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骨灰盒和火化名單現活人姓名 爲冒領遷墳補償款篡改虛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3日 21:41   中國新聞網

  近期,有福建省永春縣霞林村村民向記者反映,他們到殯儀館祭奠時,發現自己的名字竟然出現在殯儀館的骨灰盒上,而且就連殯儀館提供的火化名單上也有他們的名字。究竟怎麼回事兒?來看記者的走訪調查。

  李秀清是福建省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她告訴記者,前段時間家裏人去掃墓,在永春縣西山園殯儀館的一個骨灰盒上,發現了她的名字。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秀清:我到西山園殯儀館放骨灰那邊查一下 ,查到我的是一櫃上層,居然有我李秀清的名字,是我的骨灰盒。

  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骨灰盒上,這讓李秀清很納悶,她找到了西山園殯儀館,工作人員根據骨灰盒相關信息,找到了與之相對應的,2017年霞林村輕工城遺骸火化名單和一份火化時間表,名單上不僅有李秀清的名字,還有準確的火化時間——2017年4月26日。隨後李秀清去查了全村人的名字,發現並沒有人與她重名。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秀清:整個村只有我一個叫李秀清的,還有這幾年死的也沒有一個叫李秀清的。

  隨着這件蹊蹺事在村裏傳開,越來越多的村民出於好奇,也到西山園殯儀館查看骨灰盒。結果可把大家嚇了一跳,除了李秀清,還有不少在世村民的名字,也都出現在骨灰盒和這份火化名單裏,有的人名還重複出現兩次。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建成:西山那個火葬場那邊去找到的,找到了那個骨灰盒,還有牌位兩個。

  村民們告訴記者,2017年,爲了配合當地一個輕工城建設項目,霞林村的一個山頭被徵遷,區域內的墳墓被統一遷走,送往永春縣西山園殯儀館火化安置。

  永春縣西山園殯儀館 工作人員:一個一個袋子過來的,都有寫名字。上面寫着誰的骨灰,誰的骨灰,我就按照上面弄下來的。

  記者:就是按村裏報給你們的填?

  永春縣西山園殯儀館 工作人員:對。

  西山園殯儀館的工作人員隨後向記者提供了2017年4月、5月、8月,霞林村三批火化人員名單,以及這份具體的火化時間表。工作人員介紹,這份遺骸火化名單上登記的就是當時遷走的墓主,這些信息是當時村裏負責遷墓的工作人員上交給他們的。

  隨後,記者和村民比對了這份名單,確實發現許多在世村民的名字,更蹊蹺的是,有些人名還重複出現。究竟是誰把活人的名字記錄在火化名單和骨灰盒上?又爲什麼要這樣做?繼續來看記者調查。

  村民告訴記者,2017年,霞林村的這個山頭徵地遷墳時,有相應的補償款,而且有主人的墓地和無主人的墓地補償標準不同。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文良:以前一半以上是無主的,墓地是無主的,這次(火化表格裏)兩三百個都是有主的,無主的是300塊錢(補償款),有主的就1000塊錢或800塊錢。

  村民們懷疑,有人爲了多領補償款,把他們的名字冒用在無主墓上。爲了求證,記者來到了東平鎮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提供了一份2017年霞林村的墳墓遷移遺骸火化花名冊,上面詳細記錄了當時輕工園項目墳墓遷移的墓主姓名,一共247個墓,按照當年的記錄,除了一個是無主墓,其他都是有主墓。而這些有主墓後面也都填寫了該墓主的後輩姓名。記者走訪了表格上幾個墓主後輩,結果讓人吃驚。

  記者:你家親戚什麼,有沒有叫李松林這個名字?李建華跟您這邊是什麼關係?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好像也是沒有。

  記者:那陳玉華呢?這三個人都不知道,都不認識是嗎?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都不認識。

  這位村民叫李祥鵬,花名冊上顯示,他是8個墳墓主人的後輩,領到了這八個墓的實際補償款共計3200元。但他卻告訴記者,這八個人跟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而且這8個墓其實是無主墓。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以前的祖公(先)都不知道什麼名字,沒有一個人知道。

  除了李祥鵬,村民陳桃的名字也出現在這份花名冊裏,陳桃兒子向記者證實,陳桃掛鉤的六個墓主也都是無主墓。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陳桃的兒子:這個不是,都不是,沒有沒有。

  在記者的走訪中,領了補償款的村民透露,自己與表格上的“墓主人”沒有任何血緣關係,而且也坦承這些墓都是無主墓,可以說霞林村村民冒領遷墳補償款的事實基本存在,但究竟是誰在虛報姓名冒領遷墳補償款?這樣的荒唐事兒怎麼會如此“順利”發生?來聽聽村鎮兩級相關負責人的解釋。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溫明輝告訴記者,早在一個多月前就有村民向他們反映他們的名字被冒用在殯儀館的骨灰盒上,他們對此也進行了調查。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這個覈實結果我們知道,目前像這種活人名字出現在骨灰盒上,這個事情確實是存在,有這種事情。

  東平鎮工作人員給記者提供的這份花名冊,其實也是當年遷墓補償款發放的名單。李祥鵬是當時領了八個墓補償款的,所謂“墓主後輩”,他告訴記者,這份名單是別人給他籤的。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他就是用這份給我們籤,你籤幾個,他籤幾個,就這樣籤。

  記者:誰給你們籤?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就是我們到這個村裏去籤。

  記者:村委(會)那邊?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村民 李祥鵬:對呀對呀,就是叫小隊員(長)來叫。

  李祥鵬提到的“小隊長”是當時負責遷墓工作的村民,李培強。在這份火化花名冊的最後一頁,也能發現“李培強”的簽名。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黨支部書記 林漢陽:李培強,李培強是小組長(小組長),陳培城,應該是仵作(收殮工)。

  根據霞林村和東平鎮相關負責人介紹,當年輕工城遷墓這個項目是當時的霞林村村委會主任和兩個村幹部分管,但具體操作的是村小組長李培強和三個收殮遺骸的人。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黨支部書記 林漢陽:之前遷墓的時候,這些名單我們也沒有看到,直接送到西山(殯儀館)那邊,到要發錢發補償款的時候,他纔有送到我們村裏面,之前我們都沒有看到過的。

  村支書告訴記者,2017年輕工城項目遷墳時,確實因墓地有無主人,賠償金額不同。無主墓的賠償款是每個300元,有主墓的賠償款根據大小分爲600元、800元、1000元三檔。除了補償款金額不同,收殮工幫忙遷墳的勞務費,也因有無墓主而不同。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因爲我們如果要求仵作(收殮工)去收殮這些,他肯定是要務工費,務工費根據縣裏的標準,如果是沒主的(無主墓)是70塊,有主墓是170塊,中間差100塊。

  據副鎮長介紹,他們調查發現,爲了多領遷墓費和補償款,李培強和收殮工四人,不僅用活人名套用在這些無主墓上,而且李培強還讓自己的親朋好友假裝這些墓主的後輩,以冒領補償款。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李清土,這個實際上是李培強的兒子,冒領了這個陳彬(墓主)的這個墓(的補償款)。然後你看這邊,陳月梅,這是李培強的老婆,冒領了林梅英(墓主的補償款)。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現在根據我們初步調查結果,總共涉及到26戶冒領,總共涉及的金額是51600元,這個是冒領的,進到李培強親屬口袋了。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黨支部書記 林漢陽:仵作(收殮工)他們幾個人去弄,把118個無主墓變成有主的,他可以一個墓多拿100塊錢,等於說118個就是11800,仵作(收殮工)可以多賺11800。

  事情發生後,永春縣紀委成立了調查組,目前已查明村小組組長李培強和仵作,擅自篡改火化名單,冒領補償款和遷墓費,涉及金額達63000多元。但也能發現,在此過程中,霞林村村委會和東平鎮政府顯然沒有做好複覈和審查工作。

  在這份火化花名冊的最後一頁,除了有李培強的簽名,還有霞林村當時負責這項工作的村委會主任和兩個村幹部的簽名,以及霞林村委和東平鎮政府的印章。

  永春縣東平鎮霞林村黨支部書記 林漢陽:遷墓的時候,他把這些活人的名字寫上去,這些我們村裏面都沒看到,後來領錢的這一份是從地產公司下來,把名單發到我們這邊,說你們這邊有幾個墳墓的補償款,然後就把這個名單拿下去給後輩人去簽名,所以他們就找了二十幾個都是他的親戚朋友。

  霞林村的村支書告訴記者,因爲徵遷的這個山頭有許多墓由來以久,70多歲的李培強是村裏的老人,熟悉村裏情況,纔會讓他負責這項工作。然而,當他把名單上交時,村委、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確實沒有認真複查,審覈。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審覈的流程這邊,把關不嚴,一個是村裏面直接把這個事情全部放給小組長去做了,審覈不嚴,然後村裏這邊也漏管了,直接把這個數據報上來,鎮這級對這個審覈又是疏忽了,所以造成這種事情。

  據介紹,事發後,李培強因害怕已躲藏起來,目前還在搜尋中。東平鎮選派骨幹組成5個工作專班,進村入戶化解村民矛盾,安撫他們的情緒。

  永春縣東平鎮副鎮長 溫明輝:按照我們民間風俗,在西山(殯儀館)那邊把這些名字全部剔除掉了,這是第一項。第二項我們對款項冒領的,不管是仵作(收殮工),還是這些相關冒領的人員,把所有款項,每一分錢都追回來了,目前全部追繳到位。相關責任人員,根據幹部管理處置的流程做一個精準的處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