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文章:美要戰勝病毒須“先打敗川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16日 06:09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媒文章:美要戰勝病毒須“先打敗川普”

  參考消息網4月16日報道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4月14日發表一篇薩拉達·佩裏的署名文章稱,每個18歲以上的美國人都可以做一件事來消滅新冠病毒:在11月投票反對唐納德·川普。文章編譯如下:

  導致一場歷史性災難

  這種病毒並不是川普總統造成的,但他是局面變得如此糟糕的原因。在自負、無知和無能的驅使下,他在每一個可能的拐點上都出現了顯而易見的失敗,這最終導致了一場歷史性災難。

  2018年,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解散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大流行病應對小組,他讓專家靠邊站,只選擇相信自己不可靠的本能。他忽視了該病毒對美國構成威脅的早期預警。等到他注意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這一姍姍來遲的反應因爲川普不知道政府槓桿如何運作,也無意利用它們來遏制國家威脅而變得更糟。

  許多州長已經開始自力更生。美國的“拉開社交距離”措施似乎已在某種程度上使可怕的增長曲線趨於平穩。

  然而,我們僅僅處於爲根除這一疾病而進行的可能長達數年的努力的第一階段。最具挑戰性的日子還在後頭。專家預測,即使今年夏天新冠肺炎病例減少,這種病毒也會在深秋或初冬捲土重來,從而開啓這樣一種局面,即川普連任後,美國又正好陷入他完全沒有準備好如何控制的新的疫情暴發之中。

  川普已經證明,他無法對受到一場災難影響的美國公民履行哪怕是最基本的義務。事實上,他和他的團隊似乎認爲聯邦政府的反應都不是必要的。正如奧巴馬總統時期負責應對埃博拉疫情的羅恩·克蘭所說,川普政府採取的是一種《邦聯條例》的做法。

 資料圖片:紐約布碌侖醫院中心,醫務人員將死者轉移到作爲臨時停屍房的冷藏車上。(法新社) 資料圖片:紐約布碌侖醫院中心,醫務人員將死者轉移到作爲臨時停屍房的冷藏車上。(法新社)

  “我完全不承擔責任”

  從2016年的競選到現在,川普已經從“我一個人就能搞定”變成了“我完全不承擔責任”。這兩句話都表明川普對總統職位的本質存在深深的誤解。

  這個職務是代表美國人民去使用硬實力和軟實力。承擔這一職務的人必須明白,在一場全球危機中,每個人都要依賴聯邦政府來指導應對措施。如果指揮沒有舉起指揮棒,樂隊就會陷入混亂。

  制定一項戰略,利用聯邦權威使私營部門的能力與公衆的需求保持一致,指導各州的應對措施,公佈可靠的數據和信息,確定慎重而樂觀的基調——這才是總統的工作。

  儘管國際秩序據說已經崩潰,但世界仍然希望有堅定的領導能夠召集現有的聯盟精準地對付全球性大流行病。

  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一些政府,無視科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所說的對於製造必要設備和藥品、研究疫苗和治療方法以及應對跨境暴發至關重要的合作。其結果將是一種無法完全根除的病毒在全球傳播。

  民衆難以再視而不見

  過去三年來,我們對川普令人憤慨、荒唐和不道德的行爲已經麻木。例如,如果有任何一位前任總統鼓吹用一種未經證實的藥物來治療一種病毒,然後一個人在服用了這種藥物後死亡,那麼至少會有要求進行調查的兩黨呼聲。但是,這位總統任期內每天給人帶來的驚嚇,已經導致大多數人甚至對如此嚴重的缺乏信用視而不見。

  忽視這屆政府所做的90%的事或許成爲一種精神盾牌,它使我們能在不變瘋的情況下開展我們的日常事務。然而,這場大流行病揭示了這樁交易的脆弱性。

  我們無法預言這場危機將如何結束,也無法爲之後的事情制訂計劃。可參考的模型少得令人失望。然而,非常清楚的一點是,我們需要一位能夠再次幫助我們瞄準辨清共同未來的領導人。要打敗病毒,我們就必須打敗川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