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療效 美國還是記吃不記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8日 06:35   參考消息

  原標題:冷眼 |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療效,美國還是記吃不記打——

  西班牙金融網站9月15日發表文章稱,雷曼兄弟公司宣佈破產是導致危機比預期更嚴重的原因之一,同時也是之前一些事態發展導致的必然結果。一些金融市場變得越來越自由化和失去控制。從上世紀80年代到21世紀之初,經濟中的主導浪潮是去監管化和國家撤出。因此比利時德格羅夫-彼得康銀行駐西班牙的分析師胡安·拉蒙·卡薩諾瓦斯說:“對於許多人來說,雷曼兄弟破產被視作危機的開端,但從更深的層次來看,我們可以說它更應該算是危機的一個結果,而非原因。”

▲資料圖片:2008年,雷曼兄弟申請破產後,一名僱員離開公司紐約總部。(蓋帝圖像)▲資料圖片:2008年,雷曼兄弟申請破產後,一名僱員離開公司紐約總部。(蓋帝圖像)

  危機爆發後,去監管化的浪潮開始得到糾正。卡薩諾瓦斯說:“雷曼兄弟破產和隨後的國際金融危機催生了針對金融機構的新監管框架。過去因自由過度而犯下的錯誤迫使各國在立法上作出重大改變。2010年,華爾街的改革法案生效,金融機構的壓力測試開始進行,新的監管機構得以創建。”

  但如果說在歷時數年的危機中,我們意識到,金融機構非常龐大是一個問題,因爲必須用公衆的錢去救助它們,以防它們破產引發真正的金融海嘯,並衝擊實體經濟,那麼現在的銀行業不是比以前更加集中了嗎?卡薩諾瓦斯指出:“在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我們看到了大規模的金融機構集中和融合。”

  文章稱,“Ethenea獨立投資者”基金公司的基金經理托馬斯·赫伯特和邁克爾·布呂姆克指出:“全球銀行體系似乎比十年前更爲堅實。已經建立了許多監管機制,以確保銀行資金更爲充足。例如,槓桿率被顯著降低,資本基礎得到加強。至於下一場危機的重點是否會集中在銀行業,目前仍不清楚。”

▲資料圖片:今年4月12日,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新華社)▲資料圖片:今年4月12日,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新華社)

  富達投資集團的基金經理帕拉斯·阿納德說:“再次發生雷曼兄弟破產引發的那種金融崩潰似乎不太可能。首先,根本漏洞似乎已被堵住:銀行維持更高的資本金水平以覆蓋其信貸組合,放貸標準已經收緊,資產價格已經恢復。雖然近年來資產大幅升值,但投資者仍保持謹慎態度,並避免了陷於盲目的樂觀情緒。此外,金融體系的內在聯動性已大大低於危機爆發時,這意味着危機傳染的風險更低了,但仍然存在(並將繼續存在)宏觀經濟和地緣政治動盪的一些熱點。”

  然而,法國Ostrum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菲利普·維特爾表達了更多的疑慮:“銀行業的盈利能力已經恢復,但即便監管更加嚴格,也沒有人完全相信它能夠抵禦新的重大危機。作爲危機觸發因素之一的企業負債現在已高於2007年的水平。麥肯錫諮詢公司稱,企業負債水平在2007年至2017年間的年複合增長率爲10.5%。新興經濟體的企業負債增長最明顯,但在美國和歐洲,企業債務的增速一直高於名義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速。個人債務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文章稱,此外還有公共債務。企業債務與公共債務結合在一起,使得各國中央銀行在貨幣正常化過程中感到害怕。

▲倫敦證券交易所門前廣場(中新社)▲倫敦證券交易所門前廣場(中新社)

  維特爾總結說:“對我來說,後危機時代的這種差強人意的感覺被附加上了另一個事實,即我們試圖重建原有的經濟模式,但技術發展已然導致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面對一個全新的世界,卻還在使用老舊的配方。”維特爾表示,這就是發達國家感到沮喪的原因之一,也使民粹主義獲得了擡頭的可乘之機。因此,他確信危機尚未結束。

  在這方面,SYZ資產管理公司的分析師法布里齊奧·基裏蓋蒂補充說:“我看到的只有兩種可能的結果:大量的債務違約或嚴重的社會政治緊張。在過去,大規模的債務超負荷總是以違約或爆發戰爭收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