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長春男子買數十箱小龍蝦放生 大部分被村民撿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09日 11:14   中國新聞網

  長春男子放生小龍蝦 大部分被村民撿走
   當地主管部門表示不科學的放生實際是“殺生”

  4月6日,有網帖稱,數名男子在吉林省長春市當地水產市場購買大量魚、小龍蝦和大閘蟹,於長春西湖及同心湖違規放生。就在幾天前,黑龍江籍男子在雲南省景洪市瀾滄江邊及該市山上放生共計40公斤幼蛇。

  對於近期多發的個人違規放生動物事件,當地主管部門表示,不科學的放生行爲實際上是“殺生”。我國對各類動物放生野外的活動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專家建議,個人最好不要開展此類活動。

  事件

  長春男子買數十箱小龍蝦放生

  4月6日,網傳多名男子在吉林省長春市西湖及同心湖違規放生數十箱小龍蝦。北京青年報記者從視頻中看到,放生人羣在湖邊將一箱箱小龍蝦往水中傾倒,一旁泡沫箱中準備放生的還包括大閘蟹等物種。

  據當地水產市場攤主介紹,當事人6日買下整個市場的小龍蝦,而在前一天他們已經買下大批魚類。“差不多得有七八萬塊錢吧。”據攤主回憶,幾名男子表示自己就是要買來放生,“他們夢見漫山遍野的小龍蝦需要解救。”

  針對此事,北青報記者4月9日致電長春市漁政處,相關工作人員介紹,4月8日,他們從網上獲悉這一情況,並迅速趕到位於長春城郊結合處的西湖和同心湖兩處事發地。“我們到那兒的時候,湖邊已經看不到小龍蝦。據走訪附近村民瞭解,被男子放生後的小龍蝦因爲水溫太低,並未進入湖中,而是在岸邊爬行,大部分被隨後趕到的村民撿走。”

  該工作人員介紹,目前長春氣溫較低,湖水溫度在0攝氏度上下,非常不適合動物放生。此外,小龍蝦屬外來物種,私自放生行爲已涉嫌違規。

  北青報記者瞭解到,此次兩處違規放生湖面爲觀賞水域,並不涉及居民用水,且放生物種因氣溫太低幾乎難以存活,所以對當地水域和周邊環境造成的影響並不大。

  警示

  多地出臺政策向盲目放生亮紅牌

  違規放生事件並非個例,進入春季以來,多地已發生類似事件。

  雲南景洪市政府新聞辦4月6日發佈通報,男子嶽某從廣東佛山購買約40公斤蛇,之後又花11000元購買了羅非魚、鱔魚、泥鰍,邀約5人於4月5日在景洪瀾滄江邊和菜陽河方向山上進行“放生”。

  事件發生後,當地森林公安、漁政部門以及公安部門介入調查,並緊急搜捕被違規放生的蛇。4月7日,當地初步確認嶽某運輸幼蛇的行爲涉嫌非法運輸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已被景洪市森林公安局立爲林業行政案件進行調查。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森林公安局新聞辦主任常宗波向北青報記者透露,此次放生蛇的男子嶽某是黑龍江籍人,放生屬個人行爲。“他在我們當地做房地產生意,放生蛇主要是爲了所謂的求得財運。”他同時表示,違規放生行爲不僅涉嫌違法,對於動物本身來說,也無異於殺生。

  此外,3月21日,十幾名吉林市市民花1萬多元在松花江頭道碼頭購買千餘斤活魚、甲魚放生於松花江,但很多魚剛下水就翻了白肚。

  爲應對此類違規行爲,各地近期相繼出臺最嚴規定——向盲目放生亮紅牌。今年2月,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發出通知,今後四川野外放生外來陸生物種必須依照行政許可,明確放生種類、數量、放生地點、放生時間、風險防控、監測評估等。今年1月,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政府規定,三江源頭水域永久性禁止外來魚種隨意放生,造成嚴重後果者將獲刑。

  專家

  個人最好不要開展放生活動

  事實上,關於動物野外放生活動,我國早有明確法律規定。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將野生動物放生至野外環境,應當選擇適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當地物種,不得干擾當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產,避免對生態系統造成危害。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1992年發佈並執行至今的《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放生單位應當向所在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提出申請,經省級以上人民政府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指定的科研機構進行科學論證後,報國務院林業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單位批准。

  擅自將引進的野生動物放生於野外或者因管理不當使其逃至野外的,由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捕回或者採取其他補救措施。

  針對水生動物,2009年4月開始實施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規定》中也明確規定,禁止放流不符合生態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種,其中包括外來物種等。放流物種應依法檢驗檢疫合格,確保健康無病害。單位和個人自行開展規模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動的,應當提前15日向當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報告增殖放流的種類、數量、規格、時間和地點等事項,接受監督檢查。

  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副研究員解焱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放生動物本身涉及之前的物種鑑別、疾病排查、放生環境評估,以及放生之後的跟蹤監測。只有具備專業資質的動物保護機構纔有能力保證動物放生後的存活率並減小其對原有生態環境的侵擾。所以,個人最好不要開展放生活動。”

  文/本報記者 熊穎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