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疫情重返“噩夢期”,三大問題尤爲顯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6日 03:15   參考消息

  原標題:參考快評 | 美國疫情重返“噩夢期”,三大問題尤爲顯眼

  美國新冠疫情重返“噩夢期”了嗎?

  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截至北京時間6月26日6時30分,美國過去24小時內新增確診病例39991例,新增確診病例連續4日逾3萬例。

  如今,距離美國因疫情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已經3個半月了,在疫情最嚴峻時單日新增病例也不過39000例左右,現在病例數增長還是如此迅猛,難怪很多人會有美國疫情重返“噩夢期”的感覺。

▲6月25日,人們在美國紐約一家餐廳的戶外用餐區就餐。新華社發(郭克 攝)6月25日,人們在美國紐約一家餐廳的戶外用餐區就餐。新華社發(郭克 攝)

  《紐約時報》6月24日的評論也表達出了這種擔憂:

  這個國家似乎驚覺自己回到了3月——這場新冠大流行的初期。當時,封鎖才剛開始,口罩正供不應求,死亡人數正在飆升。

  當前,美國疫情有兩大風險值得注意:

  第一,新的疫情“中心”可能出現。

  回顧美國新冠疫情,紐約州、新澤西州最先成爲疫情中心,病例數佔據全美的23%以上。但如今,兩州在採取相對嚴格的防控措施後,新增病例數開始下降,而之前疫情並不嚴重的州,比如得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和加利福尼亞州這三個人口最多的州情況卻突然惡化,近幾日的單日新增病例幾乎都超過5000,佔據全美同期新增病例的一半左右。

▲6月25日,人們經過美國紐約的一個地鐵站。新華社發(郭克 攝)6月25日,人們經過美國紐約的一個地鐵站。新華社發(郭克 攝)

  第二,真實病例或 “更多”。

  自美國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由於核酸檢測率不足、官方數據缺乏,關於“真實”感染病例數的猜測和爭論此起彼伏。當地時間6月25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曝了“猛料”,稱美國可能僅確診了感染新冠病毒人口的10%。根據雷德菲爾德的估計,美國可能實際上有超過230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

  龐大而未被發現的病例存在着實讓人擔憂,這無異於隱藏在大河中的“巨石”。但問題是,美國疫情風險並非只是病例數猛增或者隱藏病例多那麼簡單。這背後,有三大問題穿插其中,始終影響着美國疫情的走向和民衆對疫情防控的觀感,尤爲顯眼。

  其一,政府抗疫不力。

  淡化疫情威脅、無視檢測不足和防疫物資不夠、推卸防疫責任等問題,一直是川普政府抗疫表現飽受多方詬病之處。

  6月25日,美國紐約時報廣場的廣告屏播放保持社交距離的提示。新華社發(郭克 攝)

  當地時間6月25日,美國政府抗疫表現再次被打了“低分”。國會下屬機構政府問責局當天發佈最新疫情監督報告,稱美國政府在抗疫方面明顯“準備不足”。

  報告指出,在物資儲備上,美國國家戰略儲備不足以應對各州與地方的個人防護設備、呼吸機和其他重要醫療用品的需求;在數據發佈上,美國疾控中心編制的數據“不完整和不一致”,數據缺漏使得追蹤感染率、制訂重啓計劃等“難上加難”;在疫情補助上,聯邦政府發放救濟資金匆忙且混亂,在沒有掌握死亡記錄的情況下,向大批死者發放了14億美元的政府救濟資金。

  其二,重啓還是防控?

  回顧美國新冠疫情,關於經濟重啓和疫情防控的矛盾和爭論一直存在。川普政府早在4月中旬就不顧衛生專家的廣泛反對發佈了重啓經濟指南,而部分州甚至爲了重啓經濟篡改疫情數據。儘管面臨來自衛生專家、媒體和國際機構的多次提醒,全美50個州還是在5月下旬全部走上覆工之路。但那時,美國單日新增病例尚在兩萬以上。

▲資料圖片:4月27日,川普在白宮疫情吹風會上講話,身後屏幕上顯示“重啓美國”字樣。(法新社)資料圖片:4月27日,川普在白宮疫情吹風會上講話,身後屏幕上顯示“重啓美國”字樣。(法新社)

  如今,專家們關於過早重啓經濟會導致疫情反彈的警告成真了。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至少有29個州的疫情出現反彈。這些州里就包括較早重啓經濟的佛羅里達州和得克薩斯州。結果是,現在這些州與猶他州、俄勒岡州等一起,又都不同程度地按下了重啓“暫停鍵”。

  其三,“不公”撕裂社會。

  非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將美國社會中的種族不平等頑疾再次暴露於人前,引發了美國數十年來規模最大的抗議警察暴力的示威活動。這種不平等,在新冠疫情期間也有充分體現:非裔的新冠死亡率嚴重高於其他人種,是白種人的2.6倍,佔美國新冠死亡總數的27%。非裔更高的死亡率與其明顯弱勢的經濟地位、缺乏抗擊疫病的經濟保障息息相關。這種“種族差異”的背後,也有經濟地位的不平等。同樣,整體經濟地位較爲弱勢的拉美裔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也遠高於白人。

▲6月8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敦市,一名男子帶着女兒排隊等待瞻仰弗洛伊德遺體。新華社發(宋穹 攝)6月8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休斯敦市,一名男子帶着女兒排隊等待瞻仰弗洛伊德遺體。新華社發(宋穹 攝)

  對此,美國前勞工部長、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羅伯特·賴克解釋道:從死亡病例在人口中的佔比來看,最高的是貧困階層,尤其是非裔和拉美裔。他們大多從事服務業,直接面臨病毒感染風險,也有不少人失業。由於收入低,他們無法接受像樣的醫療服務,許多人患有糖尿病和心臟病等基礎疾病,感染後症狀容易惡化。

  新冠疫情對各國來說,都是歷史性的衝擊和挑戰,對全球疫情的“震中”美國而言,尤其如此。如何優化疫情防控,如何平衡抗疫與經濟,如何解決疫情凸顯的不平等問題,始終拷問着美國的治理能力,也是川普政府必須面對的三大考驗。

  [參考視頻]被追問“是否後悔沒提醒美國人早點戴口罩” 福奇這樣回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