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德華:想當英雄卻成“丑角” 豬八戒不完美卻接地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1日 14:35   中國新聞網

  馬德華:八戒不老 感恩當年

  想當英雄卻成了“丑角” 演八戒歷經“九九八十一難”

  央視86版《西遊記》自開播以來,重播率居高不下,30多年間始終都是當之無愧的“爆款”。

馬德華

  觀衆們既癡迷於孫悟空那衝鋒在前、斬妖除魔的叱吒風雲,也同樣無比喜愛在他身後那位肥頭大耳、醜態百出的“二師兄”豬八戒。在豬八戒那副令人忍俊不禁的皮囊之下,是表演藝術家馬德華的傾力演繹。

  1982年,本是戲曲演員出身的馬德華,遇到了這個改變他人生軌跡的角色。

  近日,馬德華帶着首部自傳《悟能》來到廣州購書中心,與讀者們分享他的人生感悟,並接受了本報專訪。

  步入古稀之年的“二師兄”坦言,一路走來體會良多,他花了整整20年的時間去沉澱。“回首成長的道路,我是那麼平凡又幸運。如果你看過《西遊記》,因爲八戒這個角色大笑過,那我的平凡便因爲你們的喜歡而變得偉大。”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蔡凌躍

  簡介:馬德華,我國著名錶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央視86版《西遊記》中豬八戒的扮演者。2015年榮獲“德藝雙馨終身成就獎”稱號;2018年榮獲“中國金風箏國際微電影獎”。

  4月的廣州已開啓高溫模式。聽聞“二師兄”要來,廣州購書中心內熱鬧非常,分享會現場早早便座無虛席。

  當74歲的馬德華走上臺時,雖然沒有化妝,但他標誌性的聲音和體態,依然能讓臺下的觀衆們一秒“入戲”,捧腹大笑起來。因爲在人們心中,早已將馬德華與豬八戒畫上了等號。

86版《西遊記》劇照

  “年齡不成問題”

  作爲演員,能遇上央視86版《西遊記》這部經典,馬德華是幸運的。

  “我最初進劇組就像一個小學生,是在導演和劇組同仁的幫助下才把豬八戒給演好的。當時閱歷太少還悟不出什麼,我得等我在這條道路上再走遠一些才能跟大家分享經驗。”馬德華說。

  此後,他嘗試了不同的影視角色,也重拾了戲曲這門“老本行”,但無論他去到哪,從事何種表演,始終是籠罩在“八戒”的光環之下。

  年歲漸長,馬德華才慢慢釋懷,尤其是他看到了身邊很多資深的演員一輩子認認真真地都在演小角色,甘當“綠葉”,這讓他意識到,自己就算一輩子只演好了豬八戒這個角色,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如果說我一生只擅長做一件事,那我將其堅持下去,做到極致,觀衆能喜歡,能記得曾經有過這樣一個演員,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在分享會現場,馬德華邊說邊手舞足蹈,幾個出其不意的芭蕾舞動作引來臺下鬨堂大笑。原來早在拍《西遊記》的時候,馬德華就有跳芭蕾舞的愛好,後來還因此登上過春晚舞臺獲得滿堂喝彩;在沒有拍戲的日子裏,他也保持着對生活的好奇,近些年又開始學習書法和畫畫。

  至於自己這輩子最擅長的“二師兄”,馬德華依然在堅守與探索。他不時會以豬八戒的扮相登上舞臺,並嘗試不一樣的表演內容;至於將來,馬德華表示如果還有《西遊記》相關的作品需要他出演,他也將全力以赴。“有人擔心我年齡大了,但我覺得現在才正是幹事的時候,年齡不成問題。”

  “曾經也有個英雄夢”

  馬德華說,自己從小就是一個戲癡。

  祖籍山東德州的他,1945年出生於北京。從小家風嚴謹,母親爲他取名德華,寓意他“厚德載物、才華橫溢”;父親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也知道要把兒子培養成文武雙全的新時代青年,所以馬德華從小就被逼着學武術,常常是天還沒亮就“聞雞起舞”,練完兩個小時武術才能吃上早點,然後纔去上學。

  馬德華練武后不久,無意中第一次接觸到了戲曲,他被臺上那光彩奪目的戲服、千奇百怪的臉譜深深震撼,此後“一聽見胡琴響就停下不走了”。那時的馬德華常把自己幻想成臺上的關羽、包公,邊看戲邊做着英雄夢。儘管父親極力反對他學戲曲,但他心裏已經將戲曲認定爲自己喜歡的東西。

  在演藝的道路上,馬德華一心想考入當時的中國京劇院,但無論他怎麼哀求,父親就是不同意,甚至爲了怕他偷偷報名還把家中的戶口本藏了起來。最後還是在母親的“幫助”下,馬德華才“偷”出家裏的戶口本,順利報了名過了面試關,走上了藝術生涯。

  後來中國京劇院與北方崑曲劇院合併,要調馬德華去轉型學習崑曲,他在經歷了思想鬥爭後說服了自己。來到北昆後,馬德華沒能如願當上武生,被安排演了多個戲份不重的丑角。在那裏,他從小夢想自己的戲臺英雄形象被徹底顛覆了。

  “我的一位‘昆醜’老師跟我說,德華,這戲臺和世界一樣,沒那麼多英雄好漢。咱們雖然演丑角,但這‘醜’不是醜陋,而是詼諧可愛的意思。舞臺上沒有小角色,只要你用心去演,丑角也有他的可愛之處。”馬德華說。

  自此以後馬德華豁然開朗,學會了在戲臺上演小人物,每次都把包袱抖得格外響,觀衆們都因這個年輕的丑角而哈哈大笑。好奇心極強的他開始觸類旁通,願意接觸更多的劇種,遇到語言不通的戲劇他也能津津有味地看上好幾遍,悟出其中奧妙。他不再抱怨生活際遇,懂得了隨遇而安。

86版《西遊記》中的馬德華

  因“豬八戒”角色轉變人生

  遇見央視86版《西遊記》,馬德華認爲這是自己生命中最閃亮的一段旅程。

  1982年,北方崑曲劇院決定排演《孫悟空大鬧芭蕉洞》,劇中的丑角莫過於豬八戒了,劇院自然想到了馬德華。彼時的馬德華已經在“昆醜”的道路上頗有造詣,不再滿足於讓角色只會出醜耍滑稽,他觀摩了很多老前輩的演出資料,並從恩師郝鳴超那裏得到指點——戲裏的人物不能演髒了。

  因爲飾演“豬八戒”,馬德華迎來了人生的重大轉折點。同年恰逢電視劇《西遊記》劇組招演員,同事們都建議他去試一試。交了報名材料後,馬德華在面試現場,遇到了自己一生的“伯樂”楊潔導演。楊潔導演對於馬德華的戲劇表演早有耳聞,她讓馬德華在現場給大家來一段,但要求讓馬德華放下戲臺上的套路。“我琢磨了一下,導演既然想要戲曲演員來演這個角色,又不要那些程式化的動作,那就是要讓我按生活化的方式來演豬八戒。” 馬德華現編了幾句既像戲詞,又不是戲詞的臺詞,忐忑不安地演了一個“生活化”的豬八戒,把導演給看樂了。

  拍電視劇與戲曲不同,化妝上更要下工夫,爲了能將角色演活,導演提出豬八戒必須擬人化、要可愛。經過化妝師一番苦心設計,用硫化乳膠做出了“豬面”、做出了“肚子”,這纔有了後來那個“肥頭大耳肚子圓”的豬八戒。這個造型陪伴馬德華走過了整整六年的“取經路”,也影響了他一生。

  拍攝經歷“九九八十一難”

  在六年的拍攝中,馬德華每個夏天都特別難熬,戴上“肚子”的他如同在身上裹了幾層厚棉被,身上的汗都無處蒸發,他的“肚子”還因此一度發黴;更難受的是臉上的汗珠,由於膠水把面具牢牢鎖在了臉上,額頭上的汗珠只能順着流到他眼睛裏,鼻子上的汗則流到他嘴裏,“當時嘴裏都是汗水混着乳膠的那種又苦又澀的味道。”

  到了中午的飯點,由於戲沒拍完不能拆面具,吃不了飯的馬德華只能與“猴哥”一起捱餓,盼着劇組其他人趕緊吃完飯繼續開拍。“所以在我們劇組裏大家吃飯都跟打仗似的,很快就解決一餐。”

  央視86版《西遊記》最終成爲幾代人心目中的經典。作爲“二師兄”的馬德華吃的苦更多——吊鋼絲“飛行”的時候掉落摔傷、在江中撈經書的時候差點被水流沖走、拍打戲的時候後腦勺被錘子砸傷、被“小白龍”誤踢到骨裂……再加上劇組長年奔波在全國各地拍攝,路上遇到的種種突發情況,馬德華可謂真的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的磨鍊。

  如今馬德華對於這段歲月卻滿是感激,當時整個劇組到後面都有這種認識,常提到的一句話就是“痛並快樂着”。

  他回憶說,劇組有一個“習慣”:不管每天的工作量多大,拍了多長時間,收工回到駐地後,所有人都顧不得卸妝,全部集合到某一個房間裏看當天的回放。“那種感覺是最幸福的。”

  “豬八戒不完美卻接地氣”

  馬德華說,豬八戒這個角色是他的“福星”。

  剛接到這個“又醜、又懶、又好色”的角色時,他的第一反應也是討厭的。

  但恩師的教誨讓他懂得,演員的天職就是要“演什麼像什麼”,不管喜不喜歡,一旦角色交到手上,就要去深入瞭解。

  豬八戒原本是天庭的天蓬元帥,因爲貪杯犯錯被打入凡塵誤投了豬胎,纔有了這麼一個“豬頭人身”的形象。馬德華既要兼顧這個角色身上具備的“神”“人”“豬”等特徵,還要把豬八戒身上的缺點都展現出來;而導演組的要求是要讓這個角色可愛,所以馬德華還不能把豬八戒的“色”詮釋成低俗,反而是要把角色的格調給升上去,這纔有了劇中風流倜儻的天蓬元帥,以及“有色心沒色膽”的豬八戒。

  “如果說唐僧代表的是精神,孫悟空代表的是力量,那豬八戒代表的就是慾望,而我就是要去把他那些不好的慾望給遏制住。”馬德華說。

  馬德華認爲,豬八戒的身上其實有着每個普通人的影子,正是因爲大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種種的不完美,看到了他的好吃懶做、拖延症、好逸惡勞、在情感和事業上的糾結,才讓更多的人喜歡上了這個角色。

  “豬八戒這個角色其實不笨,表面上看呆頭呆腦,但實際上很有自知之明;他對師傅忠心耿耿,嘴上很多次喊着要分家,但一次都沒真正分開過;表面上看不起孫悟空,但他心裏知道,只有大師兄才能消滅妖怪;他看上去貪吃,實際上他只是能吃,有啥吃啥,從不挑肥揀瘦。”

  說起豬八戒的美德,馬德華如數家珍,在他心裏,豬八戒就是一個非常接地氣而又充滿正能量的形象。

  對話馬德華:

  看《西遊記》重播總有新體會

  廣州日報:您對廣州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

  馬德華:我16歲那年已經跟隨戲劇團來過廣州演出,當時就深深愛上了這座城市,前前後後也來過無數次了。我記得那是我頭一回坐火車能直接坐到城裏頭來,以前全中國就沒有這樣的火車站,那時候一進城就感覺到處都是鮮花怒放,我心裏頭就特別舒服,還沒下火車就打開車窗聞花香了。在廣州演出的時候我天天能聞到花香,特別有享受,唯一讓我感覺緊張就是這裏蚊子多,你就算躲在蚊帳裏,只要靠着蚊帳它都能把你叮上。

  廣州日報:您從豬八戒身上學到了什麼?

  馬德華:很多,比如知足常樂,遇到困難能看得開,但最重要的還是學會了感恩。你看豬八戒雖然表面上看不起孫悟空,但他知道是孫悟空把他帶到了師傅門下,這一點雖然通篇沒有表現出來,但實際上那種感恩之情是存在的,就算他經常瞎起鬨,在師傅面前打小報告,但真到唐僧給孫悟空念緊箍咒了,他又不忍心,開始幫大師兄求情。所以他內心很善良、重感情。

  廣州日報:央視86版《西遊記》每年都重播,您會去看嗎?有沒有什麼新的體會?

  馬德華:大家都在看重播的時候我也會看,也會發現一些當年的不足,比如豬八戒最早在遇到高小姐的時候是變成正常人的,但我那時候的表演方法還是像豬八戒,就不像一個正常人跟女孩子相處的那種感覺,會覺得有些許的遺憾,但影視本來就是一種遺憾藝術。反覆地看重播確實也能感悟到一些新的東西。

  廣州日報:聽說您有計劃塑造一個不一樣的八戒?

  馬德華:我覺得豬八戒這個人物可塑性極強,他就是一個老百姓,普通人身上的缺點毛病他都有。你說他好吧,他又愛貪小便宜,但他也確實具備一些優點和美德,就是這麼一個矛盾體,所以我覺得這個角色可發掘的空間還很大,之前一直也想做這個事情。

  廣州日報:您74歲高齡了還如此活力四射,有何保養祕訣?

  馬德華:其實沒什麼祕訣,就是保持一顆童心。很多事情我不太去琢磨,我嫌太累了,就像八戒一樣,笑對人生就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