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貧困縣斥6200萬巨資修建城門,只是爲了優化招商環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2日 09:33   中國新聞網

  花6200萬元修兩座秦漢仿古城門、大型雕塑及廣場 被住建部批爲脫離實際搞“政績工程”“形象工程”

  貧困縣榆中斥巨資修建城門背後

  榆中縣城南城門航拍圖,數百米開外矗立着類似的北城門

蒙恬將軍的雕像也是此次斥資修建的內容之一

  春節假期後離開榆中回上海的時候,李磊(化名)指定司機走那條有南北城門的路,儘管當天下着大雪,但到了城門和蒙恬雕像處後,李磊依然下車拍了幾張照片,“沒想到,榆中會以這種方式在全國人民面前火一把。”李磊苦笑。他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前不久,這兩座城門被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以下簡稱“住建部”)通報批評,不僅縣委書記王曉寧被停職檢查,就連縣城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未開建工程,也全部停建。

  住建部指出,榆中縣屬於國家貧困縣,沒有將有限的財力優先用於民生改善,而是舉債在城市出入口“造景”“造門”,盲目立項、搞“形象工程”。

  記者探訪

  普通小城 前年土地成交居蘭州首位

  同一天,錢倩(化名)和丈夫去榆中轉親戚,經過了榆中的南北城門。雪地裏,她仰頭看了一會兒,沒有拍照,“以前經過的時候,也沒覺得有什麼。”錢倩笑,新聞上報了,才注意到了這兩座城門,“確實很高大上。”

  2009年,錢倩第一次來到榆中的時候,“特別失望,到處破破爛爛的”。彼時,路過錢倩學校的公交車只有一趟,更多的是黑車,“人很多,車還來得不定時”。那時候,想要回家,要倒好幾趟車,不堵車的情況下,一個多小時才能到蘭州火車站。

  “學校門口的飯店也特別少,想吃好的,只能去蘭州市。”大學四年,錢倩和同宿舍的姐妹們一次也沒有逛過榆中縣城,“有時間都去蘭州逛,誰去縣城啊。”

  畢業後,錢倩在蘭州找到了滿意的工作,又和榆中本地的同學結了婚,如今她和丈夫兩人名下有兩套房,一套在蘭州,一套在榆中,“榆中的房買得早,當時房價還不到每平方米3000元”。那一年是2013年,也就是那一年,錢倩突然覺得榆中的高樓多了。

  錢倩覺得自己挺幸運的,這幾年,榆中的房價也始終在上漲,錢倩家周邊的房價已經漲到了每平方米7000餘元。

  根據安居客統計數據,2019年2月,榆中縣新房的平均價格爲7200元/平方米,與上一月基本持平。而克而瑞統計數據則顯示,2018年第47周(11月19日—11月25日),榆中單週成交508套房,位於蘭州各區縣首位,佔總成交量的34.98%,成交均價9130元/平方米。

  榆中一名房產經紀人告訴北青報記者,最近幾年,榆中的新盤比較多,位置好的樓盤甚至超過10000元/平方米的價格,“買房的年輕人居多”。

  房價上漲的背後,有土地成交和在建項目增多的因素。據公開報道,2004年,榆中縣新建商品房490套,2005年這一數字爲295套,到了2006年,六家開發商共開發商品房500套。但如今,僅蘭州大名城一個在售項目的房源就超過了上萬套。

  值得注意的是,有關資料顯示,從2017年土地成交數據來看,成交面積榆中居蘭州各區縣首位,共成交353.2952公頃;成交價近132億元奪得榜首;約佔2017年土地成交總金額的84%。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指出,近年來,榆中房價的上漲和其基礎設施的完善有直接的關係,也和蘭州房價上漲的帶動有關,“從全國範圍來看,榆中房價的漲幅並不算大,這和榆中本身的定位有關係”。

  顯赫城門 平均造價3425元/平方米

  2月9日,農曆大年初五。北青報記者在榆中北入口看到,兩座仿秦漢時期的城門相距不到500米,站在南城門下,遠遠就能望見北城門。兩座城門中間有一條帶着秦漢風格路燈的雙向4車道馬路,兩邊是並不算高的小山包。南城門上刻有“榆中”兩個字。

  要想進入榆中縣城,首先經過的是南城門。城門的位置就在棲雲北路與312國道交匯處。城門下面有景觀廣場,廣場的最前方是蒙恬騎馬的雕像。在住建部的通報中,這兩座高達28米、寬達145米的秦漢仿古城門、一座大型雕塑以及兩個遠離居住區的景觀廣場,共投入資金6200萬元,平均造價達3425元/平方米。

  當地人老白告訴北青報記者,兩座城門沒有修建之前,兩邊就是光禿禿的山包,南城門下面的景觀廣場是一個三角隔離帶,“修了一年多”。

  “城門剛建好那會兒,總有人去拍照。”老白說,大家覺得新城門是真“威武”。

  公開資料顯示,兩座秦漢仿古城門分爲南北兩座,分別於2017年6月和5月完成主體建設。據當地媒體報道,北城門由城門和城牆組成,城門由城門、城門樓和四個闕組成。建築佔地面積1200平方米(1.80畝),總建築面積2050平方米,其中古建建築面積850平方米。南城門由城門和城牆組成,城門由城門、城門樓和四個闕組成。建築佔地面積2250平方米(合3.37畝),總建築面積3300平方米,其中古建建築面積1050平方米。

  傳承榆中文化 曾是地標建築

  但在北青報記者的採訪中,榆中政府部門的有關人士對於“城門”一事卻並不願意提及,這與此前對外宣傳的態度大相徑庭。

  按照此前榆中對外宣傳的口徑,榆中縣城北門是榆中新的文化地標性建築,繼承了榆中歷史文化的精髓和靈魂,必將更好地秉承榆中文化、展現榆中風貌、體現榆中品格、凝結榆中精神,必將使榆中煥發出一種獨特的魅力,在推進全域旅遊示範縣創建和建設國家旅遊城市的大背景下,對於創建歷史文化名城,豐富城市文化內涵,實現文化資源優勢向產業發展優勢轉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這也是2016年榆中獲批國家全域旅遊示範縣後,大力倡導的“秦風漢韻、山水田園、崇文尚德、開放包容、創新實幹”的榆中精神,“打造秦漢風格的文化名城同恬淡舒適的休閒慢城相結合,按照秦漢風格對縣城進行改造,新建建築全部按秦漢風格設計,爲城市融入歷史文脈,彰顯城市的個性和品位”。

  2017年9月,《蘭州日報》一篇文章中提及,“人民對修建縣城北大門呼聲高、夙願久,榆中縣結合北出口整治籌資4200萬元按秦漢風格修建兩座城門,配套的蒙恬飛騎斥匈奴雕塑落成,建成了從縣門到城區的寬40米投資12487.85萬元的迎賓大道……”

  招標公司系縣財政局全資子公司

  北青報記者查閱相關資料後發現,修建城門等工程屬於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中的幾項。一名不願具名的人士稱,南北城門修建的時候曾公開招標,“招標的公司是榆中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榆中建投),那會兒剛成立沒多久。”該人士稱,當時就是考慮要優化投資環境,“有個好看的大門可能會讓人從心裏面感覺舒服一些。”

  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榆中建投是榆中縣財政局全資子公司,成立於2016年4月,註冊資本1億元,法人代表牛奇才。2017年,牛奇才曾被榆中縣授予“2017年度全縣改革發展貢獻突出先進個人”榮譽稱號。榆中建投成立後的兩年多時間裏,榆中建投共對外投資14家公司。

  而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2017年3月22日,榆中建投將申報的2016年度的納稅總額164.23萬元,修改爲0.70354萬元。

  北青報記者在一家招標網站找到的兩份招標公告顯示,2016年7月,南北城門開始招標,招標方爲榆中建投。其中,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EPC總承包項目有三家候選公司。

  這份名爲《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EPC總承包項目招標公告》中明確指出,項目的建設資金是通過財政投資、土地出讓金收益及建設單位自籌等多渠道解決,出資比例爲政府投資10%,自籌90%。

  而另外一份《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二期工程設計招標公告》中,招標方同樣爲榆中建投,工程的主要內容包括南北城門北廣場綠化面積、鋪裝面積、庭院燈、草坪燈、主題雕塑等。關於資金來源,公告中寫明是申請銀行貸款及建設單位自籌等多渠道。該項目估算總投資1638.12萬元,但要求的工期只有20天。

  住建部對該“形象工程”研究部署整改

  1月18日,住建部在官網發佈消息稱,爲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指導各地在城市建設中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和發展觀,住建部於2018年9月至11月組織對全國城市出入口景觀建設項目進行調查。經調查發現,甘肅省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陝西省韓城市西禹高速韓城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存在脫離實際搞“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問題。

  住建部表示,該部決定對甘肅省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陝西省韓城市西禹高速韓城出入口景觀提升工程存在脫離羣衆、脫離實際搞“政績工程”“形象工作”問題予以通報。請甘肅、陝西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分別將榆中縣、韓城市對有關問題的整改情況於2019年4月15日前報住建部。

  通報發出後,榆中縣委縣政府立即召開專題會議,學習通報精神,分析存在問題,深刻反思,研究部署整改落實措施。

  榆中縣表示,誠懇接受住建部通報指出的問題,堅決貫徹住建部、省委省政府及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提高政治站位,清醒認識問題的嚴重性和嚴肅性,積極配合省市紀委監委相關調查的同時,以最積極的態度、最穩妥有效的方式做好整改工作。

  一是停建未建項目,對縣城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未開建工程,全部停建。二是嚴格落實住建部及省市整改要求,針對已建成的縣城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完善功能,儘快啓動運營管理工作,最大限度發揮綜合效益。三是深刻汲取經驗教訓,舉一反三,牢固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和發展觀,把“補短板、惠民生”作爲全縣各項工作的重點,着力解決人民羣衆關心的民生實事,全力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

  1月25日,中國甘肅網發佈消息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對甘肅省榆中縣北入口環境整治項目問題通報後,甘肅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立即責成蘭州市進行調查處理。根據初步調查情況,甘肅省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榆中縣委書記王曉寧停職檢查,蘭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金泉暫時主持榆中縣委工作,並要求蘭州市進一步調查處理,對存在的問題認真整改。

  打造秦漢風格能否優化招商環境?

  榆中被通報的消息,李磊是從網上看到的,他直言,當時看到家人發過來的城門照片時,他還有些疑惑——榆中並不富裕,修建這樣豪華的“大門”有必要嗎?特別是他聽說兩座城門花了幾千萬元之後,“我當時問父親,這錢值得花嗎?”經查詢新聞,他發現,修建秦漢仿古城門只是整個縣城風格改變的一部分,“整體要向秦漢風格靠攏”。

  不僅是仿古城門的修建,按照榆中縣的整體設計,投資800餘萬元,對縣城中心廣場周邊、棲雲北路等共計1165戶商鋪的門頭牌匾按照秦漢風格進行提升改造,此舉是“爲了打響城市精緻管理的名片”。

  2018年9月,《蘭州日報》在一篇報道中更是提及,行走在今日的榆中大地,大到正在建設中的棚戶區改造項目、市民公園,小到公交車站臺、垃圾箱、路燈等,無不彰顯着秦漢之風。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榆中各種消息或者報道中,優化環境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2016年,時任榆中縣委書記王曉寧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要堅持“開放”發展理念,着力打造融合包容、萬商雲集的活力榆中。以優化環境爲生命線,以“跑項目,爭資金,樹榮譽”活動爲抓手,主動融入“大蘭州”發展格局,積極承接市區功能的轉移,吸引更多的大企業、大項目到榆中投資和落地。

  對於“優化招商環境”這個理由,國家行政學院竹立家教授直言“荒唐”,“陳舊又荒唐。”竹立家稱,很多地方政府都打着招商、美化環境的理由來做一些根本沒必要的事情,但其實有些城市即使有漂亮的辦公大樓,依然沒有人願意去投資,“招商環境不光是硬環境,還有軟環境。”竹立家說,政府誠信、依法行政、一心爲民,纔是投資者考察的主要內容。

  專家分析

  人大應該發揮預算監督作用

  北青報記者梳理後發現,截至2019年1月,全國共有584個國家級貧困縣,榆中位列其中。公開資料顯示,榆中縣轄11鎮12鄉268個行政村,建檔立卡貧困村114個,總人口45.12萬人,其中農業人口占78.78%,建檔立卡貧困戶22313戶83843人,未脫貧人口3604戶11004人。另一組數據則顯示,2018年,榆中全縣生產總值93.3億元,地區性財政收入10.03億元,其中一般預算收入達到5.38億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37.5億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5428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9072元。

  以此來看,6200萬元對於榆中縣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目,那麼政府花錢應該通過什麼樣的程序,又應該由誰來監督呢?

  “從我國體制安排上來講,縣級以上政府每年的財政預算,都要經過當地人大常委會批准。”竹立家解釋,就是政府要先打預算報告,然後人大討論預算是否合理,是否可以審批通過。

  按照竹立家的說法,修建城門,只要政府出資,就應該列入預算當中。怎麼花錢,花多少錢,都要報到人大去審批,否則這筆錢應該從哪裏支出呢?竹立家說,從法律上來講,預算使用的過程中,人大常委會有監督權和執行權,“這是正常合理的程序。但事實上,現階段我國預算管理比較混亂,特別是縣一級的部門,不少地方都是‘一把手’說了算,人大監督不到位的現象比較嚴重。”

  竹立家指出,政府花大錢修建豪華辦公樓、廣場等現象,這些年來一直存在,其根本原因在於各地政府在公共預算的使用上自由裁量權太大,而人大又沒有發揮相應的審批作用,所以造成很多荒唐、奢侈、浪費,甚至背後有腐敗的工程屢禁不止。

  從地方政府層面來說,“一把手”權力過大,又沒有相應的監督和制約,就導致“拍腦袋”決策現象嚴重,形象工程、面子主義、官僚主義很嚴重。竹立家說,在貧困縣,錢更要精心使用,“好鋼使在刀刃上”,所以如何發揮縣級人大對於“一把手”的權力制約非常關鍵。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直言,一個貧困縣,最重要的是完成脫貧目標,而不是“打腫臉充胖子”。

  在宋清輝看來,修建豪華城門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面子工程”,不但不會提升榆中形象,卻會“抹殺”政府形象,破壞政府公信力,可以說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當務之急,應該採取補救措施,積極道歉整改,同時將有限的財力資源大力發展民生,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本版文並攝/本報記者 張蕊 統籌/餘美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