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看德國怎樣消滅“城鄉差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08日 11:19   中國新聞網

  看德國怎樣消滅“城鄉差異”

  體驗德國的機械化收土豆勞動

我在莎蒲森村這條花園街上居住了21年

鄰居們平日忙各自工作,週末一起聚會

德國萊茵河西岸金牌村莎蒲森

這位女士如天使般降臨,解救了我的困境

  ◎洪莉

  近日,一條關於中國城鄉融合發展之路的消息頗受關注:到2035年,城鄉發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有望顯著縮小;到本世紀中葉,城鄉融合發展體制基本成熟定型,城鄉全面融合,鄉村全面振興。

  中國的城鄉差異正在逐步縮小,德國是否存在城鄉差異呢?

  前不久,德國北威州電視臺播出了一檔“城市或鄉村——在哪裏生活更舒適”的民衆討論節目,城市生活是以北威州州府杜塞爾多夫爲例。這個很自然,在美國美世諮詢公司發佈的2019年全球城市生活質量最新排名前十名中,德國有三座城市入選,杜塞爾多夫名列第六(慕尼黑第三名,法蘭克福第七名。前十名中有八個爲歐洲城市),這已是杜塞爾多夫連續五年榜上有名。

  讓我吃驚的是,與之相比較的鄉村,竟是以我所居住的只有2600人口的莎蒲森村爲例。細想起來,其實我們村也擔當得起,今年小小的莎蒲森村再次在全州模範村評選中脫穎而出榮獲金牌,成爲全州三個“金牌村”之一。明年,莎蒲森村將代表北威州競選全德國“模範村”。

  莎蒲森村居民大部分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小部分是從其他城市到此買房置地搬遷進來的。居民大都每天開車奔周邊各個城市從事各種職業,下班回家後享受恬靜的田園生活。小村周邊的老農莊不少,但大都改造成爲居住的莊園,現在還真正從事農業的農莊其實很少了。

  在德國,不僅是小鎮鄉村,即使是大城市內,也到處有大片的茂密森林,合抱粗壯的參天大樹在城市中心隨處可見。德國有1/3的國土被森林覆蓋,屬於歐洲森林最多的國家。當你在飛機上俯視德國,映入眼簾的只有連綿起伏的蔥鬱。這個富饒的現代化國度看上去更像個綠油油的大莊園。鄉村,則更像是綠洲中的翡翠。

  德國人也愛評選“模範”

  自1961年起,德國在全國範圍內發起了一個“我們的村莊很美麗”評選競賽項目,凡人口在3000以下的村莊均可參加競選。此項目每三年評選一次,經過地區﹑州級層層篩選評定出的金牌村莊,再參加全國競選,最後由聯邦政府食品、農業部和消費者協會共同評選出德國最美麗村莊。我們莎蒲森村於1977年榮獲了“德國最美麗村莊”競選項目的國家金牌,德國聯邦政府發放了證書及獎金。“玫瑰之鄉莎蒲森,金牌村莊1977”烙字木匾就豎立在我們村口,那年全德國榮獲金牌的村莊一共才七個。

  德國人真低調,“金牌村莊”牌子就豎在我們小街路口,可從來沒人告訴過我那是什麼標誌,我一直以爲只是街名。直到有一天問起我先生老沃,爲什麼小街還有另一個名字時,才獲悉小村居然還有如此輝煌的歷史!要知道,這可是全德國範圍的評選啊,而德國無處不美景,無處不鮮花盛開,美麗小鎮更是數不勝數。

  我上網查閱資料得知,這個評選項目從1998年開始改名爲“我們的村莊更有未來”,增加了可持續發展﹑基礎設施﹑文化生活與民俗傳統等多項評選標準。德國政府和民間社會對鄉村建設的重視和投入非常大,所以德國的鄉鎮生活水平、自然環境保護、綠化植被和野生動物保護等均名列世界前茅。

  在參觀小鎮家鄉博物館時,我看到了掛滿牆的從“我們的村莊很美麗”到“我們的村莊更有未來”各個年度﹑從國家級到州級再到地區級的金獎和銀獎證書。我很驚異,不顯山不露水的平靜小鎮居然榮譽滿滿。而現在,家鄉博物館又多了一塊2018年全州金牌村獎章。

  “自願搭車椅”——愛心細節決定鄉村幸福指數

  相對於大城市,鄉村確實有些不便利,比如沒有繁華的商業街,只有幾家小店鋪。但是對於偏愛安靜的德國人,這好像不是缺陷反而是優點:他們喜歡居住在只聞鶯歌燕舞不聞車輛嘈雜喧鬧﹑空氣清新的寧靜環境裏,而在週末開車去附近的大型超市購物或進周邊的城市逛逛街,足矣。

  此外,鄉村的公共交通也遠不如城市便捷。我們小村的交通主要是自駕,公交車乘客極少。20年前我遷進小村時,還有三路公交車線路往返於周邊各大城市,但因經常空車行駛而取消了一條線路,而且除了學生上下學時間外,平時只每小時一趟車。這對於我這種不愛自駕而又時常需要進城,卻又時常錯過車點的人來說,真算是個小災難。在德國是無法在街上攔叫出租車的,得事先打電話預約。然而,模範村就是模範村,我這類極少數的出行人並沒有被遺忘。

  2016年初春,在鎮中心公交車站旁邊出現了一條嶄新的木靠椅,木椅靠背上的金屬牌上寫着“搭車椅,想去撫律城的坐在這兒”。撫律是距小鎮最近的約4公里遠的小城,那裏有購物街和幾家大超市,還有多條公交線路通往周邊各個城市。搭車椅旁立着的站牌上有詳細的“使用說明”﹕“搭車椅”由私人協會提供贊助,爲在沒有公交車時間段裏想去撫律的人,提供一個免費方便的搭車機會。駕車者並非必須而是出於完全自願地搭載等候者。在撫律城加油站也有同樣的“搭車椅”,可以搭順風車回到小鎮。使用說明上還列出詳細的規則,比如搭車期間出現事故,雙方應協商分擔責任等等。多麼充滿愛心的義務搭車椅!竟有人替別人想得如此周到入微。

  沒想到我很快成了搭車椅的受益者。那天我要去州府杜塞城採訪中德文化交流活動,當我踩着點來到車站,一向準點的公交車居然沒按時來!我疑惑地查看站臺的時刻表才懊惱驚悉,暑假期間公交車減爲每兩小時一班。完了,再等一小時採訪活動可就徹底誤了。正沮喪,一眼看到了旁邊的“搭車椅”,頓時心頭一亮,今天我倒是要檢驗一下,這個溫馨“搭車椅”到底管不管用?

  剛剛坐穩,一輛小車由遠而近穩穩地停在我前面,一位文雅女子放下車窗問我是否要搭車?我驚喜萬分地上了車。因爲副駕座位上堆放了很多東西,她很歉意我只能坐在後面。我可不介意,迫不及待地開始了即時“採訪”。我問她是否本村人,她說不是,她住在隔壁的大鎮,也就是我們的市府所在地霍爾特。我又問她是怎麼知道這個“搭車椅”的,她說是在我們小城週刊上讀到這個信息的,今天是第一次搭上了一個需要搭車的人。

  我不停地道謝,告訴她我正爲要耽誤了一場重要的活動而焦慮萬分,你幫了我大忙!搭車椅太好了!她依然文靜淡定地說,人在遇到麻煩時若能及時得到幫助,這種感覺是很美好。瞧,人家這素養!我坦誠相告是德國《華商報》記者,很想拍張她的照片,是否可以﹖我好擔心她婉拒,因爲德國人很不願意被陌生人拍照。可她居然同意了!當然,我沒影響她繼續開車,就在後面拍下了這張車在行進中的真實鏡頭。雖然遺憾沒能拍下她那張秀美的臉龐,但我知道:她,代表了任何願意義務搭載別人的人。

  後來,我又多次因各種誤車而坐在了搭車椅上,而每次都有經過的車輛把我捎上。每次我都爲受到別人的關懷而感動,而對方也從我感恩的真誠目光裏獲得自豪感。我成了小鎮私人義務搭車椅的受益者,再無需爲錯過車點而沮喪。不圖任何利益只爲人提供方便的“搭車椅”傳遞着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和相互間高度的信任,恬靜的鄉村生活因此而更加溫馨。僅憑這一點,鄉村生活的幸福指數就不會低於繁華的大城市。

  錢扔進去 食物拎走

  根據德國國土統計數據,德國森林佔了國土面積的33%,城鎮及公路佔13.8%,河流湖泊佔2.3%。農業耕地佔國土面積的51.1%,而全德國從事農業的勞動力才佔全國勞動力的約1.4%,但所創造的人均價值卻很高。歐盟及德國政府對農畜牧業有財政補貼政策,而且對土地資源的保護極嚴格。除了自然保護區、野生動物保護區、國家自然公園,德國的土地使用分爲耕作和建築用地兩種,每塊土地包括私有土地都有登記造冊。其中耕作土地可以進行買賣,但只能用於種植農作物或花園,即使是土地主人也絕對不允許在此蓋房子。農業耕作土地不許使用強農藥或施重化肥,以保護自然生態和食品健康。

  德國擁有世界先進水平的農業教育科研和技術推廣體系,農業生產全部實現高度機械化。從事農業工作需經過三年職業學校的學習和技術培訓,也就是說,不是你想當農民就可以當的。

  德國不產大米,麥子爲主要農作物,麪包養活了祖祖輩輩的德國人。除了麪包,還有一種食物對於德國人也必不可少,那就是土豆。德國人大多酷愛土豆,而且能將土豆做出幾十種不同的吃法。幾百年時光,德國人早把土豆當乾糧,種植出不同口感、用於不同做法的各個品種。任何超市都有土豆賣,且非常便宜。但德國人偏愛國產土豆,因爲德國農作物在施化肥打農藥方面有嚴格的限制。我先生老沃更挑剔,只買農莊土豆,我們小鎮哈曼斯家族農莊產的土豆是他的最愛,他說這個農莊的土豆味道特別好。

  哈曼斯農莊在鎮外原野中,已有800年曆史。後院是自家人居住的花園別墅,四周圍着大片大片的土豆田,一派悠然田園風光。農莊景色大都如此,倒也沒啥稀奇,但他們家賣土豆的方式特別新奇,叫我無比鍾情。

  農莊老式山牆下有個小磚房子,裏面木架上擺着裝滿土豆的牛皮紙袋,小黑板上寫着價錢﹕2.5公斤袋/2歐元(合人民幣約16元)、5公斤袋/3.5歐元。另一面臺上放着自家雞下的蛋,牆上貼着價格:1個/0.2歐元、10個/2歐元。這些價格真就是一個小冰激凌球的價錢,可這些都是質量上乘的有機食物啊。最讓我感慨的是,牆上掛着一個小鐵匣子,寫着“錢扔進去,食物拎走”。是的,你沒看錯,東西盡你拿走,錢隨你投入,無人看管,更無監視鏡頭。

  在現代商品社會,有這樣一個真實的田園小屋,隨意放着農家土產,任你喜歡,自覺付費。在這個溫馨的小屋裏,幸福與感動交織的美妙情感淨化了人的心靈,昇華了人的境界,沒有人不投錢入匣,就連閃過一絲貪念,你都會爲自己的齷齪倍感羞愧。而且,你會爲享受到了陌生人如此坦蕩的真誠信賴而想表達點什麼,比如多扔進幾個零錢,或在牆上貼上抒發情感的字條。

  哈曼斯農莊土豆是真心好吃,他們選擇優良品種,施農家肥,用幾代人的敬業精耕細作。收穫的土豆不經歷水洗工序,而是用機器慢慢震動掉泥土。老沃水煮土豆歷來帶皮煮,土豆皮中維生素含量最豐富。他最拿手的土豆菜,是將土豆洗淨後帶皮豎切四瓣,用橄欖油孜鹽粒,小火煎黃。他的這道“帶皮煎土豆”風靡了我們的中國朋友圈,順便也把中國朋友們“培養”成了農莊土豆粉絲,以至於哈曼斯農莊小木屋牆上不但出現了漢語贊言,還有中華美女與土豆的合影——這是老沃的“傑作”,他將我們四個閨密買土豆時的即興合影打印出來,寫上“中國美女購買享譽中國的莎蒲森地下蘋果”,貼在木屋牆上,這道有趣的“廣告畫”讓農莊主人和德國客人驚奇不已。

  老沃與莊主哈曼斯先生曾是小學同學。哈曼斯一直經營着祖傳的偌大農莊,老沃在州府一家冶金廠當機械製造工程師。他們依然一同生活在家鄉小鎮裏,工作都是操縱大型機械。有一年初秋,他們農莊要收穫土豆,我立刻心血來潮要求加盟,體驗德國農業勞動,他們很痛快地答應了。這天清晨,哈曼斯先生駕駛着起土豆機車在土豆地裏慢慢行駛,哈曼斯夫人和長子在機車上面分揀齒輪傳送帶上的土豆,同時打包機自動裝袋自動封口,剛剛還長在地裏的新鮮土豆就被成袋成袋摞疊好了。因那天剛下過雨,土地潮溼,不時有泥塊混上來,我的工作就是將傳送帶上的泥塊挑出去。機車下面的機械手全封閉,我沒看明白它是怎樣只把土豆從土裏挑出來,而把秧子和泥土都留在地裏的。

  我手不停嘴也不停,從哈曼斯夫婦那裏獲得了好多知識。他們種植的土豆主要是供給固定的大型收購商,小木屋的零售袋只是提供給附近的居民吃到出自家鄉沃土的新鮮土豆。小木屋不需要管理經營,既無運輸費用也無人工成本,所以價格便宜。這臺機車是他們自家的一排道傳送帶起土豆機,用於小批量收穫土豆。到採購公司大量收購的日期,他們已預租了農業機械公司四排道傳送帶的大型機車和操作工人,收穫的土豆直接打包運走。和其他行業一樣,他們早早制定出工作計劃,甚至提前一年就訂好了日期。然後每天按部就班工作,不會隨意改變。

  德國也有“城鄉差別”嗎?

  解答這個問題得從幾個方面來論述。首先,德國沒有將人分成城市人與農村人的“城鄉戶口”制度。每個公民只有身份證,上邊注有姓名、出生日期、出生地、身高、眼球顏色、居住地址及本人照片,還有本人簽名。這個身份證就是每個人的有效證件。在德國遷徙自由,因工作、求學、結婚等因素或就是簡單地喜歡上某個地方,只要在全德國任何大小城市鄉村能找到房子居住,你就可以用身份證(外國人用護照及有效簽證)和房屋合同在當地民政局註冊落戶。而且無論你來自哪裏﹑居住哪裏,所享受的醫療保險、退休金保險、國家福利待遇、社會救濟資助等等,均按照德國法律條例規定,完全一樣。

  再看“收入差距”和“消費差距”。在德國,工資收入與職業和職位及工齡有關,與居住在城市或鄉村無關。當然,各州平均收入水平因其經濟發展及物價差別等情況略有不同。至於城鄉消費,真沒啥差距。德國各家大型超市公司在城鎮郊外到處建有規模一樣的連鎖店,我們小村裏只有一家小商店﹑三家飯店,但在四周3公里範圍內有六家大型商業連鎖店及三家日常生活用品連鎖店,還有散佈在森林原野中的多家老字號飯店。每個大小城鎮商業街上都有各種時裝品牌連鎖店,所以開車十來公里到周邊的中小城市逛街購物,對我們來說不是問題。

  德國早已建有覆蓋全國各地的完善的能源供應網絡系統和污水﹑垃圾處理系統,各家大型水電氣能源供應商競爭着爲每個地方的客戶提供生活能源。全世界最優質的高速公路網絡已經把德國的每個角落都聯結成一體,一腳油門,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就能讓我們奔赴任何地方。

  德國亦不存在“城鄉教育差距”和“城鄉醫療差距”。德國沒有像北京﹑上海那樣的超級巨無霸大城市,也沒有將先進的科研﹑教育﹑醫療及生活設施和更多的就業機會都集中在大城市。很多世界著名的德國大企業總部就設在中小型城鎮,尤其那些在行業領域中是隱形冠軍的家族中小企業,大都分佈在小鎮鄉村。所以年輕人就業不必非要在消費高、房租貴的大城市纔有發展上升空間。

  德國各地的醫院醫療水平和設備條件也沒有差別。尤其“家庭醫生”就診體制,使每一個地方都按人口比例而分佈有全科醫生診所,也就是所謂的“家庭醫生”。我們村也有一所家庭醫生診所,醫生熟悉村裏每個病人,並會根據病人病情出具轉診單,讓需要繼續治療的人轉到附近的專科醫生處或醫院。各醫院或專科醫生會將病人的治療結果報告轉回給家庭醫生備案。在我們村方圓十餘公里之內有三家大型醫院和衆多牙科﹑婦科﹑骨科等專業醫生,不需進省城看病。當然,人們在任何地方就醫看病,醫療保險都同樣支付費用,沒有限制。

  德國大中小學教育全部免費,教育資金由各州政府承擔。中小學義務教育是每個學生必須完成的。我們本村的小學已有百年曆史,教師都是應聘而來的擁有師範大學學歷的專業教師,教學課程全州統一。中學生則需到4公里外的一所中學就讀,由政府出資免費公交車接送。德國學生高中畢業沒有全國統一的專門高考,高中畢業考試成績就是學生入大學的成績。不過,德國高中畢業考試並不簡單,而且是從畢業前兩年就開始記錄統計各科成績,所以學生平時就得努力,而不能只靠最後的畢業考試。這樣的教育體系全國鄉村、城市完全統一,教師的工資待遇也都是按照國家公務員的統一標準,沒有差別。

  所以,在德國不存在所謂的“城鄉差別”,生活在哪裏都一樣。至於是居住在車水馬龍﹑繁華熱鬧的大中城市,還是田園風光﹑寧靜清雅的小鎮鄉村,則完全取決於你的工作方便及個人喜好。

  (本文作者系德國《華商報》記者,著有《收集德國好時光》一書)

  本版供圖/洪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