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記者手記:見證“川金會” 還原12小時內故事與細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06:01   中國新聞網

  記者手記:見證“川金會” 還原12小時內故事與細節

  中新網新加坡6月13日電 題:記者手記:見證“川金會” 還原12小時內故事與細節

  記者 孟湘君

  一場歷史性的會談,是如何發生的?

  朝美領導人會晤已經落幕,中新網特派記者截取會晤當天6月12日早7點至晚7點12個小時內,在新加坡的親身經歷,根據各方提供的消息,力圖還原本次朝美領導人會晤的一些故事和細節。

6月12日,“川金會”在新加坡正式登場。美國總統川普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將在新加坡實現歷史性握手。會晤地點嘉佩樂酒店周邊人行路已經圍檔,有大量記者守候在酒店外等候。中新社記者 劉震 攝

  【早7點 :兩種關注】

  早7點,記者佩戴着新加坡政府發放給註冊媒體的證件,在酒店門口排隊等候出租車。赴此次會晤所在地——聖淘沙島的同事不久前發來消息,說警方已在相關區域警戒。

  兩名等車隊伍中的外國遊客,主動向記者問起朝美領導人下榻哪家酒店。“聽說川普在香格里拉”,一人說道,“‘金’住在哪兒”?“他們是今天見面嗎?”另一人問。

  “金正恩住在瑞吉酒店,兩人是今天見面,但不在酒店,在聖淘沙島上”。看着遊客好奇的神情,記者回答。

  “哇,想去看看,難得一見。” 她們表示,對於朝鮮、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幾乎毫無瞭解,但非常感興趣。

  金正恩所下榻的瑞吉,與川普所住的香格里拉均在繁華的市中心,距離不過短短500多米,記者步行只花了幾分鐘。雖然兩人捱得近,但爲公平起見,沒有到對方下榻地點見面,而是選擇了將所有團隊拉到小島上較爲隱蔽的酒店裏。

  登上出租車後,記者受到司機類似的詢問。記者問:“您如何看待兩人的這次會面?”這名頭髮花白,戴着眼鏡的司機表示:“我個人只爲新加坡的準備工作感到自豪。誰來會面我不關心……”。

  “但如果談成了,對新加坡和世界和平來說,是好消息”。他補充道。

  抵達新加坡政府爲海外2000多名媒體人設置的國際媒體中心(IMC),記者進入二樓燈火通明的工作大廳,一派繁忙景象。百餘臺電視、投影儀24小時開啓,實時播報前方消息,幾乎所有工位上都有人,來自新加坡、韓、日、英、澳、中等多個國家的新聞工作者,已進入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

當地時間6月12日,金正恩乘車抵達新加坡嘉佩樂酒店,準備參加當日舉行的朝美領導人會晤。

  【早8點:兩處場地】

  記者抓緊安排位置,測試連線信號。忙碌一番後,電視屏幕上出現香格里拉酒店的拍攝畫面,美國總統川普的專車車隊正在駛出。此時,時針剛越過早8點。

  不久後,朝方車隊也從瑞吉酒店出發。除了新加坡警車、警方摩托車開道押隊,兩國車隊均配備兩輛“奔馳S600普爾曼”防彈車和“凱迪拉克1號”車,如同備份,防範可能的風險。車輛上懸掛有美、朝以及新加坡的國旗。

  而同一時間在新加坡本島以南約半公里的聖淘沙島上,記者的同事正在焦急等待“特金”車隊的抵達。記者們被劃分到舉行會晤的嘉佩樂酒店外一處特定區域,媒體區前每隔1.5米就站着一名警務人員。

  車隊駛出市區,通過700多米的水上堤道,上到四面環海的聖淘沙島,向島內駛去。記者在早前的實地探訪中發現,這條堤道連接着新加坡本島與聖淘沙島,除了駕車上島,民衆通過空中纜車,和設在高架橋上的輕軌電車,也可往返兩頭。

  早8點半左右,等候多時的記者們,與大批安保隊伍一道,先後迎來了金、特二人的車隊。車隊出發和抵達的順序,也是朝美兩國事先溝通好的。

6月12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左)與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加坡舉行會晤。 中新社發 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供圖 攝

  【早9點:12秒的握手】

  嘉佩樂酒店的會場現場,僅有美方、朝方各7名記者,以及“東道主”新加坡方面5名記者,不到20名記者進入。身穿黑色人民裝的金正恩從車上下來後,向西裝革履的川普迎面走去,兩人走到一排穿插放置的美、朝兩國國旗前,首次握手並寒暄。

  媒體爲兩人的握手時間讀秒,一共12秒。這12秒,成爲當天全球許多媒體的頭版頭條,被冠以“世紀握手”之稱;這12秒,爲數十年來坎坷的朝美關係重新定調,註定要載入史冊。

  在隨後的行走和會談過程中,兩人幾度握手。有分析稱,手勁兒大的川普此前在會見別國領導人時經常使用“握手殺”,但這次與金正恩的握手顯然是收起了力氣,還輕拍其胳膊、背部,以示安撫。金正恩在現場多次展露笑容,還一度取下戴着的眼鏡,環顧周圍環境。

  朝美領導人面對面坐下來對談,“許多人認爲這是一部科幻電影中的狂想”,金正恩通過翻譯告訴川普,在今天,成爲現實。“來到這兒並不容易。舊的偏見和做法成爲我們前進中的萬千阻礙,但我們克服困難,跨越了它們”。金正恩對川普說。川普表示贊同,並對金正恩的話豎起大拇指。

  在兩人舉行約40分鐘的朝美領導人首次一對一談話後,朝美又舉行了有朝鮮統一戰線部長金英哲、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李洙墉、外務相李勇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以及白宮幕僚長凱利等人蔘與的擴大會議。

  此外,據資料,雙方所坐談的會議桌,是1939年專爲新加坡大法院製作的,新加坡大法院院長也只用過一次。

圖爲金正恩與川普會晤現場。

  【上午11點半:15人的工作午餐】

  在兩場會談結束後,除了與會人員,名單上顯示沒有直接參與會談的白宮發言人莎拉•桑德斯、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金成、美國白宮亞洲事務資深主管馬修•波廷格,以及金正恩妹妹金與正等共15人,坐在酒店內餐廳裝飾有白綠色調鮮花的長條桌兩側,共進工作午餐。

  菜單上沒有此前外界猜測的“有朝鮮泡菜的美國漢堡”,而是朝、美、新、中風味兼顧的融合菜式,除了具有朝鮮風味的新鮮章魚,美國特色搭配哈根達斯冰淇淋的甜點,由於接待餐廳是中餐廳,菜單上還包括一道“酸甜炸豬排配自制XO醬汁的揚州炒飯”。

  午餐畢,金正恩與川普走到酒店庭院裏散步觀景,還對記者表示雙方的談話“很棒”,接下來要簽署文件了。這不禁讓人想起今年4月,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會晤時的“木橋談心”。當時兩人周圍也沒有安保人員陪同,兩人除了下坡上橋,還在長椅上坐了一會兒。

  除了胃裏的食物需要消化,領導人們選擇在能令人放鬆的戶外場合短暫地散步聊天,也許是爲了在茶餘飯後的談笑風生中,即時“消化”一些更重大和嚴肅的話題,令會談氣氛更融洽。

當地時間6月12日,朝美首腦會晤在新加坡嘉佩樂酒店舉行,金正恩和川普下午出席簽字儀式,雙方簽署此次朝美峯會歷史性文件,即將公佈文件內容。圖爲簽署儀式現場。

  【下午2點:兩支簽字筆與兩個邀請】

  終於到了這場會議的總結性聯合文件,向世人展露“真容”的時候。這也給予了新加坡,和此前從未承辦過重大國際會議的嘉佩樂酒店,一個被歷史銘記的機會。

  簽署儀式現場,陳列着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桌上擺放着與此前雙方會談現場同樣的綠白色調鮮花,花束中包括新加坡著名的蘭花。桌後兩側,豎立着一排朝美兩國國旗。金正恩、川普坐在桌子同一側,面朝記者,方便拍攝。

  簽字時,原本戴着白手套的工作人員已拔出放置在現場的簽字筆筆帽,供兩位領導人使用。但金正恩沒有使用現場的筆,而是接過了站在其身後的胞妹金與正所遞上的另一支筆。據稱,美方的筆上印有川普的簽名。

  在這份雙方簽署的重要文件中,可供總結的四個要點是:

  1. 美朝致力於根據兩國人民的願望,建立新型美朝關係;

  2. 美朝兩國將共同努力,建立長久穩定的朝鮮半島和平機制;

  3. 再次確認落實4月27日韓朝簽署的《板門店宣言》,朝鮮將向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努力;

  4. 美朝兩國將致力於找回戰俘遺骸,並立即遣送已識別的遺骸。

  聲明內容耐人尋味。首先,會談前一天也就是6月11日,記者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的記者發佈會上,親耳聽到蓬佩奧表態稱,會談中美方“唯一可接受的”條件,是朝鮮需要執行“CVID”(即“完全的、可驗證的、無法逆轉的無核化”)。而在次日正式公佈的聯署文件上,這一概念卻沒有明確寫入。

  記者注意到,原本提出“CVID”概念的,正是此次也坐在朝美擴大會談座席上的鷹派人物——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提出這一概念時,博爾頓還沒有像如今這樣頭髮全白。當時,年近六旬的他在小布什政府中擔任國務院國際安全裁軍事務副部長。

  今年3月才被川普任命爲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對朝鮮的強硬態度一直持續。前陣子,正是因爲揚言用“利比亞模式”解決朝鮮核問題,將對方惹怒。據稱博爾特被要求“保持低調”,以免破壞會談氛圍。最終,川普還是將其帶到了會談現場。

  爲何正式文件中未提及“CVID”表述,原因難以確認,但這被一些外媒視爲美國對朝鮮的讓步。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在其後的記者發佈會現場,被問及此事時親口否認“美國做出讓步”,並表示他對朝美會談感到滿意,所取得的豐碩成果甚至“超出了預期”。

  其次,韓國媒體會前高度關注的朝鮮半島停和機制轉換問題,在聯合文件中沒有得到詳細闡釋。

  會前熱傳的“韓國總統文在寅或視朝美會談成果赴新加坡,與朝鮮共同宣佈半島戰爭狀態結束”的消息,最終未成現實。

  對停和機制轉換問題,川普解釋說,是因爲短短爲期一天的議程,很多細節和後續工作未能及時敲定,他相信以後還有更多接觸。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文件首項就列出了朝美建立“新型關係”的表述,多名專家對中新網記者表示,這體現了兩國對建立關係的重視。所謂關係之“新”,專家指出,體現在美國實際上承認了一種與朝鮮的“正常國家關係”,即承認朝鮮政權的合法性。

  兩國的國旗已並列擺放,無論這份聯合文件體現了誰的意志,不難看出,朝美兩國都有實現國家關係正常化,改“硬碰硬”爲接觸、對話的現實需求。通過此次領導人會晤,朝美關係迎來“轉折點”。川普也當即邀請金正恩訪問華盛頓。據朝中社6月13日報道,金正恩接受了訪美邀請,並邀請川普方便時訪問平壤,川普也接受了邀請。

6月12日下午,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加坡聖淘沙島上的嘉佩樂酒店舉行記者會。中新社記者 劉震 攝

  【下午4點:一場記者會】

  下午4點,美國總統川普在聖淘沙島上的嘉佩樂酒店舉行面向媒體的記者會,宣佈此次會議成果。結束在國際媒體中心的工作後,提前在白宮註冊通過的記者中午就趕往市中心南岸JW萬豪酒店,領取證件,乘坐美方提供的大巴前往島上。

  巴士上,記者看到連接本島和聖淘沙島的堤道兩側,設置了安全圍欄,還張貼印有“聖淘沙”字樣的宣傳海報。荷槍實彈的安保人員在道路兩側巡邏執勤。會議結束後重返島上,記者終於可以一睹此前因安全原因警戒的“神祕”酒店。

  白宮在酒店內設置了記者會場地,會場附近陳列有美國國旗,場內懸掛有英朝雙語“美朝峯會”字樣和標識的橫幅。場內外,大量身着黑色制服的特勤、安全人員執勤,分佈在通道兩側,佩戴新加坡政府證件的會務人員協助維護秩序。

  就在兩個小時前,這裏的酒店內,兩國領導人簽署了一份開創歷史的文件。

  記者會以一段英朝雙語的短片拉開序幕。短片中一句話令人印象深刻。提及朝鮮核項目的過往,和金正恩、文在寅的會晤,片中發問道,這一次,“朝鮮能否握住和平之手?”,似在宣傳美方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遇。 川普對記者們稱稍早會談時,他曾把這段短片放給金正恩觀看,對方表示“很好”。

  會上,川普對此次會談表示樂觀積極的態度,“我與金委員長的會談,是坦誠的、直接的、有建設性的”。被問及如何確保文件內容得到落實執行時,川普說,他一生中大多數時間所做的就是“交易和談判”,他以自己的經驗和直覺判斷,朝鮮有誠意,一切能順利展開。

  在被問及爲何文件中沒有提到朝鮮具體的棄核方式、棄核時間時,川普表示,自己相信“開弓沒有回頭箭”,“你不可能做到20%,然後掉頭推翻”。“只要今天開始着手了,就會很快了”。

  川普還稱金正恩是一位“大權在握之人”,能夠在這麼年輕的年紀領導一個國家,非常罕見。而會談時,他還稱讚金正恩“才華橫溢”。曾經,他對金正恩的評價,是另一個極端。

  在記者會上,川普多次感謝中國爲推動朝鮮半島和平進程所做的努力,中國“提供了很多幫助”,他說。

  而參與本場朝美領導人會談的核心人物之一,幾個月前換下蒂勒森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於14日訪問中國,通報朝美領導人新加坡會晤的有關情況,開啓外交新回合。

  這將是蓬佩奧就任美國務卿以來的首次訪華。蓬佩奧任中情局局長時,還曾提議對朝鮮核設施實施網絡攻擊,但如今,他已是爲了朝美關係頻繁展開穿梭外交的領頭人物。在新加坡會談實現之前,蓬佩奧兩度訪問平壤,並與金正恩見面。他還與金正恩“左右手”金英哲、新加坡外長維文會見,並在12日“川金會”結束後,與韓國外長康京和、日本外務相河野太郎都通了電話,介紹會談結果。

  川普也提到,接下來將由蓬佩奧帶領的團隊與朝鮮高級別官員進行接觸,落實會談產生的一系列成果。不過,美國對朝鮮的制裁在這個“願意坐下來,面對面談”的階段,將繼續維持。

當地時間6月11日上午,美國總統川普抵達新加坡總統府,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進行了雙邊會晤,兩人隨後共進工作午餐。

  【晚7點:120個小時的緊急籌備與一個“小紅點”】

  晚7點,根據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提供的消息,美國總統川普登上了“空軍一號”總統專機,從巴耶利峇軍用機場離開獅城。

  差不多同一時間,記者回到設在新加坡F1維修大樓的國際媒體中心。在那裏,記者見到了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高級政務部長沈穎。沈部長表示,雖然會晤本身已順利落下帷幕,但對“東道主”新加坡來說,工作還沒有結束,需要把美朝兩國代表團、媒體都送走,纔算結束。

  談及這次朝美領導人會晤的籌備,沈部長表示,新加坡可謂“全力以赴”。會晤本身從舉辦到取消到再決定舉辦,經歷了一些曲折,而其中面臨的最重要的兩個挑戰,就是會晤的安保問題,和“規模空前”的國際媒體人員的接待問題。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此前表示,獅城花費2000萬新幣籌辦這次會晤。據沈部長介紹,考慮到這次會議的特殊性,安保方面投入資金超過總花銷的半數。

  沈部長表示,這次媒體採訪團的規模比以前大很多,但新加坡人“對辦會有信心”。爲了接待好超過2500名各國記者,新加坡在5天,也就是120個小時內,緊急籌備,將場地寬敞的F1維修大樓臨時改造成媒體中心,方便記者們辦公和三餐。

  沈部長表示,新加坡在每一次組織國際會議的過程中,都會努力學習經驗。爲順利辦下來這場“盛會”,政府各個部門默契配合,私人企業踊躍參與,全民都有達成共識。政府一體化行動的機制,以及之前積累的政府-企業-公民跨界合作(Public Private People Partnership)的一些實踐經驗,都起到了作用。

  她指出,實際上,是朝美兩國主動與新加坡接觸,想在新加坡舉辦這場令人矚目的會議的。會議地點嘉佩樂酒店,也是朝美擇定的。

  “有人戲稱新加坡是地圖上的小紅點,我們本來就是小,但我們也挺自豪的。”“我們希望能夠在主辦峯會的過程中,讓媒體朋友看到一個安全、高效、好客、熱情的‘小紅點’” 。沈部長稱。

  不知“夜遊獅城”的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是否在匆匆一瞥中體會到了新加坡大都市政府治理機制的優勢。未來,在朝美展開友好對話的同時,將朝鮮建設爲和“花園城市”一樣美麗的地方,也許正是民衆的心願。(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