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球化加劇不平等?技術變革和政策等影響更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21:41   參考消息

  原標題:這些都是全球化的錯?美國學者這樣說——

  參考消息網2月12日報道 美國《華盛頓郵報》1月25日發表美國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育與管理全球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史蒂文·A·奧爾特曼的文章《關於全球化的五個迷思》稱,圍繞全球化的政治交鋒傳播了大量迷思,其中有五個最普遍的例子,這些都反映出人們對全球化的誤解。參考消息網編譯文章如下:

  不久前世界各國領導人齊聚瑞士達沃斯,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討論“全球化4.0”,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則留在國內應對與全球化相關的危機:美國政府因川普要求修建邊境牆而部分關門,英國議會否決特雷莎·梅的脫歐協議。與此同時,美中貿易緊張關係繼續擾亂金融市場,貿易衝突是全球經濟增速預測再次下調的原因之一。圍繞全球化的政治交鋒傳播了大量迷思,以下是五個最普遍的例子。

  迷思一:民族主義逆轉全球化

  2016年的選舉意外(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總統)出現後,許多人預言全球化即將消亡。2017年,前匯豐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斯蒂芬·金出版了《黯淡的新世界:全球化的終結,歷史的迴歸》一書。

  然而,國家之間的實際互動卻講述了一個不同的故事。下月即將公佈的DHL全球連通性指數顯示,根據貿易、資本、信息和人員流動衡量的全球化在2017年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自2007年以來,上述所有四種要素跨境流動首次大幅增加。貨物貿易增幅是2011年以來最大的,出境遊增幅是2010年以來最大的。互聯網免費通話繼續推動國際通信強勁增長。

  迷思二:全球市場無國界

  這種想法由來已久,特別是在商界。戰略顧問大前研一在1990年出版的著作名爲《無國界的世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於2005年出版的暢銷書《世界是平的》宣稱全球競爭與合作擁有“公平的競爭環境”。

  美國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和西班牙納瓦拉大學商學院教授潘卡傑·蓋馬瓦特十多年來一直在對這種迷思進行反駁:絕大多數在國內和國外皆可進行的經濟活動還是在國內而非國外進行。例如,只有大約20%的經濟產出被輸出,17%至19%的旅遊爲跨境遊,9%的全球產出來自跨國公司的國外業務,約7%的通話時長是國際通話,3%的人生活在出生國以外。貿易、資本、信息和人員流動仍在很大程度上受距離的影響。

  迷思三:美國最爲全球化

  美國意識形態光譜兩端的政治家都反對自由貿易,因此,美國人在所難免地會認爲,美國經濟尤其容易受到進口品競爭的影響。大多數美國人在成長過程中也一直認爲,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

  令人驚訝的是,美國實際上是相對於其經濟規模而言進口最少的發達經濟體(只有六個新興經濟體的進口更少)。2017年美國進口商品和服務的價值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5%。日本是唯一接近這一數字(18%)的發達經濟體,中國的進口也超過了美國(19%)。美國的移民數量也比大多數美國人認爲的要少:移民佔美國人口的15%。

  迷思四:新興市場是新領導者

  英國《金融時報》2017年的一篇文章標題稱“新興市場將引領全球化”。

  實際上發達經濟體的全球化程度要高得多,新興經濟體的交易密度與發達經濟體相當,但與國際資本流動的一體化程度只有前者的三分之一,在人員流動方面的活躍程度只有前者的五分之一,與信息流動相關程度只有前者的九分之一。因爲新興經濟體只與相對少數國家保持着牢固的關係,它們的全球化程度因此也更低。

  迷思五:全球化加劇不平等

  川普曾在競選期間說:“全球化讓金融精英變得非常富有。但它讓我們的數百萬工人陷入貧困和心痛。”左翼的伯尼·桑德斯宣稱:“全球經濟不是爲我們國家和世界上大多數人服務的。這是一種由經濟精英制定的有利於經濟精英的經濟模式。”

  在經濟學家繼續爭論全球化與不平等之間的關係時,大量研究表明,技術變革和國內政策等其他因素對不平等加劇的影響大於全球化。由於美國是相對於其經濟規模而言進口最少的發達經濟體,因此很難看出進口如何能夠解釋其在發達國家不平等問題上排名靠前的原因。相比之下,10個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中有8個在歐洲,它們的收入分配則更加公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