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車禍反轉疑案:死者由乘車人變駕車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2日 13:37   中國新聞網

  車禍反轉疑案:死者由乘車人變駕車人
  事發武漢,車禍現場,交警認定死者系乘車人;死者火化後,證人集體翻供稱死者系駕車人,並起訴家屬索賠

 

 

事故車輛車內情況。受訪者供圖

 

 

9月5日,樑超的父親在家整理多年的案件資料。新京報記者 趙朋樂 攝

 

 

  事故麪包車翻車倒立。視頻截圖

  2018年9月5日,爲打官司,樑超父親又把一些資料翻出來重新整理。

  樑超因車禍死亡四年後,關於他是否是車輛駕駛人的爭議仍未解決。2014年8月21日,武漢市光谷未來一路和科技二路的十字路口,樑超、徐海、林豐、魏嚴、汪平5人所在的麪包車與一輛出租車相撞,樑超和汪平當場死亡。當時到事故現場勘查的交警認定,駕駛人爲徐海,樑超坐副駕駛。

  樑超屍體火化後第二天,案情出現反轉。林豐、魏嚴和徐海家屬集體翻供,稱事故發生時樑超是駕駛人。隨後,交警推翻之前的認定。2014年10月21日,荊楚法醫司法鑑定所出具法醫鑑定意見書,根據以前屍檢結果及案情資料,得出鑑定意見:樑超所受損傷符合交通事故中車內損傷所致,其系麪包車駕駛員可能性大。

  樑超的老婆王雲不服,她覺得“反轉的案情矛盾重重”,沒有明確視頻證明樑超爲駕駛人。交警重新認定樑超爲駕駛人後,2015年3月,徐海起訴樑超家人。2017年8月30日,一審判決樑超親屬賠償徐海經濟損失30萬餘元。

  樑超親屬上訴,二審駁回,維持原判。樑超家的代理律師透露,樑超繼續申訴,2018年8月21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並進行調查。

  一場車禍兩死五傷

  王雲沒想到,2014年8月21日早上,外出拉貨的丈夫樑超再也沒回來。

  樑超以開貨車拉貨爲生,王雲回憶,當天他去給徐海家餐館搬運東西,傍晚,她聯繫樑超,電話卻無法接通。第二天中午,她得到消息趕到武漢市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交通大隊(以下簡稱東新交通隊),見到了樑超的屍體。

  當日17時51分許,樑超一行5人所在的麪包車,在武漢市光谷未來一路和科技二路的十字路口,與一輛出租車相撞。樑超和另一位乘車人汪平當場死亡,徐海重傷,另外兩人輕傷。出租車司機及車上一名乘客受傷。事故照片顯示,麪包車身右側與出租車車頭前部左側發生碰撞,麪包車翻轉倒立在路邊,右側車輪、前車門、副駕駛車窗破損。

  王雲瞭解到,車禍前,樑超隨徐海等人從鄂州左嶺新城出發,去武漢漢正街買貨,乘坐的麪包車屬徐海兒子的。事後,當時交通隊民警告訴王雲,出車禍時駕駛人是徐海,樑超坐在副駕駛。

  坐麪包車最後一排的林豐做筆錄時介紹,麪包車中排坐着魏嚴和汪平,當天中午,他們五人還有一名電工在徐海家吃飯,除徐海外其他人都喝了酒。

  據瞭解,事故發生後豹澥派出所、東新交通隊和關山消防中隊到達現場。徐海、樑超兩人被消防員從車中救出,魏嚴和林豐自行離開去醫院治療。

  徐海被救出後,被當場抽血檢測酒精含量。新京報記者從一份當事人血液提取登記表中看到,當時附的照片標註爲“駕駛人徐海抽取血樣照”。結果表明,徐海血液中不含酒精。

  王雲告訴記者,2014年8月29日在東新交通隊召開了事故調查證據公開會。會議記錄顯示,車禍發生在無交通信號燈控制的交叉路口,麪包車超速且沒有讓右方來車,出租車也超速,最終認定麪包車駕駛人徐海主責,出租車司機次責。

  在交警的協調下,兩名死者家屬獲得8萬元安葬費,其中2萬是徐海出,另外6萬出租車司機出。至於爲何主責2萬、次責6萬,汪平的妻子回憶,“交警說徐海傷情也很嚴重,還在醫院呢,就先少出點,以後再協調。”

  2014年8月30日,樑超和汪平的屍體在武昌殯儀館火化。王雲表示,火化當天,徐海家人送來1000元參加葬禮,事故發生後第四天,徐海家人還到樑超家跪地哭喊,表示以後會照顧樑超家人。

  駕駛人身份反轉

  樑超屍體火化後第二天——2014年8月31日晚上,徐海家人找到樑超家表示吃飯談事情,樑超的弟弟出席飯局。“吃飯的時候他們說駕駛人其實是樑超,搞錯了。”樑超弟弟說,由於怕家人擔心,樑超弟弟當時沒有把此事告訴王雲。

  2014年9月1日,徐海妻子向東新交通隊寫了一份申請書,表示他們在事故聽證會後,經過她和家人多方走訪和調查,發現事故時駕駛人是樑超,懇請交通隊查明真相。

  當天魏嚴和林豐出具了兩份一模一樣的書面材料,表示“返回時在漢口的一個紅綠燈路口,由於徐海掛擋掛不上去,副駕駛的樑超要求讓他來開車,車是經過長江隧道開過武昌來的,沿途的監控錄像可以證明,事故發生時駕駛員是樑超,本人講的是事實,對此願負法律責任。”並簽字按了指印。

  2014年9月2日,交通隊對倆人的筆錄顯示,兩份證明材料都是徐海家人直接拿給他們簽字的。

  當日,魏嚴接受詢問筆錄顯示,魏嚴稱,他與樑超並不熟悉,事發後他在車禍現場旁坐着時,建議林豐說是徐海駕駛。當時的考慮是,如果說樑酒後開車,責任會大些。“因爲我和徐海一個灣子的,和他熟些,這輛車是他的,沒喝酒責任就小些,如果賠錢就會少些。”

  魏嚴在接受詢問時說,大概8月25、26日晚上,徐海的老婆、姐夫和妹妹等人,去家裏看他,詢問當時事故發生時是誰開的車,魏嚴表示當時是樑超開的車。

  林豐則稱,返程中他睡着了,並不清楚是誰開車,只是按魏嚴建議的說。樑超兒子告訴記者,車禍第二天晚上他到醫院探望林豐,對方表示,中途確實換過,但快到家時,徐海稱自己對路段比較熟悉,再次換徐海來開。2014年9月3日,樑超兒子打電話給林豐詢問爲什麼改口,他表示有什麼事來交警大隊問。

  2014年9月2日,林豐、魏嚴二人到公安局投案。據車禍當事人徐海以及林豐家人證實,他們是因爲後來翻供前去自首的。2014年10月29日,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出具的行政處罰書,林豐被拘留7日,罰款200元,魏嚴被拘留9日,罰款400元。

  2018年9月8日,林豐母親告訴記者,林豐外出打工,她不願“揭開傷疤再聯繫兒子”。林豐母親介紹,2014年出事時,林豐27歲,原本要去徐海家新開的餐館做廚師,年紀小,回來路上睡着了,出事後受傷整個人是蒙的,當時按照魏嚴的說法做了筆錄。林豐並不清楚究竟是誰開車,因此自費花了6萬元醫藥費,無法向樑超家或者徐海討要。對於翻供材料她表示不清楚情況。

  2018年9月9日,死者汪平妻子告訴記者,她去了車禍現場,但她當時哭得頭暈,不清楚誰是駕駛人。“魏嚴的兒子那天晚上跟我兒子說是徐海開車,後來又不承認了。”汪平妻子說,“因爲這事兒他倆現在鬧掰了。”

  而魏嚴如今已身患肺癌三年,其妻子表示他已經說不了話了。魏嚴妻子表示,她不清楚當年的情況,魏嚴受傷花費一萬多,他們也沒有要賠償,“那時候就想着保住命就不錯了。”魏嚴的兒子表示事情過去多年,沒有解釋當時的情況。

  車禍現場關鍵視頻缺失

  “我在醫院昏迷了21天才醒,根本不知道他們說了那些話。”徐海說。病歷顯示,徐海當時肋骨骨折、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頭部受傷。2014年11月27日,徐海被鑑定爲八級傷殘。

  2014年9月17日,徐海接受詢問時表示,當時他的餐廳在裝修,叫樑超等人過來幫忙搬運東西。下午一起外出購物,返回途中換樑超開車後,自己並沒有系安全帶,不記得樑超是否繫了安全帶。但9月3日,關山消防隊一名消防員做筆錄時表示,救援時發現副駕駛位置的人有系安全帶。新京報記者2018年9月7日採訪時,徐海表示交警詢問時他在醫院,意識比較模糊,根本記不清了。

  此外,徐海筆錄中表明午飯時並未有人喝酒,包括樑超在內。林豐此前則稱,除徐海外其他人都喝了酒。

  對於現場救援情況,關山消防中隊一位消防員在2014年9月2日接受東新交通隊詢問時做筆錄表示,第一個人從副駕駛位置被擡出時還有生命跡象,第二個人從正駕駛位置被救出,體重較重較胖,“感覺已經死了”。

  2014年9月3日,這位消防員詢問筆錄顯示,副駕駛位置的人有呻吟聲,拆除車門後,將其抱出來。正駕駛位置的人沒有系安全帶,爲搶時間,將其也從副駕駛車門這邊救出。2014年11月26日,魏嚴兒子接受詢問時,亦表示消防員從副駕駛車門擡出一個很胖的男人。現場照片顯示,樑超體型較胖。

  樑超家屬認爲,前述筆錄有很多矛盾之處,第二個人究竟從哪裏救出、副駕駛位置的人到底有沒有系安全帶都不清楚。

  2014年12月份,樑超家屬花了三萬元找關係拿到豹澥派出所現場救援錄像,但是錄像從徐海被救出後中斷了半個小時,樑超在車內的位置和從哪裏被救出部分缺失。派出所民警表示當時執法記錄儀沒電了。

  王雲表示,從視頻可以看出,東新交通隊在執法中也有錄像和拍照,但始終沒有提供給他們。目前只有長江過江隧道處的監控顯示當時駕車的是樑超,臨近事發地及出車禍時,均沒有監控視頻顯示當時誰在駕車。

  2014年9月4日,東新交通隊委託武漢荊楚法醫司法鑑定所,“通過傷情、痕跡綜合鑑定確定,徐海、樑超倆人誰是麪包車駕駛人。”

  2014年10月21日,荊楚法醫司法鑑定所出具法醫鑑定意見書,根據上次屍檢結果及案情資料,得出鑑定意見:樑超所受損傷符合交通事故中車內損傷所致,其系麪包車駕駛員可能性大。

  司法鑑定所並沒有出具對徐海的傷情鑑定,鑑定人在之後接受調查時表示,當時徐海傷愈失去鑑定意義。

  上次屍檢結果顯示,樑超因交通事故致嚴重顱腦損傷致呼吸循環衰竭而死亡,面部、右肩前見多處散在條片狀擦挫傷,王雲猜測這正是因爲樑超坐着副駕駛位置系安全帶受傷。當時鑑定書中記錄,“樑超乘坐小型客車發生交通事故,當場死亡。”車禍照片顯示,車身副駕駛一側受損嚴重,另一名死者汪平就坐在副駕駛位置後面。

  2014年12月29日,湖北軍安司法鑑定中心司法鑑定意見書顯示,麪包車頂蓋內飾板血跡在傾覆狀態下駕駛員身體出血堆積形成,副駕駛坐墊血跡,是正立狀態時,右前輪泄氣致車身前部左高右低,血液從中左向右流淌後滴落於坐墊形成。

  同日,武漢大學醫學院法醫司法鑑定所出具報告書顯示,副駕駛室車門框內側毛髮是徐海的,但副駕駛坐墊上、副駕駛安全帶上、方向盤上、駕駛座玻璃內側血跡取樣檢測結果是樑超的。也就是說,車內血跡基本上是樑超一個人所流,車內照片顯示,正駕駛座椅只有少量血滴,大量血液在副駕駛位置。

  事故認定爲樑超開車

  樑超家屬不能接受駕駛人身份反轉,但這未能改變交通事故認定書的最終結論。

  2014年10月29日,武漢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大隊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樑超爲駕駛人,負主要責任,出租車司機負次要責任,徐海等人不負事故責任。

  2014年11月6日,樑家向武漢市交通管理局複覈申請。交管局複覈認爲,辦案單位認定事發時駕駛人爲樑超的證據不充分,責令東新交通隊重新調查。撤銷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

  東新交通隊在重新調查時,調出豹澥派出所錄的視頻證據。交通隊在情況彙報中表示,錄像記錄麪包車副駕駛位置上被卡傷者系徐海本人,旁邊還有人向派出所民警說還有一人卡在正駕駛位置上。

  但王雲並不認可這一說法,“我們看的視頻好幾個沒有聲音,沒有聽到有人說卡在正駕駛位置。現場那麼多民警,當時都把徐海當做駕駛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交通事故現場勘驗、檢查、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鑑定結論,及時製作交通事故的認定書,作爲處理交通事故的證據。

  王雲和家人懷疑,樑超火化後,關鍵證人翻供是徐海家人暗中操作,他們不再相信之後所做的筆錄和司法鑑定。

  2014年12月30日,東新交通隊第三次召開事故證據公開會議記錄,同上次結論一樣,認定樑超爲駕駛人。

  “我請的律師跟我說不籤人家也會這樣認定,簽了也沒關係。”王雲在會議記錄上籤了字,這基本上被視爲她也認可了駕駛人是樑超的事實。

  2014年12月31日,武漢市交管局召開了事故專家組討論會。2015年1月6日,東新交通隊重新作出事故認定,認定樑超爲駕駛人,負主責。

  2018年9月10日,新京報記者聯繫武漢市交管局,宣傳人員表示,該給的資料都給了當事人,案件已經了結,當事人的訴訟也被法院駁回,目前不接受採訪。

  在魏嚴、林豐翻供後,王雲就請了律師。交通事故認定書下來後,律師建議打僱傭關係官司。“律師的意思是,反正我們是要賠償,無論樑超是不是駕駛人,徐海都應該賠償我們。”王雲說。

  但王雲的公公和姑姑等人不同意,他們認爲,樑超是否是駕駛人的事實不清,不能直接打僱傭關係。一家人商量糾結了一個多月,王雲想,自己和家人都不大懂法,還是聽律師的。

  2015年3月,王雲和公婆、兒女共同起訴徐海,認爲樑超與徐海之間成立個人勞動關係,要求賠償90多萬元。“我老公就是以拖貨爲生的,去給他幹活難道不要錢嗎?”王雲說。

  而徐海表示,樑超生前與他是朋友,當天找他是幫忙,而下午去買貨則是一起去玩,不存在僱傭關係。

  2015年6月25日武漢市洪山區人民法院判決認爲,樑超與徐海之間不存在個人之間的勞務關係,公安機關查證,樑超爲車輛駕駛人,具有主要過錯,徐海則並無過錯。駁回樑超親屬的訴訟請求。

  樑超親屬上訴後,二審亦被駁回。

  二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定,事故當日上午,樑超與徐海形成過幫工的勞務關係,下午去購物無需幫工,認定事故時樑超與徐海之間不存在勞務關係。而一審中,法院採信行政機關的公文書證,認定樑超駕車造成交通事故的事實,符合相關規定。

  2016年4月29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王雲等人的再審請求。

  “現在要賠出去八十多萬”

  2015年3月,徐海起訴樑超家人,同時起訴對方出租車司機及公司和保險公司。

  2017年8月30日,一審判決樑超親屬賠償徐海經濟損失30萬餘元,並返還徐海之前支付的2萬元。

  樑超親屬上訴,二審駁回,維持原判。樑超家的代理律師透露,樑超繼續申訴,2018年8月21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並進行調查。

  2018年9月7日,徐海表示在樑家承認樑超是駕駛人的基礎上,他願意放棄30多萬的賠償金。“我雖然活了下來,但當時還不如死了算了,現在他們家一直揪着不放,我也沒辦法。”徐海說。

  隨後,死者汪平的家屬、出租車司機均起訴樑超親屬。

  汪平妻子劉靜表示,她在律師的建議下起訴樑超、出租車司機、保險公司、麪包車主,但法院只判了前三者賠付,麪包車主無責,目前只有保險公司賠付了9萬多元。樑超親屬應賠償的37萬餘元和出租車司機應賠償的10萬餘元,都未給付。

  “我老公是被徐海叫出去幫忙的,我肯定是找他賠錢,樑超人都死了,怎麼找。”劉靜說。

  在出租車司機起訴樑超親屬、徐海、保險公司等的官司中,樑超親屬被判賠13萬餘元。

  “我家坐車的變成開車的,現在要賠出去八十多萬。”王雲難以接受。

  2016年7月,王雲另請律師,起訴保險公司、出租車司機、徐海等人,一審法院判決保險公司賠償15萬餘元,出租車司機賠償15萬餘元(扣除之前給付的6萬元安葬費,剩9萬餘元)。2018年3月16日,王雲二審上訴被駁回,維持原判。2018年6月8日,王雲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請求。

  王雲的代理律師,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葛環珍律師表示,當她介入案件時,樑家對於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訴訟時效即將過期。僱傭關係官司中,樑家申請再審時,法院沒有開聽證會就駁回了,因此沒有機會要求法院查明事實。

  “就因爲僱傭關係的案子這麼判了,以後的判決中都認定樑超是駕駛人。”葛環珍介紹,民事判決書中認定的事實部分可以在其他案件中作爲證據使用,因此之後的判決很難推翻樑超是駕駛人的事實。

  (文中涉及人名均爲化名)

  採寫/新京報記者 趙朋樂 實習生 呂燁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