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賭博、邪教、黃段子 “亞文化”侵蝕農村“三留人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6:19   中國新聞網

  “自從爸媽去深圳後,每次回家我都很感慨,好像一切都失去了秩序。家裏堆滿了工具、髒衣服、亂七八糟的書籍;冰箱裏飯菜都已發黴,死在碗櫃下面的老鼠還等人將它埋葬……”這是貴州一名留守兒童寫的日記。

  農村留守老人、留守兒童、留守婦女在一些地方被稱爲“三留人員”,是我國的一個特殊羣體。

  隨着國家脫貧攻堅力度的加大,對他們的物質幫扶措施逐步落實落細,與此同時,這一羣體由於精神空虛導致的各類問題也不容忽視。當理想與現實碰撞,如何讓他們避免撞上心理“暗礁”,讓農村葆有昂揚的精氣神,值得各方探討。

  “出門一把鎖、進門一盞燈”,這是以前用來形容農村空巢老人的。如今,在不少村民家裏,沒有電視機可以,沒有無線網絡不行。

  “三留人員”通常有大把時間可以消磨,當一些正能量文化不能佔領時,“亞文化”就會悄然生起。

  “亞文化”侵蝕農村“三留人員”

  記者採訪一個貧困戶時,屋裏有一老一小。老人72歲,坐在炕頭上,正閉目聽戲,手機裏播放着地方戲,但仔細一聽,卻是一些帶“黃色”的戲曲段子。小孩5歲,捧着手機在玩。環顧家裏,沒有大件家用電器,屋內櫃子上的無線路由器指示燈不停閃爍,十分顯眼。老人說,網絡是特意讓兒子給裝的,一年幾百元的上網費用,能承受得起,也願意掏。

  一位在東北參與扶貧工作多年的基層幹部說,許多留守婦女由於精神空虛,很容易被不正規的宗教團體甚至邪教團夥拉攏、洗腦。

  在四川廣安華鎣市,彭某某等人多次到農村傳“福音”講“見證”,告訴村民只要信“三贖基督”,生病不用吃藥自然就好,拉攏加入“三贖基督”邪教組織,傳教人數40餘人,多爲留守婦女、老人。

  在四川洪雅縣,一名假“道士”李某以封建迷信爲幌子,稱被害人“命中犯兇”“剋夫”,作法可以消災解難,欺騙多名留守婦女與其發生性關係。

  一位基層幹部表示,農村文化生活貧瘠,留守人員精神空虛是普遍現象,這讓其更容易被邪教蠱惑。

  某地審理的一個案件,被告人專門針對留守老人、婦女開設賭場,每次押注有的1元、2元,有的更高一些,一般有5到7人蔘賭,最多時有20多人,被告收取一定費用。

  “孤獨寂寞冷”有誰知

  “三留人員”沒有“羨慕嫉妒恨”,唯有“孤獨寂寞冷”。留守老人渴望兒孫膝前繞,留守婦女盼望丈夫把家還,留守兒童期待父愛母疼,但現實是,他們所熱盼的親人都在爲生活奔忙,很難相聚相守。

  不管是發達省份,還是經濟欠發達地區,“三留”現象都很普遍。以浙江爲例,截至2017年底,全省農村共有60歲以上老人500多萬,多數是留守老人;留守兒童8.3萬人;還有大量留守婦女。

  記者在多地採訪發現,對於留守兒童來說,人身安全問題值得關注,節假日、放學後的安全問題尤爲突出。由於父母長期不在身邊,缺少父愛、母愛,平時與家人溝通少,強烈的失落感、自卑感易造成性格孤僻,影響身心健康。

  對於留守老人來說,主要問題有三個。

  一是一日三餐等日常照料問題。

  留守老人的年齡和身體狀況,決定了這是最困擾他們的問題。

  二是精神空虛問題。

  留守老人普遍心理空虛、精神焦慮孤獨,渴望情感慰藉、交流和天倫之樂。

  三是平時的看病問題。

  大多數留守老人既要勞動,又要看護留守孫輩,許多人體力不支、身體較差,而到醫院看病往往路途較遠,導致有小毛病扛着不治療。

  對於留守婦女來說,一是精神空虛。

  留守婦女精神文化生活單調,空閒時間主要是看電視、打麻將。心理壓力較大,精神負擔較重,既擔心孩子教育問題,又擔心丈夫冷暖,夫妻感情出現危機。

  二是缺乏自信。

  留守婦女文化底子普遍較薄,很少參加實用技術培訓,發展能力較弱,導致自信自強意識較低,自主創業和發展生產的能力較弱。

  三是身體不佳。

  留守婦女作爲家庭主要勞動力,既要承擔繁重的生產勞動,又要料理瑣碎的家務,還要照顧年邁體弱的老人和未成年的孩子,不少人身體狀況不好。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心理健康問題細微不易察覺,是大堤上的蟻穴。現代社會暴發的新病症中,許多涉及心理問題,更不用說憂鬱症、妄想症、偏執狂、強迫症等典型的心理疾病了。許多成年人的心理問題都可以追溯到兒童和青少年時期。”

  浙江省心理衛生協會理事長趙國秋說。

  趙國秋曾接診過一名病人,60多歲,家住浙江省溫州市農村,與丈夫離異,子女常年在外打工,老太太要照顧一個10歲的孫女,還要兼顧農活和家務活。勞累加上孤獨寂寞,她總是覺得活着沒意思,想自殺。

  “兒子帶她來醫院治療的時候,她完全接受認知調整,願意配合吃藥。可是回到原來的生活環境,精神依然無法解脫,最後還是上吊自殺了。”

  統計數據顯示,留守老人因心理疾病和身心併發疾病,自殺率常年居高不下,深深的“無用感”是其精神狀態的真實寫照。

  “覺得自己被淘汰、被邊緣化甚至被遺棄,原有的對自身‘角色’的感覺受到重創。對這種狀況,相關政府部門、組織機構的關注度還很低。”趙國秋說。

  留守婦女的精神空虛、焦慮、自卑等狀態也不容小覷。在浙江黃岩茅畲鄉的一次採訪中,一名40歲左右的留守婦女告訴記者,家裏的男性青壯勞力都到外地去打零工了,她一個人要照顧兩個老人和兩個孩子,從早忙到晚,感覺就是個幹活機器,沒有人幫忙,沒有人關心,心裏難受的時候也沒有人可以說說話。

  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問題更加突出。浙江省台州市某小學對留守兒童的長期調查顯示,相較於普通兒童,留守兒童更易表現出情緒消極、任性、冷漠、內向和孤獨,其中82%的留守兒童在問卷中表示自己很孤獨;45%的留守兒童表示自己有煩惱不知道向誰傾訴。

  專家認爲,如果無法正常獲得父母呵護,孩子很可能會出現情緒障礙,並繼而導致行爲障礙。負面情緒長期累積、惡性循環,向內可能誘發精神疾病,向外則可能導致衝動性犯罪。

  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發佈的報告顯示,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全國法院審結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來自留守家庭的孩子佔很大比重。

  警惕留守之地成精神貧瘠之地

  在扶貧重點地區的留守人員中,精神貧困現象往往更加突出。通常表現爲聽天由命、消極無爲,安於現狀、好逸惡勞……

  記者在貴州、四川等地一些中學採訪調研時,發現出了問題找不到家長的情況十分普遍。

  “有的班開家長會,老師比來的家長還多。”

  一位到西部支教的老師說,上課、就寢時間,都有學生在手機上看電影,甚至上黃色網站;有的家長雙休日給孩子送吃的,順便會帶來自制的土煙;有的學生拿着打到卡里的資助款去買好手機、請客吃飯、進網吧打遊戲……

  幾乎所有的受訪專家均建議,要想盡一切辦法讓留守孩子待在父母身邊。

  “從小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很難發展出對他人的信任感。不信任人的人,會缺乏安全感,難有幸福可言,不會愛他人、愛世界,乃至愛自己。”

  退休後潛心支教西部的“名校長”、教育部中學校長培訓中心兼職教授陳立羣說。

  與此同時,傳統道德失守和價值觀扭曲的現象值得關注。四川省大涼山地區一度出現過較爲嚴重的吸販毒問題,因吸毒感染艾滋病也相伴而生。彝族學者巴切日火認爲,出現這樣的現象,很大程度上緣於傳統道德失守。

  “金錢至上的觀念影響了很多年輕人。有個地方抓了一個女毒販,審訊中她表現出對警察的不屑,甚至很猖狂地問他們一個月掙多少錢。”

  “過去40年,我國物質文明高度發展,而與這個‘物’相匹配的‘德’遠遠不夠。”

  陳立羣說,迴歸鄉土傳統教育、重建鄉土文化是改變農村精神貧瘠現象的關鍵,由此才能提升自我實現之志、家鄉發展之志、民族復興之志。

  半月談記者:白明山 俞菀 周楠 吳光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