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爆料網民”遭跨省抓捕 警方:發負面太多 再發還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8:54   中國新聞網

  【津雲關注】雲南“爆料網民”遭跨省抓捕 警方:你發負面消息太多,再發還抓

  雲南鎮雄縣人黃先生平時在廣州打工,4月初,家鄉鎮雄警方到廣州將其押回鎮雄,並拘留了14天,理由是其涉嫌尋釁滋事,證據是2年前其在微信公衆號上發佈一個帖子諷刺了其家鄉鎮政府。據黃先生說,警方私下透露,真正原因就是他在公衆號上發的負面信息太多,讓媒體記者得到了關於鎮雄負面新聞線索。

  報料人突然長時間失聯

  黃先生老家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碗廠鎮,曾給津雲記者提供過新聞線索,但聯繫並不多,最後一次記者主動微信聯繫他還是在4月1日。這之後他的朋友圈和微信公衆號十幾天都沒有更新。

  4月17日下午,黃先生主動微信聯繫了津雲記者,發來一份警方開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的圖片稱:“(我)今天剛出來。”

  津雲記者仔細看了該決定書,上面寫着:現查明,黃某於2017年7月20日在微信公衆號鎮雄微訊上發佈根據碗廠政府幹部打人事件改編的上海灘歌曲,尋找碗廠好聲音的帖子;以上事實有違法行爲人的陳述和申辯,網上截圖、抓獲經過等證據證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六條之規定,給予十四日行政拘留。

  該決定書上並沒說清當事人到底涉嫌何種非法行爲。津雲記者翻看了《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六條,發現:第二十六條 有下列行爲之一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的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一千元以下罰款:(一)結夥鬥毆的;(二)追逐、攔截他人的;(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佔用公私財物的;(四)其他尋釁滋事行爲。按這些理解,黃先生是涉嫌尋釁滋事了。

  兩年前鎮工作人員涉嫌圍毆村民

  2017年鎮雄縣碗廠鎮政府幹部打人事件又是什麼回事呢?黃先生向記者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2017年,一段關於“雲南昭通市鎮雄縣打人”的視頻在鎮雄市民的手機朋友圈中流傳。視頻中,在一條街道上,多名男子手持鏟子、鋤頭、長棍追着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進行毆打,嘴裏還在大聲叫罵,直至該男子倒在地上。現場有多人圍觀。

  此事發生在鎮雄縣碗廠鎮,被打男子名叫龍安友。其兒子龍克山說,2017年7月8日下午5時,他父親做完工騎摩托車到碗廠鎮街上買藥。當時,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正在路面上劃交通線,龍安友的摩托車輪子壓在了剛劃好的線上,對方立即罵了起來。當龍安友騎着車到下一個路口時就被擋住,對方不僅用礦泉水瓶砸他,還將摩托車扣了。龍安友趕緊到鎮政府找人去幫忙解決此事。不料,再次到現場後,就有人對他大打出手,後來,十多人帶着水管、鏟子、竹子一起打他。

  龍安林和龍安明是龍安友的堂兄弟,當天兩人在附近買東西,聽到消息後,馬上跑過去,“打了兩次,最開始是三個人,後來他們又叫來了十幾個人。”龍安林說,當時他們想勸架,沒想到也被打,他身上被打了幾處傷痕,“打我哥的就是政府裏面的工作人員,其中有政府計生辦、殘疾辦的人,在一個鎮上大家都認識。”

  其家人出示的由鎮雄縣人民醫院開具的診斷報告書顯示,龍安友的兩根肋骨骨折,同時還有三根肋骨陳舊性骨折復發等。7月10日下午4時,家人陪着龍安友來到鎮雄縣南城派出所,等待做傷檢報告。

  龍克山說,9日晚,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來看望過他父親,讓他“好好養傷”,但並未提及打人者怎麼處理。

  當時,雲南媒體雲南網以《雲南鎮雄一男子被圍毆打斷多根肋骨 ,家屬稱打人者是鎮政府的人》爲題進行了報道。

  此事經媒體報道後,引發社會關注。黃先生當時看後認爲:“現在是法治社會,當地政府部門竟然會因爲一個小糾紛對普通民衆大打出手,證明他們管理工作水平不到位”。

  於是,那年7月20日,黃先生在其運營的“鎮雄微訊”上發佈了自己改編的歌曲。

  “他們的管理方式太粗暴了,雖然他們迴應說還在調查,但是他們也沒否認打人者是政府的工作人員,所以我就改編了歌曲發佈。”

  被抓背後的真正原因

  那麼,黃先生被跨省抓捕和被拘留14天,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不是改編版的《上海灘》歌曲呢?

  津雲記者發現,今年3月24日,鎮雄縣委宣傳部微信曾對外發文稱,該縣網信辦對鎮雄縣內14家自媒體進行集體約談。會議指出,希望全縣從事公衆信息的服務平臺能明確自身定位,依法依規開展經營服務,珍惜來之不易的市場地位,不要心存僥倖、企圖通過打“擦邊球等違規手段來博取眼球……”

  黃先生稱,這次會議後,他心中已經有些預感,因爲這幾年他的微信公衆號“鎮雄微訊”發佈了很多關於鎮雄的負面信息。黃先生稱,今年4月2日,當鎮雄警方在廣東找到他的時候,他很清楚警方爲何而來,“我早有心理準備”。

  而事實上,他被抓時,警方對他說:當地政府認爲他發的負面消息太多了,如果再發還要抓。

  將請律師幫忙協助維權索賠

  對於家鄉鎮雄警方對自己的處罰,黃先生表示,“我認了,但我諮詢過律師,說是處罰過重。”

  此外,黃先生還表示:“我做這些沒收錢,也沒找水軍帶節奏, 警方只拿極少部分揭露基層不作爲、亂作爲的公衆號文章定性有失公允,我這幾年發佈的公益類文章數量遠遠多於所謂負面的消息。再說,對2017年那件事,鎮雄很多自媒體運營者都很氣憤,也都轉發了視頻和相關報道,爲什麼只抓我?”

  4月18日,津雲記者獲悉,已經有法律工作者表示會免費爲黃先生維權,針對這次被抓被拘留一事向警方討個說法。

  (津雲新聞記者 陳國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