

  但是危機仍然給普通人的生活帶來重大的影響。

  文章稱,美國皮尤中心在2017年秋的一份報告中指出,自2007年秋的金融波動開始的十年時間裏,美國的勞動力發生了五大變化:

  勞動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下降,就業人口的人種呈現多樣化,中高年齡層的勞動人口增加,失業者失業週期延長,以及全球性的勞動人口從製造業向服務業的轉移。

  文章稱,在肉眼看不見的金融世界爆發的雷曼衝擊並不像9·11事件或者戰爭那樣,在短時間內帶給人們物理性的創傷。但是其餘波即使在十年之後仍然在潛移默化地改變着人們的想法和情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