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五角大樓“中國通”女高官辭職:曾役使部下買襪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6日 08:30   參考消息

  原標題:軍情銳評:五角大樓“中國通”女高官辭職:役使部下買襪子 誰敢抱怨開除誰

  參考消息網1月7日報道 在美國前任防長馬蒂斯離職僅僅幾小時後,又一名五角大樓高官“拂袖而去”——負責新聞和公共事務的助理國防部長、國防部女發言人達娜·懷特在社交網絡上宣佈辭職,並稱“注意安全,上帝保佑”。隨後,美國防部證實了這一消息。但與在辭職前後廣受美國輿論贊譽的馬蒂斯不同,懷特此番離職卻是因爲她被懷疑涉嫌虐待下屬工作人員、對部下進行打擊報復而遭到國防部督察長的調查。換言之,她可能是因捲入官僚主義醜聞而被迫“走人”。那麼,這位曾在國防部擔任要職的女官員究竟有何來頭,又因何黯然離去呢?

資料圖片:美國防部女發言人達娜·懷特。(圖片來源於網絡)資料圖片:美國防部女發言人達娜·懷特。(圖片來源於網絡)

  高官之路:涉足政商軍界 職權非常可觀

  作爲一名曾在五角大樓這種“男性主導部門”擔任要職的女性高官,達娜·懷特看上去有其過人之處。從美國防部發布的懷特履歷資料來看,光鮮而豐富的教育工作背景是她獲得要職的“敲門磚”。據悉,懷特曾就讀於美國名校芝加哥大學東亞語言文化專業,還曾赴中國和韓國留學,能講一口流利的漢語和法語。

  畢業後,懷特先是混跡於華盛頓政治圈,出任衆議院共和黨協商會議新聞祕書,後就職於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和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還曾在美資深參議員麥凱恩競選總統時擔任其外交政策顧問。帶着政界打拼積攢下的深厚人脈,懷特又轉戰商界和軍界,先後出任汽車工業巨頭雷諾-日產聯盟的政策與戰略傳播總監、美國防部長辦公室”臺灣事務主任“等職。或許是考慮到她在政商軍界的“旋轉門”經歷和“中國通”的學術背景,懷特才得以獲得助理國防部長兼發言人這一要職。

  據美國防部網站發佈的信息稱,在五角大樓任職期間,除擔任廣爲人知的馬蒂斯發言人這一角色外,懷特還是前者在新聞宣傳事務上的主要智囊和“大管家”,不僅負責爲美軍公共事務部門的逾4500名軍職/文職工作人員提供業務指導,還是擁有2000多名員工的美國防部下屬媒體的頂頭上司。作爲美軍的“門面+傳聲筒”的最高掌門人,懷特的工作範疇與內容可謂繁重複雜,其職責直接關乎五角大樓和美軍的名譽和公共形象。不料,以維護美軍名譽爲己任的懷特,恰恰在個人道德方面遭遇了職業生涯的“滑鐵盧”。

資料圖片:達娜·懷特在五角大樓記者會上發言。(圖片來源於網絡)資料圖片:達娜·懷特在五角大樓記者會上發言。(圖片來源於網絡)

  捲入醜聞:視部下如雜役 慣常打擊報復

  或許是由於權力過大導致對自身職權範圍產生了錯誤理解,任職後不久,懷特的部下們就發現,自己經常被驅使爲前者的私人事務忙碌。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披露,至少6名接受採訪的工作人員表示,懷特慣於讓部下處理與公職工作毫無關聯的“雜務”,包括:在工作時間要求下屬去幹洗店爲她取來洗好的衣物、到藥房買藥、去五角大樓商店買襪子、去餐廳爲其取餐、安排私人旅行計劃、預訂私人化妝師服務、代爲書寫抵押貸款和其他個人財務文件,甚至替她聯繫收養孩子的事宜。還有一次,在暴風雪期間,她又強令下屬工作人員開車到住處接她上班,結果事後遭投訴,懷特不得不向這名下屬支付了車費。

  對於這些拿政府薪水、爲國家服務的公職人員而言,如果說“兼職”做上司的“服務生”尚可勉強忍受,那麼只因抱怨幾句便遭到懷特打擊報復,這問題性質可就嚴重了。據外媒報道稱,2018年初,2名不堪懷特私人事務之擾的五角大樓工作人員,由於向上級領導表達了對懷特濫用職權、佔用他們公務時間的“擔憂”,隨即遭到報復。據英國《每日郵報》援引美國防部督察長的說法,懷特無故開除或更換了至少4名曾抱怨或投訴其濫用職權的下屬,還曾對這些人進行威脅刁難。

  由於懷特所領導的部門人員流動性極大——僅過去16個月裏,懷特就連續更換了3名上校級別的軍職助理。爲此調查部門懷疑,遭受她打擊報復的工作人員可能人數比目前已知的更多。此外,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懷特還辯稱下屬是考慮到她工作忙碌而“自願”包攬了她的私人事務。且不論這一說辭是否屬實,驅使公職人員爲長官的私人事務工作,已經被認定爲不可原諒的濫用職權行爲。

資料圖片:曾私開F-16戰機飛行800公里見情人的美軍158戰鬥機聯隊指揮官托馬斯·傑克曼。資料圖片:曾私開F-16戰機飛行800公里見情人的美軍158戰鬥機聯隊指揮官托馬斯·傑克曼。

  絕非個案:美軍濫權成風 只因缺乏監督

  雖然此番負責維護美軍公共形象的高級官員曝出醜聞,對於美軍來說頗爲“打臉”,但懷特的黯然去職並未在美國媒體引起很大波瀾。究其原因,或許是因爲這種濫用職權、公器私用的行徑在美軍中已非個案,某些美軍將領的行爲要比懷特惡劣得多。

  據美國防部網站披露,曾擔任美軍非洲司令部司令的陸軍上將威廉·沃德,挪用數萬美元公款用於個人奢華旅遊和未經許可的花銷,並派軍車接送妻子購物、美容及享受溫泉療養,還指派下屬解決自己的私人事務。曾任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的海軍上將詹姆斯·斯塔夫裏迪斯,則“私搭”軍用飛機跑到法國葡萄酒產地勃艮第,只爲參加一個私人晚宴。而近年來持續發酵的第7艦隊腐敗窩案,更是牽涉出多名美軍高級將領涉嫌虛報開支、公權私用、非法收受賄賂等罪行。2018年11月,外媒又曝出美國國民警衛隊158戰鬥機聯隊指揮官托馬斯·傑克曼,過去曾濫用職權,偷偷駕駛F-16戰機前往華盛頓與女軍官私會的醜聞。

  由此觀之,至少在相當一部分美國防系統高官中間,濫用職權的行爲並不算什麼新鮮事。究其根本,則是多年來五角大樓和美軍高層的一些權高位重者,已經逐漸模糊了公權力與私人事務的邊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