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媽媽騎士”的258天:騎行萬里 相當於繞海南島21.5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1日 22:55   中國新聞網

  “媽媽騎士”的258天:騎行13172公里,相當於繞海南島21.5圈

一身黃衣,一輛電動車。

寒冷的冬夜,

安興還在送餐的路上。

過去的258天裏,

安興累計騎行距離達13172公里,

等同於繞海南島21.5圈。

  

  深夜,安興還在送餐的路上。呂明 攝

這是她服務了7305名客戶,

進行了8616次配送的後的“戰績”。

  

  深夜,安興還在送餐的路上。呂明 攝

安興是來自福建福州的“媽媽騎士”,

全國數千萬外賣騎手中的一員。

幾乎每個月,

安興都能拿到站裏第三的業績。

“也沒有什麼送餐祕密,就是勤快。”

安興笑說。

  

  展示上個月的業績,排站裏第三。呂明 攝

她深信,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

每一步都會計數”。

  

  在寫字樓底下給客戶打電話。呂明 攝

  “黃袍加身”變“騎士”

  成爲一位外賣騎手,並非是安興所能想到的生活轉折。

  安興今年快40歲了,她有兩個女兒,一個8歲,一個13歲。過去,她在一家商場鞋櫃做了15年的售貨員,前兩年,商場撤櫃,門店搬到離家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之外,安興決定辭職,在家的附近另外找工作。

  她換的第一份工作是燈具城的倉管員。她很愛學習,只用了一個星期,就把倉庫摸得清清楚楚的。可惜燈具店生意不好做,行將倒閉。

  2018年5月7日,安興又換一份工作,“黃袍加身”,成爲大家口中的“外賣小哥”。同一個部門的近百位外賣配送員中,只有安興是女的。

  2019年1月17日,美團研究院發佈《城市新青年:2018外賣騎手就業報告》稱,共有270多萬騎手在美團外賣獲得收入,六成騎手已婚已育,77%騎手來自農村,67萬來自貧困縣。

  “媽媽騎手”在外賣配送員中並不多見。以美團爲例,每一百名騎手只有8位女性。

  

  每天早到站點集合,統一爲送餐箱清洗、消毒。呂明 攝

  入了這行,安興覺得,時間一分鐘一分鐘的都變得特別有價值,特別是在極端天氣時和一些特別的時段,把餐送到客人手上時對方感激的眼神讓她很有滿足感。

  2018年7月8日,或許是安興最疲憊的一天。當天00時28分,她還在爲陳姓顧客送餐。

  

  深夜,安興還在送餐的路上。呂明 攝

  好評不斷的“媽媽騎士”

  在安興的同事眼中,這位“媽媽騎士”敦厚溫和,“是個大好人”。安興安慰人的方式很率直,也爲這個充滿陽剛味的快遞小哥羣體增加了不少溫柔的女性色彩。

  

  早上在站點跟同事聊天。呂明 攝

  某家超規格的一款奶茶無法密封封蓋,是快遞小哥們最棘手的任務,有一次,同事配送的奶茶果然傾倒,不僅賠了錢,還捱了客戶好一頓責怪。安興悄悄買來一杯奶茶送他喝,“這位心情沮喪的同事一下子怨氣就消了”。

  

  與同事交流。呂明 攝

  安興笑着說,不知不覺中,和其他的外賣配送員一樣,她眼中的店鋪慢慢地也變成了一個個具體的指標:“菜做得快不快”“湯容不容易灑”“奶茶有沒有封蓋”?

  

  安興在配送外賣。呂明 攝

  在過去的7個月中,她已經獲得了614個好評,“尤其是貨品完好讓人印象深刻”。她微笑地說,很多客人看到是“媽媽騎士”上門,都特別寬容友好,一句相互的問候和叮囑,都讓彼此心裏暖暖的。

  

  安興將外賣交給客戶。呂明 攝

  女兒陪着媽媽一塊送餐

  安興的兩個女兒不那麼樂意媽媽送外賣。她們告訴記者,很擔心媽媽騎車在路上不安全,特別是下雨天媽媽的衣服全淋溼了,“看着非常非常難過”。

  

  安興送女兒上學。呂明 攝

  大女兒文靜寡言,從來沒有對媽媽的職業表示態度。安興從女兒的隻言片語中覺得,孩子希望她能更多地在家裏陪伴。

  安興很無奈地說,之前還會跟着閨蜜帶着孩子來個“說走就走”的親子旅行,現在確實留給家庭和孩子的時間少了。

  

  拍攝當日,外賣剛好送到女兒託管的附近,安興順便上來看一下明天要期末考的女兒,複習得怎麼樣。呂明 攝

  8歲的小女兒貝貝活潑愛笑,她爲媽媽感到憂心,也爲她感到驕傲。每當託管放學,安興手上卻還有幾單外賣要送的時候,貝貝就陪着媽媽一塊兒送餐。

  

  期末考,安興在校門口爲女兒加油。呂明 攝

  每次到了客戶樓下,安興捨不得孩子爬樓梯,讓貝貝在樓下等待。機靈的小姑娘常常找到一個隱蔽的“門後”或“樹後”躲起來,“不讓壞人看到我孤零零一個人”。

  

  安興在等電梯。呂明 攝

  貝貝驕傲地說,這是姐姐幫她想出來的好辦法,“姐姐一直交代我,千萬不要跟壞人走了,要等媽媽。”

  不擔心送外賣遇到熟人

  再過兩天,就是同學聚會了,二十多年沒見,同學羣裏一陣陣沸騰,安興卻有些犯愁。年底正是衝量的時候,她正恨不能一分鐘掰成兩分鐘來用,參加同學會確實有點分身乏術的感覺。

  

  安興從商家接單。呂明 攝

  酷暑過後,快餐配送行業漸漸進入淡季。安興感覺到,近來,訂單量已經減少了不少,儘管她12月份的收入達到8000多元,顯示出她的工作量極大,但相較於7月8月間,已經減量不少。

  安興欣慰的是,孩子正好放寒假,親戚專程到家裏來幫着照顧孩子,讓她免去後顧之憂,去放手一搏。安興決定去參加同學聚會,工作再忙,她也希望留出自己的時間和空間。

  

  等餐休息。呂明 攝

  擔不擔心送外賣遇到熟人不好意思?安興搖搖頭笑說,職業不分貴賤,每一個憑勞動吃飯的人都值得被尊重,善待他人是成就自己的最踏實的一條路。

  

  安興在配送外賣。呂明 攝

每個職業都是社會不可或缺的,

沒有高低之分,

認真與敬業才值得尊重。

我們在這個社會上,

到底應該給予什麼樣的人尊重,

不是因爲他在做什麼,

而是他做成了什麼!

讓我們爲每一位兢兢業業的勞動者

點贊!

  記者:林春茵、呂明、彭莉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