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下最嚴苛“封殺令” 伊朗還有選擇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13日 00:45   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面對最嚴苛制裁,伊朗還有選擇嗎?

  鹿死誰手。

  是的!美國總統川普又雙叒在社交媒體上發話了。

  當地時間8月7日,川普表示,任何與伊朗有商業往來者將無法與美國進行商業交往。他同時表示,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已正式重啓,這是迄今爲止美國對伊朗實施的最嚴苛的制裁,並進一步確認今年11月制裁會被提升至新的水平。

  是的!這並不意外。早在今年5月,美國政府已宣佈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簡稱“伊核協議”),重新啓動對伊經濟制裁,定於8月和11月分批生效。

  是的!現在看來,8月的制裁已經開始生效,而對伊朗在石油方面的制裁將會在180天寬限期後的11月4日結束,美國將要求其盟友全面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對於一個財政收入70%以上來自石油產業的國家來說,伊朗,還有選擇嗎?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伊核協議 緣起緣滅

  很多人瞭解伊核協議時,也許它已經成爲了歷史。

  曾經,伊核協議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外交政策的標誌性成果。

  2006年6月,中美俄英法這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與伊朗的重要貿易伙伴德國開始就解決伊朗核問題展開磋商,並從此形成機制。

  2013年11月,伊朗與中美俄英法德這六國簽署了名爲“全面計劃協議”的臨時性協議,並於2014年1月20日開始生效。

  2015年7月20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伊朗核協議。長達10年的伊朗制裁將被取消。

  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

  此番退出伊核協議,美國不僅準備恢復此前爲履行協議而放棄的所有對伊朗的制裁,並將施加額外的經濟懲罰。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殷罡指出,這種制裁其實是美國從克林頓政府就開始實施的政策。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相對是比較有限的,因爲該制裁的已經都制裁過了。

  然而,在過去兩年裏,歐洲和伊朗的貿易發展得很快,雙邊貿易額最高的時候達到了200億美元。這也是德、法、英三國和歐盟致函美方,要求對伊歐合作項目給予制裁“豁免”或更長寬限期的原因。

  “叫停之後,歐洲公司捨不得走,拖了一段不得不走了。”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白明表示,歐洲公司很希望自己獲得豁免,但“我估計這並不容易。”

  “封殺令”出 鹿死誰手

  被美國下了如此嚴苛的“封殺令”,特別是11月即將生效的石油“封殺令”,究竟誰會是最後贏家?

  美國

  在白明看來,伊朗的石油“封殺令”正是美國所希望看到的,封鎖伊朗的石油出口並不會給國際石油的供求結構造成太大的影響。此外,美國正在推自己的頁岩氣和頁岩油,大量的油氣正在全球尋求市場,想進入歐洲和中國。限制了伊朗的石油出口,恰好可以讓美國更快更好地達成自己的目的。

  伊朗

  伊朗能否在石油被禁後,發展其他產業以恢復自身經濟?殷罡表示“絕無可能”。

  “如果制裁真的實施,伊朗石油無法出口的話,伊朗在經濟上是沒有任何反制措施的,” 殷罡認爲如果美國及其盟友對伊朗的原油出口進行制裁,伊朗的經濟根本無法支撐下去,而如果沒有了石油作爲主要收入來源,其他產業得不到必要的資金支持,也將無法維持,甚至面臨連人員工資都發不出的危機。

  歐洲

  “歐洲公司擔心美國的制裁是非常正常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所副所長、研究員王朔指出,歐盟與伊朗在貿易上的往來較多。畢竟對於歐洲的大企業來說,美國纔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市場。歐盟的企業不可能因小失大,因爲一點在伊朗的投資而放棄了與美國的商業往來。從目前的態勢來看,川普政府基本上也是說得到做得到,那麼就意味着制裁恐怕不只是一個口頭的威脅。

  白明則認爲,對於歐洲的公司來說,除了一些投資機會的喪失,很可能已經有了一些真金白銀的喪失,讓沉沒成本真的“沉沒”了。

  內憂外患 如何抉擇

  據報道,美國對於伊朗金融、金屬、礦產、汽車等一系列非能源領域的制裁已重啓,而寬限期後美國將要求其盟友全面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其實,從6月24日起,伊朗各地已陸續爆發騷亂,宣泄對本國經濟困境的不滿。

  內憂外患間,白明指出,未來伊朗經濟中的風險可能會更加體現在其國內的物價上漲上,並且這將直接影響伊朗百姓的生活,進一步延伸,就可能造成伊朗的社會不穩定。

  “問題積累到一定程度的話,伊朗只能被迫接受美國的要求來保存自身的經濟。” 殷罡認爲,通過觀察,現在伊朗國內民衆的要求與美國、美國在阿拉伯世界的盟友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要求是一樣的,都是要求伊朗停止在敘利亞的干涉行動。這是伊朗可以做出退讓、妥協的一個方向。因此,伊朗現在如果要想有所作爲,緩和內外壓力的話,他應該拿敘利亞和也門說事,而不僅僅是要求美國不要有新的制裁、不僅僅是讓革命衛隊領導人說一些強硬的話或是搞演習。

  事實上,最近20多年來,伊朗遇到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綜合國力飛速發展。在中東地區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力量對比的歷史上,波斯人從來沒有這樣強大,但這也成爲美國製裁伊朗的最大的推動力。

  “伊朗會知道怎麼做,”殷罡指出,事實上,伊朗現在進入了守成階段,它知道怎麼守成,知道怎麼妥協並儘可能的保護自己的既有成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