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俄媒:發達國家漸棄核電 小型核電站將成市場主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8:49   參考消息

  原標題:俄媒分析:發達國家漸棄核電 小型核電站將成市場主角

  參考消息網1月12日報道 俄羅斯《消息報》網站1月9日發表題爲《核電站之爭:小型核電站的市場前景》的文章稱,鑑於許多發達國家逐漸放棄核電的趨勢,簽署新合同的前景越來越令人擔憂。大型核電機組的銷售額今後存在大幅下滑的風險,中小型核電站或將成爲未來市場主角。文章摘編如下,供讀者參考:

  核電站規模轉向小型

  在當前情況下,解決方案也許是研發一種被視爲小型核電站的新產品。縮小規模不僅有助於擴大能買得起、其電網也能兼容的核電站的客戶範圍,同時也可以改變公衆對核電的態度。

  在發達國家拒絕傳統核能的背景下,小型核電站的發展由國家贊助,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公衆對此持中立態度。第一批小型核電站的討論是在“新低碳能源”而非“可怕的核能”層面上進行。事實上,小型核電站開始成爲整個核電工業的救命稻草。

  在爭取未來市場的鬥爭中,外觀各異的小型核電站項目大約有一百個,但是,其中只有十幾個項目處於研發進展階段,並做好了從國家核監管部門獲得認可(設計安全證明)的準備。例如,美國初創公司NuScale於2018年2月啓動向美國核管理委員會(NRC)申請許可證的程序。通過建造和運營未來反應堆的NRC審批需要花費數億美元,其中包括進行安全性測算、準備資料文件,最後是爲美國核能監督專家的工作付款。而且,提交的不是某種構想,而是一個各種工作文件近乎完備的項目。就NuScale而言,它已提交了1.2萬頁文件。這種對許可證的投資表明了NuScale投資者對產品商業前景的堅定信心。NuScale已經拿到了在愛達荷州建造擁有12個反應堆模塊核電站的項目,政府準備其中買下其中的兩個機組。

  小型核電站有利有弊

  較之傳統的大型核電站,小型核電站有哪些優勢?優勢包括如下幾點:

  1、小型核電站的反應堆模塊應以成品模塊形式在大型機器製造廠量產。這將縮短核電站建設的工期,降低其難度——這是新核電市場當前所面臨的基本問題。

  2、與大型核電站不同,小型核電站應具有高機動性,因此能成爲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良好補充。隨着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項目前景日趨黯淡,需要一個能互補的合作伙伴在夜間和無風時獲取電力,由此出現一個潛在的巨大市場——供機動靈活的小型核電站專用。

  3、在傳統能源解決方案的框架內,在無法建設大型核電站的地方,小型核電站也得到了新的用武之地。

  4、小型模塊化核電站絕對成本較低,還可以通過建立新模塊來逐步擴大功率,這極大地簡化了能源項目的融資難度。

  當然,小型核電站也有缺點,歸結到一點就是:小型核電站的發電成本較高。例如,在加利納(阿拉斯加州)建造東芝4S反應堆模塊(10兆瓦)的著名項目中,電價爲每千瓦時56美分(約合每千瓦時3.66元人民幣)——明顯比柴油發電機發出的電還貴一大截。“羅蒙諾索夫院士”浮動小型核電站項目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電價約爲每千瓦時90美分,這個價格當然也無法與柴電或煤電相競爭。

  這種佔據“前景廣闊市場”的意願與實際項目沒有競爭力之間的落差如同紙上優勢,令人沮喪。然而,開發人員對高成本的原因心知肚明,他們正在努力降低小型核電站的發電成本。

  成本高的一個重要成因是核監管機構對小型核電站和大型核電站的態度不同。例如,對小型核電站需要進行相當成熟完善的保護:目前都提議在極北地區或警戒森嚴的軍事和核設施附近建造核電站。此外,還有一個爭論的議題是小型核電站的乏核燃料管理。大型核電站擁有專門負責此事的一整套昂貴的基礎設施,小型核電站的設計者則希望將乏核燃料運出核電站:即在理想情況下,將核反應堆模塊運送到一個專門的廢料處理廠,但是現行法律並不允許。最後一個成本高的原因是,小型核電站項目不採用傳統的核電站分層冷卻保護裝置。

  但這並不是爲小型核電站的設計者開脫,只是因爲小型反應堆的物理特性允許其以自然的方式處理潛在的故障情況,而不需要主動系統的參與。因此,NuScale公司的反應堆可以在無需操作員任何動作的情況下冷卻到安全狀態:只需要依靠反應器周圍的沸水,在收尾階段則依靠大氣的對流。小型核電站反應堆的規模使其能被埋在地下,簡化了防擴散屏障的結構。

  還有另一個令小型核電站前景廣闊的重要特點:得益於相對較小的規模和投資,在建造小型核電站測試機組的時候能將很多設計理念和核反應堆技術付諸實施。

  得到國家層面的支持

  英國是積極修訂核立法以適應小型反應堆建設趨勢的國家之一。2017年,英國國家覈實驗室根據對安全論證準備程度的考查標準,從現有方法、技術風險、研發人員可以獲得的資金和經濟前景等方面,對當時世界上存在的小型核電站項目的技術成熟度和適用性進行了分析。作爲結果,2018年啓動了建設小型反應堆基礎設施的計劃。這個計劃首先包括調整立法以簡化小型核電站執照發放流程的內容,但也規定向英國、美國和加拿大小型反應堆及部件研發人員資助撥款2.62億美元。

  該國之所以對小型核電站感興趣,是因爲存在大量反應堆級鈈(掩埋這些鈈將十分勞民傷財)和英國傳統核電站項目成本高昂。小型反應堆計劃目前還沒提出具體的建設任務,但預計這種核電站未來將獲得撥款並在2030年前建成。

  除英國外,加拿大2018年也公佈了旨在打造“小功率核電站工業”的小型核電站“路線圖”,將於2025至2040年之間的某個時間開始建設這些核電站。和英國一樣,該國目前的工作方向是優化許可證發放流程,降低小型核電站的技術風險和成本,使加拿大核工業擺脫在輕水反應堆市場失利的僵局。據瞭解,加拿大的這個流程比美國簡單,耗費的資金也更少,因此該國已吸引若干研發團隊。

  正當英國、加拿大和美國試圖面向長遠,制定創新性解決方案,並改善自己小型核電站項目的技術面貌和經濟性時,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正在力圖發揮自己的主要優勢——擁有現成的反應堆。國家公司把寶押在了此時此地建小型核電站上。即使這些核電站發出的電力要比普通電站貴出數倍,但還是有潛在的市場——如希望獲得核能但無力向相關大項目投入100億美元的國家。其中約旦就是這樣的國家。

  爲佔領市場,國家原子能公司使用了KLT-40S和RITM-200破冰船反應堆:前者被用於浮動原子能熱電站,而在後者的基礎上將可建設50兆瓦的地面核電站。RITM-200項目沒有特別的創新。一方面,這導致無法落實小型核電站的所有理論設想和實現降低發電成本;但另一方面,這也意味着其可靠性,並且經過了實踐的檢驗。由於這些反應堆的批量建設,全世界潛在的小型核電站買家也有了更多王牌。

  此外,國家原子能公司還在廣泛開展更先進小型反應堆的研發工作,包括“大陸架”、“勇士”、ATGOR、SVBR-100、ABV-6以及在“突破”項目框架下建設的BREST-300。目前,除BREST外,所有這些反應堆仍處於技術提案或草圖設計階段,沒有撥款和具體的建設規劃,但在行情時刻變化和顧客有訂貨意願的情況下,可能在5-10年內達到成爲真正核電站的階段。

  或將成爲全球核工業拯救者

  不過,由於對未來項目的撥款暫時還跟不上,國家公司把重點放在了“此時此地”的提案上——包括向外國客戶大力推銷浮動原子能熱電站和由RITM-200模塊組成的地面核電站。業內競爭對手手中更具創新性、更有經濟吸引力的提案目前還停留在紙面上,因此國家公司目前的戰略可能會奏效。何況在覈能領域,許多客戶要求在實踐而非想象中評估其經濟性和安全性。

  時至今日,小型核電站市場還沒有完全形成。但在傳統能源承受巨大壓力、公衆對“新能源”態度積極和小型核電站建設潛力巨大的情況下,世界各國已經對這個未成形的市場展開了爭奪。今後數年,我們將看到首批小型核電站項目的實施以及它們實實在在帶來的經濟效益,這也將決定相關市場的規模以及該市場如何扮演全世界核工業拯救者的角色。(編譯/朱麗峯、胡麗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