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古人有癮】資深“驢友”韓愈:比遊玩探險,你們弱爆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9:04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4月20日電 題:資深“驢友”韓愈:比遊玩探險,你們弱爆了

  記者 上官雲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在唐代大文學家韓愈去世多年後,蘇東坡對他作出了上述極高的評價。

  在世人心目中,堪稱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大概是個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面癱”。實際上,在溫文爾雅的另一面,他也是個放飛自我、喜歡遊玩的“驢友”,平時還十分熱愛釣魚。

製圖:張艦元

  韓愈的父母去世很早。他知道自己是個孤兒,從小便比別人更加刻苦努力讀書,十三歲時寫出的文章文采斐然,已經頗令人驚歎了。

  可惜的是,他的哥哥韓會也早早去世了。對韓愈而言,生活確實不太友好。

  在討生活的過程中,或許是看多了民間疾苦,或許是由於其他原因,韓愈養成了耿直的個性,看到問題或者忍不了的事情就要指出來,不光懟同事,還會懟上級。

  比如,在擔任徐州節度使推官時,由於官署實行坐班制,他實在受不了天天早出晚歸,於是寫了篇文章直接吐槽,中心思想就一個:打卡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卡。

  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節目十餘事來示愈。其中不可者,有自九月至明年二月之終,皆晨入夜歸,非有疾病事故,輒不許出。當時以初受命,不敢言,古人有言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若此者,非愈之所能也。——《上張僕射書》

  也許是領導惜才,也許是話說得比較入情入理,文章遞上去後,他並沒有受到什麼批評或處罰。一段時間後,還回到了京城。

製圖:張艦元

  某一年,通過吏部銓選後,韓愈被任命爲國子監四門博士。春風得意之際,他不改“驢友”本色,跟上司請假,見縫插針跑到華山玩了一趟。

  會董晉爲宣武節度使,表署觀察推官。晉卒,愈從喪出,不四日,汴軍亂,乃去。依武寧節度使張建封,建封闢府推官。操行堅正,鯁言無所忌。調四門博士,遷監察御史。——《新唐書·韓愈傳》

  一般人去華山,大概也就隨便轉轉,領略下名山風光。但傳說中,韓愈沒忍住,去了險峻的蒼龍嶺。

  據說,華山在漢朝之前,沒有上山的路。蒼龍嶺左右溝壑萬丈,十分嚇人。直到唐末,嶺脊兩側纔開始設石欄矮牆。行人走上去,依舊兩腿打顫。

  上山容易下山難。起初,韓愈試了幾次,苦於山路陡峭,如在雲端,沒幾步又退了回來。爲了減重,他丟掉一些隨身攜帶的書籍,仍然於事無補,就這麼被困在了山上。

  急中生智,他拿出紙筆,寫了一封求救信扔到山下,採藥人撿到後趕緊報告華陰縣令。縣令一聽,立即組織了一幫人進山,這纔將韓愈救下來。不知道這能不能算早期的野外營救。

製圖:張艦元

  後人則在懸壁上鐫刻了“韓退之投書處”幾個大字,作爲紀念。

  經此一難,韓愈本人被嚇得不輕。他在詩中寫道“洛邑得休告,華山窮絕陘”,還表示以後要注意安全,並且刻在石頭上:“悔狂已咋指,垂誡仍鐫銘。”

  或許是這次遊覽華山的後遺症,從那以後,韓愈還是很喜歡寄情山水之間,但極少再孤身涉險。轉而變得對釣魚更加鍾情起來,即使被貶,都沒改這個習慣。

  韓愈其實一向喜歡釣魚。早先,他與侯喜、尉遲汾等幾個朋友相約在在洛水釣魚。河岸上荊棘叢生,韓愈也不在乎,拿着漁具在河堤上奔走。坐下來後,和朋友一邊閒聊,一邊垂釣。興之所至,他以釣魚作喻,勸侯喜要有遠大的志向。

  沒有朋友陪伴的時候,韓愈就自己外出釣魚。有時溜達到城外南塘,雖然荒草叢生,他也能耐着性子,釣魚釣得興致勃勃。有一回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傍晚,天下着雨,回到都城時都聽到了城門的打鼓聲。

  廉纖晚雨不能晴,池岸草間蚯蚓鳴。投竿跨馬蹋歸路,纔到城門打鼓聲。——《遊城南十六首·晚雨》

  悠閒的日子總難長久。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他在半年內兩次勸諫皇帝,一次是“論宮市”。另一次則是“論天旱人飢”,眼見關中災民受苦,韓愈上疏請求免掉租稅,得罪了權臣李實,最終被貶陽山。

製圖:張艦元

  一般人蒙冤受屈,估計心情會鬱悶的不行。韓愈卻似乎沒受到太大影響。唐代的陽山很荒涼,勝在山清水秀,公務之餘,韓愈經常泛舟漫遊,仰觀白雲千姿百態;或者走入山中,感受野外各種奇特景象。

  昔我在南時,數君常在念……常思得遊處,至死無倦厭。地遐物奇怪,水鏡涵石劍。荒花窮漫亂,幽獸工騰閃。礙目不忍窺,忽忽坐昏墊。——《喜侯喜至贈張籍張徹》

  其中,他最喜歡的一項娛樂活動,還是要數釣魚。由於詩文寫得好,韓愈的名氣越來越大,有不少年輕人慕名前來求教。韓愈建立了書院,也常和學生去湟川河畔、翳嘉林等處,投竿而釣,怡然自得。

  彼時,書院有個學生特別聰明,但讀書總是囫圇吞棗。爲磨鍊他的耐性,韓愈便帶着這名學生去“皇溪”(即連江)釣魚,一坐就是半天。後來該生幡然醒悟,考中了進士。

  處理完日常工作,韓愈會頗有興致地參加參加老百姓們的“叉魚”遊戲。夜裏,火把將水面照得如同白晝,魚叉擲出,每每便有所獲,舟中掌篙的船工喜滋滋地唱起了漁謠。

製圖:張艦元

  看着衆人歡呼雀躍的場面,韓愈自己也非常高興。當煮好的魚肉端上桌後,他還會想起以前和朋友們一起垂釣的時光,盼着能同享美味。

  叉魚春岸闊,此興在中宵。大炬然如晝,長船縛似橋。深窺沙可數,靜搒水無搖。刃下那能脫,波間或自跳……如棠名既誤,釣渭日徒消。文客驚先賦,篙工喜盡謠。——《叉魚招張功曹(署)》

  算起來,韓愈有不少詩作都寫到釣魚或者使用了釣魚的意象。一生中,韓愈不止一次被貶,更曾因諫迎佛骨一事,差點丟掉腦袋。某種程度上,釣魚是他抒發鬱憤心情的一個良好方式。

  但不能否認的是,無論境遇如何,韓愈做到了“正直”二字,對朋友不論貧富,一視同仁;在爲官期間,體察民情。他在陽山做縣令時,給當地帶來許多好的改變。

製圖:張艦元

  據說,爲了紀念他,後人曾把陽山改爲韓邑,把湟川改爲韓水,甚至還有望韓橋、望韓門、尊韓堂等名字。

  說起來,唐代遊俠風氣很盛,喜歡當“驢友”、喜歡釣魚的文人也不止韓愈一個,鮮衣怒馬的李白,憂國憂民的杜甫……比起他們,韓愈顯得特別點兒:他願意一路向前地堅持,願意冒險。

  體現在爲人處世上,同是在朝堂做官,韓愈也比較剛正,雖曾因直言勸諫被貶,遍嘗世間冷暖,依然不懼艱辛,願言民生之苦。

  雖千萬人,吾往矣。(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