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專家:美國大規模槍擊事件是病態社會的症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4日 03:29   參考消息

  原標題:專家認爲:美國槍擊事件是病態社會症狀

  參考消息網8月14日報道 沙特《阿拉伯新聞》日報網站8月10日發表題爲《美國大規模槍擊事件是病態社會的症狀》的文章,作者爲英國倫敦攝政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約西·梅克爾伯格。文章摘編如下:

  大規模槍擊事件頻率極高

  我們再次看到:美國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結果是最容易預想到的反應,指責人人都能接觸到的遊戲,每個身居要職的人都設法推脫責任。與往常一樣,幾天來,對無辜者的屠殺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政客們也“誠摯”地表示慰問和祈禱,以減輕受害者家人和公衆的悲痛,但這永遠都是別人的錯。

  等到那些碰巧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地方的人們被埋葬後,公衆的興趣就會逐漸消退,然後對此無所作爲,完全不做任何事。然後,人們幾乎是聽天由命地等着下一次大規模殺戮事件發生,同時不管怎樣都要剋制着不去批評和惹惱強大的槍支遊說團體——全國步槍協會。

  然而,在等着下一次不可避免的大屠殺爆發的同時,美國人或許會希望停下來進行反思,並留意一下這是美國特有的隨機突發的極端暴力現象,主要由年輕男性製造,其發生頻率之高前所未有,這個頻率遠遠高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的經歷,並且這個現象被仇恨情緒點燃,在最近幾十年內,它已經根深蒂固地成爲美國社會的病態因素。

  政客煽動性言論加劇暴行

  大多數對槍擊事件的反應都與黨派和意識形態息息相關——自由派與保守派、民主黨與共和黨、右翼與左翼,而且他們未能就行動方案達成一致。然而,白宮的語氣略微出乎意料。我不認爲美國總統川普會改變,我也不相信他會停止煽動針對少數族裔、移民、政治對手和任何他不喜歡的人的暴力。不過,我認爲現在能發現白宮在這個問題上出現一定程度的恐慌。

  然而,川普及其助手越是自稱清白,越是否認持續針對拉美裔美國人的煽風點火與他們成爲埃爾帕索槍擊行動的受害者無關,他們就越讓人覺得他們非常清楚,此次大規模槍擊事件與川普上一輪種族主義、反移民浪潮之間的短暫時間間隔必然會牽累川普及其總統任期。

  哥倫拜恩中學槍擊案迄今已有20年。當時,科羅拉多州哥倫拜恩中學的兩名學生殺死了12名學生和一名教師。此次事件是一個分水嶺,人們意識到,年輕人能夠輕易獲得並使用武器來肆意殺死數十人。

  自此之後,有193所學校的18.7萬名學生經歷過校園槍擊事件。近十年內,大規模槍擊事件明顯增多,而且自2012年發生可怕的桑迪胡克小學襲擊事件以來,已經發生了2000多起此類事件,造成近2300人死亡,近8400人受傷。將此類暴力活動全部歸咎於現任政府很愚蠢,但與此同時,自上臺以來,該政府沒有采取任何行動來阻止這種行爲,而且總統還通過製造普遍分裂,尤其是煽動針對少數族裔和難民羣體的暴力活動,爲這些暴行創造了一個有利環境。在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病態想法中,川普的言辭可能被解讀爲允許甚至鼓勵傷害這些羣體的成員。

  根源在於深層的社會分歧

  在對最近發生的大屠殺事件作出回應時,川普譴責“種族主義、偏執和白人至上主義”。很難不同意他的觀點,但人們懷疑他的話是不是也是對自身的註解。

  他採取了顯然更切合實際的解決辦法——建立預警機制,識別潛在的槍手;終止視頻遊戲中對暴力的頌揚;以及阻止“判定對公共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的”人獲得槍支——這些辦法也許證明了他的心意有所改變,尤其最後一道措施意味着一定程度的槍支管制。

  然而,限制獲得武器是必要的,但還不夠。至關重要的是,美國自身要摒棄一種誤解,即認爲憲法賦予任何人不受限制攜帶武器的權利,憲法並沒有賦予這種權利(這種賦權的背景是“紀律嚴明的民兵組織”)。

  美國需要解決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彌合分歧。在這一背景下,超級資本主義導致對個人主義的崇拜,而犧牲了社會的利益。對於被社會冷落和忽視的人來說,如果他們碰巧也癡迷於暴力,並在絕望中尋求創造輝煌的一絲機會,大規模槍擊事件可能是最後的手段。對美國而言,大規模槍擊事件不僅僅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極度不健康、急需治癒的社會症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