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醫療制度的弊病 都在美國人的新冠肺炎治療賬單上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03日 06:16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國醫療制度的弊病,都在美國人的新冠肺炎治療賬單上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網站5月1日刊登題爲《她要付數千美元的新冠肺炎治療費,而他沒花一分錢;她是美國人,他是意大利人》的報道。報道對美國和意大利新冠病毒賬單做了對比,凸顯出美醫療制度弊病。報道摘編如下:

  當利婭·布隆貝格和馬爾科·保羅內的新冠肺炎症狀惡化時,他們都叫了救護車。兩人都住進了重症監護病房,都昏迷了好幾天,也都用上了呼吸機。

  他們是幸運的——各自戰勝了一種已經在全世界造成23萬多人死亡的疾病。

  但是,美國人布隆貝格離開醫院時帶着數千美元的賬單,而保羅內的治療是免費的。在保羅內的祖國意大利,治療費用並不是新冠患者需要擔心的事。

  看得上 VS 看得起

  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國與歐洲在醫療體系方面的重大差別。在意大利,還有歐洲大陸大部分國家,這套體系由公共資金支持,對任何需要它的人來說幾乎都是完全免費的。與此同時,美國是唯一沒有全民醫保的發達國家。

  美國全國公民基金會的國際衛生政策專家雷吉·威廉姆斯說:“在歐洲,人們不會因爲費用問題而逃避治療。不幸的是,美國人看病時面臨雙重負擔:既要擔心能否看得上,又要擔心能否看得起。”

  全球範圍內疫情雖然遠未結束,但人們已經從疫情中學到了一些東西。美國哈佛大學全球衛生系統教授裏法特·阿通說,迄今爲止的證據表明,高度集中、政府資助、全民覆蓋的系統以及牢固的指揮和控制鏈能夠更好地渡過危機。

  他說:“這個鏈條的整體強度由最薄弱的一環決定。在美國,不存在所謂的一體化衛生系統,只有州級系統,每個州又有不同的子系統,所以很難有明智的、協調的應對。這會造成問題——病毒可不認識各州之間的邊界。”

  免費直升機 VS 天價救護車

  56歲的保羅內生活在意大利東部一個小鎮,上個月他在感覺胸部疼痛後叫了救護車,入院後被診斷爲新冠陽性。“我戴上了氧氣罩,但還是無法呼吸……”6天后他甦醒了,但是在另一家醫院。“我醒來後,醫生和護士都爲我鼓掌。他們說,是一架直升機把我送過來的。”布隆貝格的經歷也差不多,叫了救護車後在醫院昏迷,並上了呼吸機。

  保羅內和布隆貝格都要經歷漫長的恢復期。但與布隆貝格不同的是,保羅內無需擔心這次救命治療的費用。他說:“我沒有付錢。一分錢都沒付。”他沒有私人醫療保險而且目前處於失業狀態,但這並不影響他享受醫保。意大利的醫保制度由稅收提供資金;初級和住院護理對所有公民和永久居民都是免費的。

  35歲的布隆貝格生活在威斯康星州的馬斯基戈。她在疫情期間丟了工作,但通過她丈夫的僱主獲得了醫療保險——與她不同的是,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統計,2018年有2800萬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不過,儘管布隆貝格有保險,但她的新冠肺炎治療賬單仍然讓人目瞪口呆。

  她說:“單是救護車費用就是2000美元。”

  到目前爲止,布隆貝格收到的賬單只是一部分。她所籤的醫療保險公司對符合特定條件的新冠患者治療費有全額豁免,但她還沒有收到豁免通知。她說:“目前這些賬單隻涵蓋我住院前幾天的費用。”

  她在叫救護車時病得太重了,根本顧不上治療費用的問題。她說:“當時我擔心的是能不能活下來,而不是賬單。我可以用餘生來償還這筆錢。”

  不差錢 VS 不作爲

  但一項又一項研究表明,對許多美國人來說,錢是一個主要考慮因素。

  根據全國公民基金會的數據,甚至在新冠肺炎危機之前,美國就有三分之一的成年人因爲費用問題放棄了醫療服務,而英國、德國、荷蘭和瑞典的這一比例爲十分之一。

  阿通說:“我敢肯定,費用是很多人不願接受治療的一個原因……事實上,如果我們看一下美國的疫情,大部分面臨生命危險的人都是弱勢羣體。這些人通常不使用醫療服務,可能會延誤就醫。”

  這是一種危險的做法,尤其是在應對一種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病毒時。

  芬蘭坦佩雷大學助理教授莉娜-凱薩·廷屈寧說:“這場危機凸顯了擁有一套全民公共衛生體系和更廣泛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價值。”

  美國醫療系統並不缺錢。美國每年將其國內生產總值的近17%用於醫療衛生,幾乎是其他發達國家平均值的兩倍。儘管如此,美國在表現上仍然落在其他國家後面。

  布隆貝格說:“部分問題在於,那些制定政策的人不用擔心(費用)問題。他們是全額由政府承擔的;他們賺錢多得荒唐。如果事不關己,他們是不會改變自己觀點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