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矯情媚俗 名家之作書名變“雞湯”,真的好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9:01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3日電(記者 上官雲)《一定要,愛着點什麼》《你若愛,生活哪裏都可愛》《遇見你,遇見不變的純真》……看着這一個個名字,如果你覺得這是氾濫的“雞湯文”,那就錯了。上述種種,都是如假包換的名家之作,基本爲選集或合集,作者署名是汪曾祺、豐子愷、蕭紅等大家……這些書名,都是怎麼了?

《遇見許多人,都不及你好》一書,封面印着“沈從文 著”。上官雲 攝

  “辣眼睛”的名家選集書名

  記者走訪發現,書名被捲進“雞湯”的,不乏蕭紅、豐子愷等知名作家。

  比如,收錄豐子愷作品的書,有些擁有這樣的名字:《你若愛,生活哪裏都可愛》《活着本來單純》。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還有一本書封面寫明“蕭紅 著”,名字卻是《遇見你,遇見不變的純真》。

  習慣了膾炙人口的《緣緣堂隨筆》《呼蘭河傳》,乍一翻到這些書,總讓人以爲是“雞湯文”放錯了分類。

  徐志摩的作品也沒躲過去。某圖書大廈查詢系統顯示,標註作者爲“徐志摩”的圖書中,名字不乏《你看,我有我的方向》等。

《遇見你,遇見不變的純真》一書,標明“蕭紅著”。上官雲 攝

  “幾年前,有一本《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它的走紅跟書名關係比較大,別家就有跟着學取書名的。”一位從業十餘年的老編輯分析,慢慢地,這股風就刮到了名家之作這裏。

  書名是啥誰說了算?

  “除了公版書外,選集類名家作品書名,會充分尊重作家意見,一般由編輯確定,但會參考出版社發行部等各方面建議。”某圖書出版公司主編佳佳解釋道,“如果是已故作家,則會徵求親屬或授權人的意見”。

  據《北京日報》報道,《汪曾祺小說全編》責任編輯郭娟披露,汪曾祺的一些作品並非獨家授權,“不過,用雞湯體包裝書名,只是過分強調汪曾祺先生的某一方面,是有違其真實面貌的。”

書架上陳列着的一些汪曾祺作品,他的書很受讀者歡迎。上官雲 攝

  汪曾祺之子汪朗則有些無奈地說:“我們家裏人不太同意這麼取書名,但編輯都很年輕,認爲這類書名更受歡迎,更浪漫。”

  差強人意的市場表現

  不過,書名“雞湯味道”濃郁的傳統名家作品,市場表現卻未必出色。

  以沈從文作品爲例,本月11日,記者在某電商平臺上查詢,一本出版於2017年7月的《湘行散記》,截止目前有6820條購書評論;而《美麗總令人憂愁,然而還受用》出版時間爲2017年6月,目前有1526條購書評論。

  作者署名“沈從文”的那本《遇見許多人,都不及你好》出版時間爲2017年12月,到目前爲止,僅有200多條購書評論。

  開卷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18年1月到2018年5月的暢銷書榜單上,包括這兩本書在內的諸多“雞湯”書名名家選集,均榜上無名。具體排名上,反倒是《邊城》《談美書簡》更靠前。

  讀者們會買賬嗎?

  除了市場,不少讀者也不領情。

書架上放着一本《活出自在人生》,標明“老舍 著”。上官雲 攝

  “我喜歡老舍先生的文章,想買合集。”在北京某圖書大廈內,有女讀者手裏拿着一本《活出自在人生》,一臉茫然,“結果發現了這本。名字真的太雞湯,完全不像他的行文風格”。

  黃女士是沈從文的粉絲,有些書名讓她摸不着頭腦:“《美麗總令人憂愁,然而還受用》《遇見許多人,都不及你好》……如果不是作者標明沈從文,我真不敢相信收的是他的作品。”

  “朱光潛、豐子愷……如果選編的都是名家經典之作,書名‘雞湯’得都有些矯情了,這樣真的好嗎?”黃女士發問道。

  不同意見也有。讀者劉萌認爲,對不瞭解上述名家的讀者來說,這樣的名字可能會讓他們更有興趣翻看,“只要書的內容沒變就行了,對叫什麼名字不用太在意”。

  這些“雞湯”書名該不該?

封面印着《一定要,愛着點什麼》字樣,作者標註爲“汪曾祺”。圖片來源:某電商平臺網頁截圖

  “圖書銷量如何,一個好名字肯定功不可沒。”佳佳說,但不是絕對因素,,還跟書的營銷及品相、出版時機、話題等有關。

  佳佳覺得,名家選集書名變“雞湯”,有可能是出版機構爲了迎合市場和讀者,“但說真的,關鍵還得看內容”。

  作家龍一認爲,書名有自己的時代特徵和個人特徵。後人編輯前代作家的作品集,不宜使用有違以上兩個特徵的書名。

  “選集應該從中選一個篇名作書名,隨意取名違背常理。”龍一說,“賣書畢竟是雅業,不宜過份媚俗,特別是在重編經典作家和作品的時候。”(應受訪者要求,佳佳、劉萌爲化名)(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