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帶着世界冠軍邁向新年,IG戰隊面前依然山高路遠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2日 14:58   中國新聞網

  天上掉石頭,也要往前走

  豬年春節期間,“電競少年”高振寧回黑龍江老家,被訥河市委書記請去座談。高振寧的隊友喻文波回到湖北老家,成了黃岡市“著名移動景點”,一天內被數次“求合影”。王柳羿走上共青團河南省委的演講臺,曾經羞於向親戚介紹自己職業的男孩,現在要在衆目睽睽下爲他的職業代言。

  2018年,我這輩子都會記住,這些少年所在的iG戰隊獲得了競技網遊“英雄聯盟”s8(第8賽季)的冠軍。

  中國大陸賽區(LPL)已爲此拼搏7年。這支賽區最年輕的隊伍將衆多玩家的夢想變成現實。拿足球世界類比,這相當於捧得大力神杯。

  我熱愛這羣少年,他們的青春在這個時刻閃耀。中國電子競技發展20多年,“電競不等於沉迷遊戲”的聲音,第一次顯得極有底氣。

  iG電子競技俱樂部英雄聯盟分部由The Shy(姜承錄)、Duke(李浩成)、Ning(高振寧)、Rookie(宋義進)、Jackeylove(喻文波)、Baolan(王柳羿)、West(陳龍)組成,這支隊伍的老闆是“頂級流量”王思聰。

  請原諒我執着於寫下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在電子競技的舞臺上,ID是他們最重要的財產。在場外,他們的姓名也被大規模地提及,還是以相當積極和正面的形式。

  時代不一樣了,成敗依然在定義英雄。

  “翻過這座山,他們就會聽到你的故事,不管故事的結局!”在iG挺進s8決賽時,賽事解說的這句話感動了很多玩家。但“成爲英雄”依然還是故事的前半段。

  英雄聯盟開啓國服公測的8年時間裏,姜承錄這樣的天才少年是主人公,卻遠不是故事的全部。如果你聽過那句“整個LPL都在等Jackeylove長大”,那你一定知道,喻文波和王柳羿被當作這支王者之師的軟肋,被輿論暴風雨洗刷。19歲的王柳羿在微博裏發過一張漫畫,上面寫着:“人是永遠不可能對他人真正感同身受的。”

  更多人停在半山腰,甚至停在山腳下不遠處,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味道。想成爲頂級電競選手比高考還難——王柳羿這話也是玩家的共識。

  如今,走上山頂的iG或許發現,原來山的那邊,依然是山。

  世界對他們依舊嚴酷,甚至更嚴酷。從前粉絲不多,比賽輸了會挨噴,如今粉絲增加,比賽贏了都會捱罵。看不懂遊戲但是會看臉的粉絲也來了,有人追着車,在車窗外唱歌給他們聽,一如當年,“快樂男聲”被淘汰選手離開居住的城堡時粉絲會做的事。

  對這個行業來說,心理輔導是新近纔有、尚未普及的配置。去年,某戰隊集體患病的桃色傳聞上了熱搜。某戰隊領隊的不當行爲致使選手嚴重受傷的傳言也一直沒有結論。

  它被列作體育項目,卻與傳統項目不同。它離自己的受衆如此近,讓很多職業化訓練、運作備受干擾,又不能棄之不顧。

  這碗青春飯吃完了怎麼辦?過去,有人就算拿到了重量級電競冠軍,在20歲出頭離開賽場,連一份普通的工作都很難找到:沒文憑,沒經驗,奪冠就像做了個夢。

  當下的情況好多了。沒成績的選手大多從賽場上的炮灰變成了賽場下的塵土,優勝劣汰在每個行業都存在,實屬正常。至少拿到頂級成績的,能在今天這個時代轉型當教練、主播或者成爲行業內其他相關事業的運營者,一些人年薪千萬元,活得風生水起。

  雖然投資電競戰隊依舊不是一樁太賺錢的生意,但是贊助不缺,舞臺不缺,獎金豐厚。主流輿論的認可度越來越高,但是多數家長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家裏那個做着電競夢的孩子。

  受遊戲水平所限,我實在不是一個對電競有極爲深刻理解的人。作爲最接近圈外大衆的一類電競愛好者,我認爲關鍵在於這個行業需要一個標準。過去,王思聰等一批老電競人爲它的“正規化”作出巨大努力,現在,這個標準還不夠。過去的成長,只是讓這個行業從十月懷胎長成了一個青年,蓬勃、依然稚嫩。

  英雄聯盟是電競體系中最成熟的一個。絕地求生、爐石傳說、守望先鋒、堡壘之夜等衆多遊戲項目都在職業化的征程上探索着。迄今爲止,我們還無法在電視上看到亞運會奪冠的中國英雄聯盟隊伍的表現,某大熱項目的選手和俱樂部合同依舊糾纏不清,還時不時傳出負面的生活八卦。

  電競行業的產業鏈在日益複雜化和專業化。有更多的玩法可以開發,有更多的故事可以講述。更重要的是,電競的職業精神、良好的遊戲文化氛圍,無法直接引進、生根。你總要告訴那些憂心忡忡的老派人和家長,讓那些孩子叫喚着、奮鬥着、掙扎着的電競領域裏,哪些人配被稱作偶像。

  在商業運作裏,這叫造星,但我更想把它看成一種教育。我始終認爲,資本固然重要,可是無論如何,人的成長、幸福纔是核心。

  這些17歲就可以登上職業聯盟最高水平賽事的孩子或許不缺少“社會”經驗,但是多數人終究難以越過年齡、文化水平和社交圈的侷限,很難表現得像一個足以匹配他們名氣、財富的成功人士。生活給所有人挖坑,天才也不能倖免。

  不用提“遠古時期”吃泡麪睡大街的電競前輩,我確信,眼前的王柳羿一定想過自己是誰、電競是什麼。王柳羿曾經在直播時說自己很想過幾年去讀書,22歲退役似乎太早了,可是對於讀書卻是好時機。高振寧在採訪中說退役之後他想好好學英語,他想做教練。

  他們想變成更好的自己。也許是時候,這個行業可以去想想,這些少年天才除了被電競開掘、耗盡,還能成爲什麼樣子。至少,讓他們少受無謂的傷,少走荒唐的路。這是從業者的功課,也是拋向社會的命題。

  這個圈子的“輿論”也正在摸索一種適合的標準。儘管如今形勢並不樂觀,不過談放棄太早了,傳統體育項目的觀衆用了幾十年還沒學會正確對待“金牌”呢。

  2018年,還有在衆多歐美強隊裏殺出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絕地求生”冠軍的OMG、一年只失去了世界總決賽冠軍的RNG……還有更多默默無聞、只等待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的選手,以及期待更多人才的電競行業。

  比起無謂的擔心,2019年以後,普羅大衆如果能誠懇地面對電競就已然不易了。日漸壯大的職業選手羣體背後,還有龐大的玩家和粉絲。這些年輕人需要的早就不是說教,而是就事論事的溝通。

  對於所有處於電子競技核心的選手來說,曾經的、現在的、未來的諸多困難,那是飛來的石頭,也是腳下的路。誰都不是第一個被石頭砸中的人,但是路,卻只有自己來走。

  少年們,希望翻過這座山之後,你的前路有更多森林庇護,少些滾石塌方。

  胡寧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