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網絡籠罩下的青春期 叛逆來得排山倒海且難以捉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2日 16:24   中國新聞網

  2018年10月1日,河北唐山,女生們在某COSPLAY的表演現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陳劍/攝(資料圖片)

  網絡籠罩下的青春期

  叛逆,來得排山倒海且難以捉摸

  “我今天出現的目的就是爲了讓所有員工都知道,改變是從更換供應商那一刻開始……”

  “他是不是又在玩遊戲!?老師打電話告訴我他又有4項作業沒有完成,氣死我了……”

  “幹嘛呢?……可以,咱們倆商量好,玩半個小時之後就去把作業完成了……”

  剛剛過去那個週五下班回家的地鐵上,北京的金女士在10分鐘之內打了3個電話,這3個電話讓金女士完成了3種身份的轉換:第一個,她是一個小餐飲公司的老闆,正在向合作伙伴重現當天下午爲公司轉型完成的總動員,話語間氣勢磅礴、充滿了自信;第二個,她是妻子,在向丈夫轉述與孩子班主任的通話內容,言談間既有氣憤、發泄也有指責;第三個,她是媽媽,而且是一個青春期孩子的媽媽,雖然電話內容與上一個電話大致相同,但是語氣語調中收起了前面兩個電話的氣勢轉變爲商量與討好。

  “以前,我也要經常進行身份的轉換,但是自從兒子進入青春期後,每次打電話之前都要醞釀一下情緒,兒子在學校狀況不斷,剛剛班主任老師告狀說他不僅在音樂課上頂撞了老師,而且還不完成作業。爲了不跟兒子頻繁起衝突,我每次溝通之前都要在心裏默唸‘親生的、親生的’。”金女士說。

  這是一個被青春期“撞彎了腰”的家庭。

  雖然,青春期不是什麼新鮮話題,但是,對於每個正在經歷孩子青春期的家庭來說,所有的問題都是新鮮而棘手的,而且,這一代孩子的青春期似乎更讓人看不懂。

  面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有位家長這樣總結:自己的上一代人青春期似乎可以忽略不計,最多可以理解爲“代溝”,兩代人之間有分歧但是通過充分溝通還有望達成理解;到了自己這一代,青春期的到來就如同火山爆發,猛烈而難以抵抗,兩代人的衝突水火不容,但是,火山噴發總會平靜,實在不行還可以“熬過去”。

  而當超過一半的00後進入青春期後,家長們才發現什麼才叫真正的“排山倒海”,什麼纔是真正的“難以捉摸”。不久前,上海一位17歲的學生在車水馬龍的盧浦大橋上縱身跳下。誰也不知道那個夜晚這對母子間發生了什麼,但是當看到視頻中的媽媽在橋頭捶胸頓足時,相信,成千上萬個青春期孩子的家長內心是驚恐而崩潰的。

  “我和兒子之間不僅有代溝,我們之間還隔着無邊無際的互聯網,我不懂他的遊戲、不懂他的‘幾次元’,不知道他會什麼時間、因爲什麼事情火山爆發。”金女士說,作爲一個00後青春期孩子的家長,每天既要忍受與孩子激烈衝突的痛苦,同時,還要面對自己毫無辦法、束手無策的尷尬局面……

  乖乖女秒變“女流氓”

  互聯網上的“怪物”是我親生?

  中考“一模”前的一個晚上,靜馨整晚都坐在書桌前,夜裏11點多,媽媽耿女士在門外催促靜馨睡覺,眼裏滿是疼愛。

  不過,這個午夜靜謐的房間裏,只有書桌上那幾本教科書是真正安靜的,靜馨的內心和手中的手機都熱鬧非凡。

  “昨天那個小黃片,誰能再傳給我?”靜馨在一個羣裏說。

  “王者?有無?”靜馨同時在朋友圈裏發出了遊戲邀請。

  “排好隊排好隊,老公易烊千璽來了。”幾分鐘後,靜馨又發了幾張偶像的圖片。

  “票圈裏沒有男朋友的,是不是隻有我一個?”靜馨的朋友圈裏又多了一條……

  兩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與靜馨相識,併成了微信好友。那時的靜馨剛剛進入北京一所不錯的中學,文靜、內向的她兩三個月也不會更新朋友圈。

  不過,近一年來靜馨突然變了。這一年,她更新朋友圈的次數急速增加,每天被她刷屏;同時她所發的內容尺度越來越大,最初,還只是曬曬上學路上偶遇的帥氣男孩的照片;後來,她的朋友圈“不乾淨”了,髒話脫口而出;再後來,她在朋友圈裏開始喜怒無常,前一秒還在跟別人激烈地互懟,後一秒又幽怨地說:“我活着就是招人煩的,如果下一秒被車撞死,是不是就解脫了”,不過,幾分鐘之後她可能又會發一個壞笑的表情,進而說:“嚇嚇你們,爸爸我纔不會那麼傻”;現在,她開始天天在朋友圈裏“求男友”,甚至還發過幾張赤裸裸的充滿了性暗示的圖片,有些圖片連成年人都覺得太辣眼睛。

  青春期如此可怕嗎?這麼快,一個文靜的小姑娘就秒變爲一個“女流氓”?

  “這其實反映了互聯網背景下青春期的一個特點。”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豔說,家長要時刻意識到,這一代孩子的青春期已經與網絡牢牢聯繫在了一起,因此,他們的青春期就會有網絡時代的獨特性。

  獨特在哪裏呢?

  成年人不要太敏感,互聯網上的那個“張牙舞爪”的“怪物”不一定是孩子真實的樣子。孫宏豔說,與以前相比,現在的孩子課業壓力更大,他們的校內學習和課外輔導常常是無縫連接的,這樣,互聯網對於這些孩子來說,不僅是一個社交平臺,而且也成了他們躁動的情感、無處宣泄情緒的出口,他們可能會把自己內心最狂野,甚至最不堪的那一面展現在這個“看得到但摸不到”的地方,他們可能在網絡上展現出一個“臆想出來的自己”。

  專家說的不無道理。

  一年前,靜馨在朋友圈將父母拉黑,因此,耿女士不知道女兒在網絡上的面貌。不過,耿女士對進入青春期的女兒也有很多抱怨:“走到哪裏都拿着手機,手機密碼還經常換”“在我們面前總是冷着一張臉,但是卻會時常對着手機發出很魔性的大笑”“學習成績下降卻越來越任性,經常熬夜玩手機”“批評不得,只要聽見不愛聽的話就咣噹一下把門撞上”……“但她也會時常關心我,有一次她與爸爸回老家,在飛機場還不忘提醒我‘晚上一個人在家記得鎖好門’。”耿女士說。

  雖然,在耿女士眼中,靜馨不再是以前那個乖乖女了,但也絕不是網絡上那個恐怖的樣子。

  到底哪張面孔纔是真的?

  “如果家長沒有非比尋常的強大內心,不要強行進入青春期孩子的世界。”孫宏豔說,有些看起來很恐怖的內容就是孩子的一種宣泄,家長“炸鍋”後,可能導致孩子的更加疏離。

  摔手機、藏路由器

  網絡成爲青春期家庭矛盾爆發的導火索和催化劑

  也許,對於這些正處在青春期的00後來說,線上、線下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他們可以很好地在兩個世界間輾轉騰挪。

  但現實是,“天使與魔鬼只差一步”——線上線下兩個世界之間的那道門一旦打開,就很難再合上。

  “我父母工作很忙,剛上中學的時候,他們怕我在外面玩不安全,因爲我家離公路很近,而且家不遠的地方就有一條河,所以規定我放學必須馬上回家,於是我就開始上網玩遊戲打發時間。”現在深圳讀高一的男孩馬嘉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說。

  最初,馬嘉只是爲了打發時間,但後來發現,“遊戲實在是太好玩了,在遊戲中我可以構建自己的隊伍,我可以戰無不勝”。馬嘉的故事讓人覺得眼熟——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10多年前就接觸過很多遊戲成癮的青少年,當時專家就指出青少年之所以沉溺於遊戲:打發無聊時間——找到成就感——沉溺。

  所不同的是,現在的網絡遊戲在讓孩子玩耍的同時,還組建了一個社交平臺。這對於那些正處於青春期的、自我意識一天天膨脹的、想傾訴而又不願向父母傾訴的00後來說,無異於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使得他們流連忘返。

  越是沉溺於網絡就越不願意與父母交流,越不交流就越產生隔閡,而隔閡越多就更不願意交流……在這樣一個死循環中,孩子們陷入更深的沉溺。

  一旦真的沉溺其中,孩子們也會痛苦。“我管不住自己,上課也會悄悄把手機拿出來發上一條朋友圈,也沒什麼特別要說的,可能就是發個表情包,說一句無關痛癢的話,然後一會兒拿出來刷一下看有沒有‘點贊’,有沒有回覆,最希望看到有人嘲笑我,這樣我就可以開罵了。”靜馨說。

  無論是沉溺而享受還是痛苦而不能自拔,網絡成了孩子與父母矛盾的導火索。“我爸已經摔了我3部手機了。”靜馨說。

  “我爸爸的辦法是藏路由器。”馬嘉說,有段日子馬嘉只要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櫃找路由器,找到了就拼命上網,然後在估算出父母到家時間之前把路由器再放回原處。

  但是,有一次爸爸回家時間比估算的早,馬嘉沒來得及把路由器藏回原處。爸爸暴怒了,隨手拿起身邊的一個衣架就打在馬嘉身上,打疼了,馬嘉便反抗,那一次大鬧之後,馬嘉和父母的矛盾徹底升級,與爸爸的關係也進入了“冰河期”。“現在,只要看見他在哪個房間裏,我就絕對不會進去。有時,他會追着我說幾句話,我基本是:不回答、不說話。”馬嘉說。

  專家指出,家長時刻要提醒自己,這一代孩子的青春期是與網絡密不可分的,“而在互聯網上最大的一個規則就是平等。”孫宏豔說,作爲網絡的原住民,這些00後的潛意識裏已經根深蒂固地形成了平等的意識。父母越強力禁止,孩子的反抗就越大。

  不少家長不同意這樣的觀點,認爲就是因爲自己一直對孩子太尊重和平等了,纔會造成孩子現在的樣子。

  一位專家指出,孩子小時候父母所表現出來的尊重和平等其實並不完全,因爲那時候的孩子還需要家長的照顧和引導,但是,青春期的孩子卻打心底裏想擺脫這些,他們不需要父母高高在上的平等,不過家長並沒有意識到這些,往往還在因循着過去的做法。

  孫宏豔記得自己的孩子青春期時,有一次正因爲女兒犯的錯誤而大加訓斥,恰巧這時單位同事的電話打了過來,“我馬上調整自己和顏悅色地講電話。”孫宏豔說,電話結束後,女兒平靜地回了一句:“我要是你的同事就好了。”

  在孫宏豔看來,孩子的話正好點到了關鍵,當家長不知道怎樣做到與青春期的孩子平等相處時,那麼請把眼前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同事、朋友,甚至領導。

  沒有叛逆更可怕

  “乖孩子”可能會成爲“媽寶男”

  被網絡“籠罩”了的青春期如此恐怖,有沒有人能夠倖免?

  “青春期一定會來。”中國礦業大學(北京)心理健康教育諮詢中心主任劉海娟說,因爲青春期是人一生中生理髮育的關鍵時期,只有走過了青春期,一個人才能真正走向成年,成爲一個成熟的人。在這樣一個自身生理、心理嚴重碰撞的時期,孩子出現逆反、與家長髮生衝突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了。

  與其說青春期一定會來,不如說叛逆一定會來。

  “現在孩子的叛逆期越來越早,一個孩子就因爲沒完成作業被老師和家長批評了幾句,就鬧着不上學還要離家出走。”一位小學六年級的老師說。

  確實,這兩年很多研究都指出,由於生活水平、教育水平的提高,孩子的青春期確實正在提前到來。

  不過,與此相反,另一個現象也應引起我們的注意——青春期的延後。

  很多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因爲面臨中考、高考等繁重的學業壓力,所有時間都被佔用了,再加上父母過分的遷就或者過分的控制等原因,在該逆反的時候沒有出現明顯的逆反,青春期的逆反延後到了大學。

  最近,北京的家長閆女士給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看了一張圖片,圖片中的男孩正坐在書桌前,雖然坐着,仍然能看出他個子已經很高了,鼻子下方黑絨絨的鬍子隱約可見,不過男孩子的打扮,讓人看着很不舒服。他身上穿着一件毛茸茸的衣服,頭上戴着有兩個長耳朵的毛帽子,男孩子把自己裝扮成了小兔子。

  這位姓閆的媽媽告訴記者,她兒子正在上初三,身邊很多家長已經被青春期的孩子弄得焦頭爛額,而閆女士似乎沒有這麼受折磨,很多家長羨慕她有個乖兒子。

  不過,閆女士也發愁,因爲她每天晚上都要哄着“乖”兒子寫作業:先讓兒子玩半小時遊戲,再寫半小時作業,然後,兒子又會提出條件,比如跟媽媽躺一會兒聊會兒天。這張照片記錄的是兒子要穿着兔子的衣服寫作業,“這哪像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呀!”閆女士說。

  閆女士是一個企業的高管,由於工作很忙從兒子上學起便把日常帶孩子的任務交給了丈夫,雖然閆女士平時管得不多,但卻是家裏說一不二的角色,家裏的大事小事基本都是她說了算。

  自從兒子上了中學,閆女士從管理崗位上退到二線,本以爲可以輕鬆一下了,但是兒子的過分“乖巧”,讓她很着急。“別人覺得他乖,我卻覺得他怪”。

  青春期該叛逆而不叛逆,“這種情況更恐怖。”劉海娟說,那些生理上到了成年但是心理上仍未“斷奶”的“媽寶男”就是這樣產生的。

  不久前,熱播劇《都挺好》中的蘇明成就是被強勢+溺愛的媽媽培養長大的“媽寶男”。

  人生就像一部精密的計算機,到了什麼年紀必須啓動哪樣程序是不能跳過的,如果跳過,必然造成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既然青春期是人生中必然要啓動的一道程序,“那麼就請用喜悅的心情來迎接青春期,迎接孩子的逆反。”孫宏豔說,因爲,爭論和爭吵,說明孩子的邏輯思維進入了快速發展期,對很多問題有了自己的看法,正在由感性變得理性;對父母的不禮貌、刻薄甚至挑剔,說明孩子自我意識也在飛速發展,他們正在心目中建立一個自己理想的王國,他們在頭腦中已經有了理想的父母、理想的社會、理想的愛情的樣子,有了理想的模樣孩子纔會有追求的動力;那些有如過山車般起伏的情緒,說明孩子更加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了,由於生理髮育給自己身體帶來的變化,讓青春期的孩子或多或少有些自卑和敏感,因此,可能別人一個眼神就能造成孩子情緒的大起大落……

  青春期一定會來,在網絡“籠罩”的青春期更加複雜,無論對孩子還是對家長還是對整個社會,都是一道嶄新的難題。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樊未晨 實習生 王藝霏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