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西渾源迴應“採煤坍塌區村民住危房”:儘快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0:46   中國新聞網

  山西渾源迴應“採煤坍塌區村民住危房”:儘快搬,嚴查失瀆職

  針對7月11日澎湃新聞刊發《山西一村莊因採煤坍塌,仍有村民住危房》的視頻報道,山西省渾源縣12日迴應稱,縣委、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成立鄉村兩級聯合工作組,逐戶深入村民家中做工作,動員羣衆儘快搬遷,確保村民生命財產安全。對於在搬遷安置過程中發生的失職瀆職行爲,渾源縣將嚴厲查處。

  此前的6月14日至16日,山西渾源縣青瓷窯鄉界莊村數十間房屋陸續坍塌。村民稱,近年來附近煤礦持續開採、大量堆放礦渣等行爲引發地基下沉,導致村莊房屋開裂、坍塌。

  儘管當地鄉政府和村委會已經發出《緊急撤離通知書》,要求村民搬離已經開裂的房屋,防止發生安全事故。多位村民表示,由於補償款、租房費沒有發放到位,他們沒辦法搬離老房子,至今仍然居住在隨時可能坍塌的房子裏,村莊已經停水停電。

  村民:眼看着房子就在身後坍塌,遲一步就被埋

  73歲的李志強是青瓷窯鄉界莊村人。他所在的村子緊挨着煤礦尾渣的傾倒區域。這家煤礦長年累月從山頂往下傾倒礦渣,導致山體滑坡,村莊地基下沉,部分房屋坍塌。

  他清晰地記得,他家房子坍塌發生在6月16日清晨7時許,當時他正在從屋裏往外面搬東西。“差一步就被活埋。”事後說起來,李志強仍心有餘悸。

  在此之前,他已經意識到房子隨時有倒塌的危險,因爲晚上睡覺的時候,能夠聽見牆體發出“啪啪”的響聲。爲了安全起見,他在睡覺的時候會在炕的正上方支上一個鐵牀,“這樣,房子倒塌下來就不會被壓死。”

  與李志強一樣,同樣看着自己房子坍塌的還有同村村民康明,他的院子裏種有一棵杏樹。“我就是站在杏樹的下面,看着房屋一點一點地垮下來,一點辦法都沒有。以後該怎麼生活啊!”這個50多歲的男人搓着眼角,試圖掩飾落下的淚珠。

  康明無兒無女,妻子身患殘疾,二人相依爲命。

  73歲的李秀華家的房子雖然沒有坍塌,卻已經出現多處開裂。南房和廁所的位置開裂最嚴重,每次去廁所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

  李秀華丈夫患病,自己腿腳也不便,行走時需拄柺杖。她有三個兒子,老三已亡。老大由於常年在礦上做工,患有肺病,目前還在醫院吸氧治療。老二債務纏身,家庭經濟特別困難,也顧上年邁的父母。

  鄉政府發出《緊急撤離通知書》,有村莊斷電停水

  6月15日至16日,和李志強、康明的房屋一樣,界莊村還有多戶村民數十間房屋坍塌。此前的13日,渾源縣青瓷窯鄉政府在界莊村的宣傳欄張貼了一份《緊急撤離通知書》(下稱通知)。

  《通知》稱,近日接村委報告,發現部分地方地面輕微下沉,牆體底部和磚柱底部等承重構件出現嚴重分裂,多處裂縫嚴重,有繼續擴展跡象。目前所居住的房屋存在安全隱患,不適合居住。經鄉黨委、政府研究決定,特下發緊急撤離通知單,爲避免發生房屋安全坍塌事故,應立即停止使用,並遷出居住房屋。

  爲讓村民儘快搬離,界莊村還對李志強等所在村莊進行斷水斷電。然而,由於救濟補償等措施未到位,部分村民沒有立即搬離。

  張江和李映花夫婦還居住在房屋的坍塌區,夫婦二人居住的房子屬於低矮房屋,按照村裏張貼的補償標準,一類房屋一次性補貼4萬元,二類房屋每間3.5萬元,三類房每間3萬,而他們的房屋屬於“低矮房”,不在補償之列。

  至6月26日晚上,張江夫婦還居住在自己的兩間矮房子裏,當天的晚餐是涼拌黃瓜和方便麪。“省事,也是因爲缺水。” 李映花說。

  因爲村莊停水,他們只好接用從山縫裏溢出的水。水的衛生問題也曾讓他們擔心, “也不知道有毒沒毒,剛開始吃的時候還有點拉肚子,吃幾天就好了。”

  夫婦倆還弄了一個小功率發電機發電,做飯兼照明。李映花告訴澎湃新聞,“害怕晚上房子會發出啪啪的響聲,可能會倒塌。”李映花的經驗是,如果房子響聲太大了,就打開手電筒看看牆壁,有沒有裂縫。如果出現裂縫就趕快跑出去。

  6月27日清晨,李秀華正在準備早飯,鍋裏煮的是從山上挖的野菜,掀開鍋蓋的時候,野菜正沸騰。李秀華說,平時很少能吃上白麪和大米,家裏僅有一袋莜麪。她家一樣用的是山縫裂隙處的水。

  村支書:正和村民談搬遷賠償問題

  最早發現房屋出現開裂現象是界莊村村民李貴奇,因爲李貴奇的家是距離煤礦尾渣最近的一戶。

  2016年12月的一天,李貴奇早上發現靠近尾渣的東屋出現裂縫,下午整間房就坍塌掉了。當日,他向村委會打了報告,也同時向當地派出所報警,得到的回覆是“趕快搬離村子,以後會給補償”。

  直到2018年6月14日,界莊村的數十間房屋坍塌,李貴奇也沒有收到相關的補償款。比較幸運地是,他們是從村子裏搬出去比較早的一批人,李貴奇的兒子在渾源縣城給別人開車,能維持正常的生活開支。

  “往年的這個時候,正是杏樹收穫的季節,現在都荒了。”李貴奇告訴澎湃新聞,他在院子的周圍種有一百多棵杏樹,院子裏攔腰合抱的一棵杏樹樹齡已經有50多年了,是他父親種下的。

  按照界莊村黨支部書記王二虎的說法,全村共162戶村民,一些青壯年早年已經陸續搬遷出村子,村裏還有40多位村民,大多年老體弱。目前,青瓷窯鄉政府、界莊村村委會正在和村民談搬遷賠償的問題。

  73歲的李秀華也接到了搬離出村子的消息。她告訴澎湃新聞,由於沒有拿到補償款,自己沒有能力找房子搬出去。

  “外面租一間房要一百多塊錢,我沒錢,到哪兒找房去?”老人帶着哭腔說。

  鄉黨委書記:補償款尚有缺口,有情況隨時撤人

  界莊村宣傳欄張貼着一份渾源縣青瓷窯鄉政府下發的《緊急撤離通知書》

  補償款還在籌集中。可讓部分村民們不滿的是,他們居住的“低矮”房屋不在《公示》的補償之列,有的可以獲得補償款的村民也還沒拿到錢。“到現在一分錢補償款也沒拿到。”村民李志強說,村裏答應讓村民搬出去並支付租房費,可實際上沒發一分錢。

  7月2日, 渾源縣百川煤業有限公司黨支部副書記劉文斌告訴澎湃新聞,哪個煤礦造成的塌陷,補償款就該由哪家煤礦負責,目前政府和企業正在組織界莊村村民搬離,正在籌集補償款。至於村裏何時搬離出村子,補償款何時到位,劉表示不知情。

  劉文斌介紹,除了界莊村之外,渾源縣涉及採煤危及安全需要搬遷的村子還有十餘個。

  早在2015年,山西省就下發了《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山西省採煤沉陷區治理2015年行動方案的通知》(晉政辦發〔2015〕22號,下稱《通知》)。

  關於補助標準,《通知》顯示,採用搬遷重建方式治理,按戶均60平方米進行補助,每平方米造價2014元,戶均搬遷成本爲12.08萬元,超出60平方米部分由個人以成本價購買。鑑於採煤沉陷區內搬遷居民人口構成多樣,可對戶型、戶型比例和每戶建築面積進行合理調整。搬遷安置住房單套建築面積具體控制標準由市、縣人民政府根據實際情況確定。

  青瓷窯鄉黨委書記牛鵬飛告訴澎湃新聞,界莊村的房屋補償標準是由村民大會溝通商議確定,目前的補償款已經部分到位,雖然還有缺口,但是缺口已經很小了。

  牛鵬飛進一步介紹稱,6月份的房屋坍塌,當時轟動了整個鄉鎮,當晚已經對村民進行了緊急撤離,並安置到當地的賓館。“白天的時候,情況穩定,老百姓回家裏拿點東西。”他表示,全村162戶涉及搬遷的村民當中,有50多戶已經簽訂了搬遷協議,除了此前自謀生路已經搬遷的村民,村裏住戶還有30來戶。

  雖然與部分村民簽訂了協議,牛鵬飛表示,至今搬遷還未正式啓動,還得有一個過程。

  針對澎湃新聞“如果發生二次坍塌,未搬遷的村民隨時面臨生命威脅“的疑問,牛鵬飛稱,“隨時觀察着呢,已經把各個村的幹部都調過去了,有情況就把人撤出來。”

  渾源縣:對搬遷安置中的失職瀆職行爲將嚴厲查處

  7月12日,渾源縣迴應澎湃新聞稱,將動員羣衆儘快搬遷,確保村民生命財產安全。

  迴應稱,經覈實,澎湃新聞網刊發《山西一村莊因採煤坍塌,仍有村民住危房》的視頻反映爲渾源縣青磁窯鄉界莊村,該村位於採煤沉陷區治理範圍內,已列入採煤沉陷區治理搬遷計劃。從今年6月起,鄉村幹部採取措施動員村民搬離危險房屋。

  針對網上反映情況,渾源縣委、政府高度重視,立即成立鄉村兩級聯合工作組,逐戶深入村民家中做工作,動員羣衆儘快搬遷,確保村民生命財產安全。全面加快界莊村採煤沉陷區移民搬遷安置工作進度。對於在搬遷安置過程中發生的失職瀆職行爲,渾源縣將嚴厲查處。

  目前,搬遷安置工作還在加緊推進之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