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離奇:華人男子划船被大風吹進美國邊境 坐八個月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5日 01:49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3月15日電 綜合報道,當地時間2018年7月9日,一名持加拿大工作簽證的安徽籍男子趙燦,在尼亞加拉河(Niagara River)附近划船時,因水面驟起大風,將其吹進美國邊境內,而遭到美國海關邊境保護局(CBP)檢查,後由聯邦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介入,以“非法入境”名義將其關押在紐約上州水牛城(Buffalo)。經過近8個月的關押,重獲自由的趙燦於當地時間2019年3月13日在法拉盛,回顧這場離奇且冤枉的“牢獄之災”。

資料圖片:尼亞加拉河是美國和加拿大的界河,不慎到另一端,有可能惹來非法入境的麻煩。(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記者 曹健 攝)

  突遇一陣大風 被刮成“非法入境”

  2008年,趙燦到加拿大留學,隨後獲得加拿大工作簽證,從事葡萄酒教學、葡萄酒品鑑和禮儀培訓工作,並在加拿大生活10年之久。在此期間,划船一直是他的愛好,每年夏季,他都會去划船。

  2018年7月9日,趙燦與朋友相約在尼亞加拉河划船。當日下午,一開始,天氣很好,風平浪靜;但划着划着,驟然颳起大風,趙燦控制不住船行進的方向,船被大風颳向美國邊境。趙燦向附近的划船者求助,但他們的船也拖不動,便讓其在原地等待,他們換成機動船再去幫他。

  趙燦在原地等待時,CBP執法人員發現了他,並要求搜查其隨身物品和證件。趙燦把車鑰匙、船證、駕駛證都給對方看過後,被關進小黑屋。CBP執法人員表示,還要做進一步調查。數小時後,CBP執法人員稱其爲非法入境,並將其交由ICE處理。

資料圖片:乘坐遊船到尼亞加拉大瀑布下的水域觀賞風景,不會涉及到非法越境;但私人在河上划船,則有誤闖國境的風險。(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記者 曹健 攝)

  被關聯邦拘留所 多方尋求幫助

  2018年7月10日,趙燦被關押進水牛城聯邦拘留所。他向ICE表示,身上所有證件已全部交給CBP,他們若需要可向CBP拿,ICE未再對他多做詢問。在關押期間,趙燦與四、五十人住在一個屋子,一人一張牀,提供一日三餐和適當鍛鍊。

  2018年8月6日和8月20日,趙燦進行聽證。聽證前,有一名政府公派律師代表他,但並未提供中文翻譯服務。律師詢問了他的態度,確定要不要遣返,是不是想離開美國。趙燦表示,想要回到加拿大,並請加拿大的朋友尋找他的護照,請僱主寫證明信。但律師表示,趙燦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可直接回加拿大,僅可幫其爭取遣返回中國。

  2018年8月20日庭審時,趙燦持有僱主信,有代表律師表明其願意被遣返的意願。遺憾的是,朋友沒能幫他找到護照。但對於案件始末、原委,他從未在當庭有自我陳詞的機會。趙燦感到非常冤枉,更好奇如何在水域界定邊境,怎麼一陣風就把他刮成了“非法入境”。

資料圖片:趙燦寫給美國《世界日報》講述自身遭遇的親筆信。(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記者 曹健 攝)

  遣返中國未果 關押近八個月

  在判決中,移民局要求趙燦在90天內離境,遣返回中國。但由於辦理證件的某一程序環節出了問題,趙燦未能獲得有效身份證明,所以一直無法回到中國。在被關押期間,趙燦每週有約10分鐘時間可以打電話。在將此事告知遠在中國的父親後,父親幫他多方求助,並請紐約當地律師代表其處理該案。中國領事館在立案後,由代表律師在ICE和領館雙方進行溝通,領事館加急辦理了他的旅行證。

  2019年3月5日,趙燦離開監獄,到法拉盛。趙燦表示,這是他人生的一個低谷。七、八個月的關押,與親朋好友突然失去聯繫,親友都非常擔心他,而他也很難解釋在失聯期間遭遇了什麼。另一方面,事發前,他馬上就要成爲分部酒莊的經理,但目前工作處於停薪留職階段,短期內還不能返回上班。他在加拿大的房屋也被退租。雖然感到自己的權益被損害,但目前,他迫切想要回到中國,與家人相聚,再商量後續事情。

  “遇到ICE時,要保持沉默”

  代理律師孫瀾濤表示,當事人趙燦在2018年7月份至2019年3月份期間被關押,失去人身自由,ICE以當事人自動離境爲本案最終判決。因此,當事人並沒有犯罪記錄。

  此外,孫瀾濤表示,在美國憲法的定義中,property(財產)不一定就是指實物。一個人的駕駛執照、工作權利,都可以是property。無辜被關押7月餘,失去人身自由,隨身駕照、船證等財物被剝奪、並且不能返回加拿大工作,孫瀾濤將幫當事人向移民局申訴,如果申訴不利,當事人可以訴諸法庭,起訴聯邦政府侵權。

  在兩次庭審聽證過程中,如果代理律師沒有把案件所有方面分析到位,當事人沒有徹底瞭解法律概念和決策後果,便存在代理律師未完全代表當事人的現象,當事人的權利也受到侵害。

  就此案,他們還需要研究兩次庭審聽證的記錄,再研判如何進行民告官。孫瀾濤建議,當遇到ICE時,首先要保持沉默,其次,一定要向執法人員要求專業的律師代表和語言服務。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