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俄教授來北京吃烤鴨 憂心忡忡稱俄正面臨大危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7日 01:28   參考消息

  原標題:一位俄羅斯教授來北京吃烤鴨,說起俄正面臨的一場大危機,憂心忡忡……

  近年來,由於俄羅斯經濟整體發展相對遲緩,俄羅斯民衆收入低迷不容樂觀。根據俄羅斯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公佈的數據,2018年俄羅斯平均月薪爲3.6萬盧布(約合人民幣3614元)。

  我的老友,俄羅斯友誼大學教授、漢學家尤拉日前來北京開會。我請他吃北京烤鴨,閒談間說起退休生活。他面帶愧色地告訴我,他拿的是教授退休金,每月也就1.9萬盧布,摺合人民幣頂多2000元。比起來,我的退休金是他的好幾倍。

  1978年11月,我在莫斯科當記者時,曾應邀到他家做客。當時他是《新時代》週刊記者,工資加上稿酬,每月能拿到500盧布。我老老實實地說,我在國內的工資是62元,沒有稿酬。尤拉難掩得意神色,因爲按官方比價,500盧布合650美元!即使按當時雙邊貿易中通用的盧布與人民幣比價,他的月收入起碼也比我多十倍。

  40年彈指一揮間,我與尤拉的生活水平發生逆轉。這從一個側面折射出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和俄羅斯社會政治波折的後果。

  並且,尤拉不無憂慮地對我說,他的退休金不算低,俄羅斯平均退休金才1.4萬盧布(約合人民幣1448元)……

  俄羅斯地廣人稀,生育率低,人均壽命不高,老人比例上升,面臨勞動力緊缺、勞動人口撫養比過高、退休金過低的困境。這個難題怎麼解?

  普京選擇的解題法是改革退休制度。他決心在最後一個總統任期內,解決這一老大難問題,在5年內逐步把男女勞動者的退休年齡各延長5年,以增加勞動人口,提高退休金。他對全國人民發表電視講話,耐心細緻地說明當前退休基金的嚴酷狀況、改革退休制度的必要性和改革將給退休者帶來的好處。

  儘管多數民衆不同意改革,但俄羅斯當局通觀全局,權衡利弊,依然覺得應從2019年起實施退休制度的改革。 

  1

  人口情勢越來越惡劣

  到2018年8月24日,俄羅斯人口總數爲1億4396萬又4709人(143964709名)。算上2014年迴歸的克里米亞,俄羅斯幅員達1710萬平方公里,佔全球陸地面積的11.4%。但是,人口僅佔全球的1.9%,平均人口密度爲每平方公里8.3人。這樣的人口情勢,非常不利於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

  俄羅斯人口情勢嚴峻到什麼地步?還是讓數字來說話吧!

  其一,人口遞減

  俄羅斯人口1991年爲1.485億,2016年減至1.465億,如果不算移民,不計入2014年併入的克里米亞居民,當前人口僅爲1.35億。根據目前生育情況推算,到2050年俄羅斯人口可能降到1億以下。

  其二,生育率過低

  每名婦女平均一輩子只生育1.4個子女,而爲了維持人口數量簡單再生產,每名婦女起碼應該生育2.1名子女。而且,生育率最低的恰恰是主體民族俄羅斯族,婦女生育指數爲1.28。

  其三,人口死亡率高於出生率

  2017年,俄羅斯人口出生率爲11.6‰,死亡率爲12.7‰,其中一歲以下嬰兒的死亡率爲5.3‰。

  其四,人均預期壽命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在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2016年186國人均預期壽命排行榜上,俄羅斯以68.8歲居第120名,不僅遠遠低於日本和多數歐美國家,也明顯低於排名83的中國(73.7歲),甚至還低於戰亂中的伊拉克(69歲)和低收入國家孟加拉國(68.9歲)。

  其五,人口分佈極不均衡

  俄羅斯80%的人口生活在歐洲地區,而佔國土面積75%的亞洲地區僅居住着20%的人口。

  其六,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2017年俄羅斯人口中的男女比例爲1比1.157,其中35-39歲年齡段的男女比例爲1比1.595。男子僅有56.8%能活到65歲以上。

  上面這六組數字決定了第七組數字——人口撫養比過高,退休金低

  普京總統2018年8月29日電視講話中宣佈,2006年俄羅斯人口撫養比(領退休金的人同工作單位定期爲其向退休基金會交退休保障金的人之比)爲1比1.7,2019年將達1比1.2。2016年俄羅斯月平均退休金僅8250盧布(約合人民幣820元),爲法國的六分之一,中國的85%。

  2

  退休制度不改不行

  改革退休制度,過去不具備條件,現在既有條件,更有必要。

  普京總統在2005年說過,在他本任期(第二任期)結束前,退休制度不會改革。當時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GDP)僅7640億美元,通脹率高,失業率高,四分之一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改革退休制度的條件不具備。

  再說,當時確實也沒有改革的必要:俄羅斯男子人均預期壽命僅60歲,國家幾乎沒有給他們發退休金的機會。

  今天,俄羅斯GDP已經比2005年翻了一番,通脹率降到蘇聯解體以來的最低水平,就業率創199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甚至有不少工作崗位虛席以待。最近15年,俄羅斯人均預期壽命提高了7.8歲,男子人均預期壽命達到67.5歲。

  這就是說,今天即使把退休年齡延長到65歲,俄羅斯老先生們也有機會享受兩年半退休金了。至於婦女,人均預期壽命已經高達77.4歲,退休後能有約20個寒暑頤養天年。

  更重要的是,形勢逼人。退休金制度現在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2016年,俄羅斯勞動人口數量比2002年減少474萬,而達到退休年齡的人口卻增加了621萬。

  2019年,俄羅斯撫養比將高達1比1.2,接近於一名勞動者供養一名退休者的水平。

  2018年8月,俄羅斯人均月退休金僅14144盧布(約合人民幣1463元),比國家定的貧困線(10328盧布,約合人民幣1068元)高不了多少。如果不改革退休制度,國家就連這樣低的退休金也將發不出。

  3

  延退?迫不得已!多項建議減緩衝擊

  2018年8月29日正午,普京總統神情坦然地向全國民衆發表電視講話。他用了半個小時,把嚴峻的人口情勢、退休金現狀、能夠想到的其他辦法、迫不得已的舉措、改革的好處和優惠措施,“掰開了揉碎了”,原原本本地告訴人民,希望得到公民的理解。

  延長退休年齡後,未來6年人均月退休金可以每年遞增1000盧布(約合人民幣103元)。也就是說。到2024年,普京最後一個總統任期屆滿的那年,俄羅斯平均月退休金將略高於2萬盧布(約合人民幣2068元);退休金增長率將高於通脹率。

  俄羅斯國家杜馬(議會下院)討論的退休法案是,把男子勞動年齡延長5年,由60歲提高到65歲,婦女勞動年齡則延長8年,由55歲提高到63歲。

  普京建議,考慮到婦女除了像男子一樣辛辛苦苦地爲社會操勞,還要負擔較多的家務勞動,因此宜把她們的退休年齡改爲60歲。

  普京還提出了多項建議,以減緩延長退休年齡對勞動者福利和情緒的衝擊。

  其一,生育5個和5個以上子女的母親,退休年齡維持原先的優惠年齡(50歲)不變。

  其二,爲了讓勞動者適應新退休制度,退休年齡將逐步延長。

  具體說是這樣的:2019年的退休年齡爲男60.5歲,女55.5歲;2020年——男61.5歲,女56.5歲;2021年——男63歲,女58歲,2022年——男64歲,女59歲,2023年——男65歲,女60歲。

  其三,在勞動力市場上採取額外措施,保障即將達到退休年齡的勞動者的就業權。

  對提前解僱接近退休年齡職工的業主,將追究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2019年1月起,對自我辭職又未能及時找到新工作的接近退休年齡的老人,在一年內提供高額失業救濟金,即由法定的4900盧布/月,增加到11280盧布/月。

  其四,對礦工、高溫作業工和化工廠工人、參與消除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的職工,原先的優惠繼續保留。極北地區少數民族原住民仍維持現有的退休制度。

  其五,把有權提前退休的最低工齡由原先的男子45年、婦女40年,降低到男子42年、婦女37年。

  其六,原先規定的退休者享受不動產和土地稅優惠,依然從男子60歲、婦女55歲起算,直到退休制度改革完成。

  建議各地區自定的退休者享受的公共交通費、住房和公用事業費、房屋大修費和藥品價格優惠,仍從男子60歲、婦女55歲起算。

  4

  在反對聲中改革將如期啓動

  普京發表電視講話後,俄羅斯副總理戈利科娃透露,實施退休制度改革,將減輕聯邦政府的財政負擔。到2030-2031年,聯邦財政將無需再爲退休基金會撥款,俄羅斯退休基金會將有能力自負盈虧。但是,爲了實現普京總統宣佈的優惠措施,聯邦財政在今後6年退休制度改革過渡期,將額外支出5000億盧布(約合人民幣524.6億元)。

  根據俄羅斯中央銀行的計算,延長退休年齡、減少退休者,可以使俄羅斯2019年的GDP增速提高0.1個百分點,2020-2021年的GDP增速提高0.2-0.3個百分點,社會經濟效益相當顯著。

  爲顯示與廣大退休老人同甘苦,統一俄羅斯黨總委員會書記、國家杜馬議員安德烈•圖爾恰克,建議議員中達到退休年齡者“從我做起”,放棄現有的退休補助金,領取和普通退休者一樣金額的退休金。普京總統支持這一義舉,簽署了撤銷議員退休補助金的法律。

  俄羅斯議員原先很善於自我關懷。幾年前他們制訂了一項法律,規定擔任國家杜馬議員5年以上的退休者,每月享受46626盧布(約合人民幣4892元)補助金,擔任國家杜馬議員10年以上者,每月補助金增加到63581盧布(約合人民幣6671元)。

  退休制度改革牽動每個勞動者的切身利益。2018年上半年改革方案出臺後,反對者多,支持者少。俄羅斯議會內外左右兩翼反對黨,幾乎全都呼籲就此舉行全民公決,而且呼籲追隨者舉行集會,反對延長退休年齡。

  對延長退休年齡,佔壓倒多數的俄羅斯民衆表示反對。

  根據俄羅斯輿情基金會2018年作的兩次民意測驗,2018年6月份,僅有6%的人支持延長退休年齡,普京電視講話後,支持者的比例上升到11%;反對延長退休年齡的人的比例,則從80%下降到75%。

  在支持者中,多數人並不認可延長退休年齡是爲了在2024年把月均退休金增加到2萬盧布的說法,他們認爲,這樣做是迫不得已,是因爲國家沒有錢。

  在反對者中,33%的人認爲,許多人活不到退休年齡,靠他們的業主繳費以增加退休基金的期望將落空;28%的人認爲,延遲退休的老人健康狀況惡化,幹活有心無力。絕大多數人認爲,把俄羅斯人口情勢惡化的責任推給衛國戰爭和上世紀90年代,不合情理。爲什麼俄羅斯退休基金佔GDP的比例遠遠低於其他國家,他們表示無法理解。

  儘管議會兩院都已經通過退休制度改革法,普京總統也已經簽名批准,但是以“維護弱勢羣體利益”爲己任的俄羅斯共產黨,依然發起倡議,在國家杜馬議員中徵集簽名,請求憲法法院廢除退休制度改革法。要讓上訴書立案,起碼要有90名議員聯署,俄共僅徵集到60人簽名,不得不從社會上徵集志同道合者。

  俄羅斯退休制度改革法將從2019年1月1日期生效,改革的效益將逐漸顯現。

  作者 | 盛世良 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源 | 瞭望智庫 (ID:zhczyj)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