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揭祕職業整理師日常:曾幫客戶丟掉約500斤東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4日 23:5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25日電 (記者 上官雲)“整理是一個認識自我的過程,並不是簡單的收拾屋子、扔東西。”近日,《脫胎換骨的人生整理術》作者袁春楠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衆號:cns2012)記者採訪時,如此定義“整理”。同時,她也分享了作爲一名職業整理師的所見、所感。

  “整理”不是簡單的收納與丟棄

  如袁春楠所說,在很多人看來,“整理”的定義再簡單不過:收拾屋子、給物品歸類……但事實也許並非如此。

 

 

袁春楠給自己的手機也貼上了標籤。上官雲 攝

  袁春楠用自身經歷舉了個例子。由於從小沒有整理物品的概念,到30歲時,累積下來的物品存在箱子裏,已經快堆到了天花板。幾乎同時,她遇到了第一個人生低谷:失戀、被裁員。

  爲了轉移注意力,她把精力放在了整理物品上,篩選、淘汰、分類……當房間有了充足“留白”後,頭腦也似乎跟着變清晰了,開始考慮30歲之後的人生規劃。

  “我給日常用品貼上標籤,便於準確找到它的歸屬。然後把心得記錄下來,發在網上。”袁春楠說,接下來就是從有形整理到無形整理的過渡,“當‘整理’的思維方式建立起來後,就可以用在更廣的領域。比如確立一項清單,在規定時期實現它”。

  她說,整理是一種“軟項技能”,“通過整理物品,慢慢上升到管理的階段,讓自己變成一個能夠實現自我管理的人,去規劃家庭、生活以及職業生涯”。

  職業整理師的日常是怎樣的?

  2018年5月,袁春楠正式開設工作室,成爲職業整理師,每天從早晨九點工作到下午四點半。她因此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羣。她在工作中發現,很多請她做上門整理的家庭,某段重要關係都有出現危機,“服務的客戶有不少資產過億,但多少都在情緒上存在一些問題”。

  “有一位客戶,住的是兩居室。在7年的時間內,一個房間已經堆滿了雜物,甚至連房門外樓道里都是她的東西。”一個案例給袁春楠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她和丈夫的關係有裂痕。第一次見面就拉住我聊了2個小時,特別能讓人感受到傾訴的慾望”。

  通常情況下,她爲一戶人家上門整理,一天時間淘汰出的東西就有五大袋那麼多,按一袋50斤算,總計大約250斤,“更誇張的還有。前幾天到一位客戶家裏,雖已經淘汰過一部分物品,但仍然在我們整理的兩天時間內,丟掉了約500斤的東西”。

  “我們這個職業的深層含義,其實就是幫助大家找到自己的內在需求,真正需要什麼?有必要留下來的是什麼?”袁春楠說,通過這些,達到釋放負能量的目的。

 

 

《脫胎換骨的人生整理術》書封。出版方供圖

  她說,在中國職業整理師聽上去還很新鮮,但在國外已經發展得比較成熟,“整理師這個職業實際是通過整理物品傳遞一種理念:避免重複購買,避免浪費資源。同時也告訴人們,不要用‘買’來填補慾望,而是要把精力放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整理生活意義在哪裏

  個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實現物品整理和自我管理?袁春楠建議,碎片化的時間,一樣可以被利用起來。比如用晚上5到15分鐘的時間,可以整理好第二天要帶的東西、要穿的衣服……袁春楠說,從一點一滴培養,累積起來便會形成習慣。

  她把整理大概分爲5+1個步驟,即清空、分類、簡化、收納、定位,最後是留白。履行完成後,自己和家庭成員會知道家裏什麼東西在哪,大家的無效的溝通可以減少80%以上,“‘定位’也是希望大家能保持一種留白,剩下的東西都是自己喜歡的有用的”。

  “一些見證孩子成長的東西,可以保留一件最想替孩子保留的實物,留在衣櫥某一個小收納盒裏面,留給他當做人生回憶就可以。”袁春楠說,人生其實分爲不同版塊,“整理”的本質是我們對當下自己的狀態不滿。

  她頗爲看好整理師這個職業,“‘整理’能夠幫大家捨棄不必要的東西,爲生活做減法,也不必將精力消耗在無謂的物品管理上,從而有更多時間尋求理想的人生和職業狀態。在當下快節奏的社會中,這正是很多人需要的”。(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