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公司賬戶4天內轉進轉出303萬元 誰動了我的支付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16:53   中國新聞網

該公司的部分支付寶賬戶記錄。

  轉入轉出300萬,誰動了我的支付寶

  杭州一公司支付寶賬戶出現異常,幾天內300萬不正常資金進出,公司居然不知情

  損失7500元服務費是小事,公司擔心支付寶賬戶不安全,“就像打開家門,誰都可以進出”

  本報記者 俞任飛/文姬臣/製圖

  “上個月怎麼多出了300萬元的資金流水!”芳芳盯着電腦,不敢相信。

  芳芳是浙江電馬雲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馬雲車”)的財務。5月10日,她突然發現,公司上月財務報表上的資金流水數字,和此前月份相比猛增。

  更蹊蹺的是,4月24日起,連着4天共計有303萬元不明資金,分作2964筆匯入公司的支付寶賬戶,每一筆轉賬又在到賬後1分鐘內被迅速轉出。

  “可是我根本沒有轉過賬。” 這筆錢就在芳芳的眼皮下,來去無聲。

  這幾天,電馬雲車員工始終想不明白,公司支付寶賬戶數額巨大的資金進出,到底是誰幹的,是賬戶被盜還是另有隱情?

  15日,錢江晚報記者來到電馬雲車公司,試圖搞清楚這件事。

  4天近3000筆轉賬

  金額超300萬

  作爲公司財務,芳芳是第一個發現者。

  上週五一早,正在整理公司月度財務報表的她忽然發現,公司當月的資金流水比此前數月,有明顯異常。

  她打開支付寶平臺,立刻發現從4月24日15時43分開始,不斷有“非正常”資金在賬戶進出。“我們公司的主營業務是智慧停車,一般都是小額資金。”芳芳說,除了包月用戶,公司平常轉入的資金,每一筆都在幾十塊錢左右,但這些“怪賬”,平均每筆都在千元上下。

  芳芳也向錢報記者出示賬務明細。高頻率的轉賬從當晚11點出現,幾乎每隔幾分鐘就有一筆轉賬。到凌晨2點,有時1分鐘就會有幾筆資金匯入。這些資金,有的來自花唄交易,但多數還是屬於支付寶轉賬。“這肯定不正常,凌晨哪有這麼多人停車?”

  疑點還有很多。芳芳告訴記者,所有的停車費,在自己的賬務明細上都會標註爲停車費用。而這些“怪賬”,卻都打着“在線充值”的名號。

  電馬雲車技術總監告訴記者,公司也從未有這樣一筆收費項目。

  實際上,這些錢本身就不是通過正常途徑轉入公司的支付寶賬戶。“如果用戶是通過掃碼付款的話,我從企業後臺就能看到付款人所在的停車場、停車時長等信息。”但這一次,技術總監在後臺一無所獲。

  第一次的轉賬潮,直到4月25日凌晨將近5點才結束,但很快又在當天中午12點捲土重來。賬務明細表顯示,這樣的轉賬潮,在4天裏間歇出現了4次,時間大多選在下午和凌晨。其中,最大的一筆轉賬爲5000元整,最小的一筆才0.1元,2964筆轉賬,共計303.07萬元。

  鉅額不明資金的不斷注入,同時也伴隨着轉出。這些“怪賬”轉入電馬雲車公司賬戶還不到一分鐘,就會被劃出。電馬雲車董事長侯踊躍告訴記者,公司的支付寶賬號是公司最高機密,只有個別財務知道密碼,與財務總監手機號是捆綁的,只要轉賬必須短信驗證。事後也做了嚴格自查,這些操作不可能來自公司員工。

  公司損失7500元

  問題是錢怎麼被轉走搞不清

  “如果真是支付寶出了問題,我們損失就大了。”說起這事,電馬雲車董事長侯踊躍有些懊惱,因爲支付寶是他們的主要支付方式。他剛剛給財務總監送去新的要求,以後要不定期更換支付寶密碼。

  電馬雲車是智慧停車領域的一家新企業,通過與各類停車場進行合作、改造,可以實現車牌自動識別、室內定位導航以及移動無人支付。侯踊躍焦慮的是,一旦需要更換支付寶賬戶,上百家合作停車場內的二維碼等物料都要更新,“物料費就要40餘萬元,損失很大,還不算用戶流失、信譽度、美譽度受損等這些。”

  事實上,公司財務剛剛整理出了4月24日-27日的詳細清單,損失已經產生。在4天內,公司支付寶賬戶共有非正常轉入2964筆,共計303.07萬元,轉出3068筆,共計301.99萬元。再扣除商家所需6‰的服務費,電馬雲車已經損失近7500元。

  最讓他不解的是,“這些錢怎麼就被轉走了?” 他也做過許多假設,但都不能自圓其說。“你說這是退款,但退款賬戶和付款賬戶又根本不是同一個。”

  侯踊躍給記者指了指,儘管每筆轉出備註上都著明“退款”或“個人轉賬”,但資金的轉入與轉出賬戶均不相同。從上百個個人賬戶上轉來的資金,最終流入到了25個支付寶賬戶,其中一個名爲“*光品”的賬戶就收到424筆“退款”。

  是公司密碼泄露,還是另有蹊蹺

  公司已報警,支付寶也在調查

  這些賬戶,可能還存在“一人多號”的情況。記者發現,“*春敢”“*善邦”等都存在多個同名賬戶,只是綁定手機或郵箱不一致。此外,“退款”賬戶還存在一家名爲“南寧市博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賬戶。

  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搜索該企業,顯示這家成立於2015年,註冊資本1000萬元,主營網絡技術服務的企業已於2017年註銷。

  早已註銷企業的支付寶賬戶又是誰在持有呢?記者曾按天眼查信息撥打該企業聯繫電話,但對方告知“打錯了”,隨後迅速掛斷電話。

  是公司疏忽,導致密碼泄露嗎?侯踊躍也不是很確定。

  4月27日中午之後,儘管還未更換密碼,但這些異常轉賬忽然停止,消失無蹤。“如果是盜刷,完全可以繼續作案。”在最後一筆不正常轉出後,電馬雲車的賬戶上,依然還有30000多元餘額。

  原因一直未查明,侯踊躍這幾天一直茶飯不思,他讓財務查了近幾個月的所有流水,確定沒有類似情況。

  “這就好像打開家門,誰都可以進出。”這種不安全感依然在他心底縈繞。

  事件發生後,電馬雲車立即報警,同時與支付寶進行了交涉。5月13日,支付寶安全部門答覆電馬雲車,他們正在排查,截至目前未有結果。

  到底誰動了支付寶賬號,此事本報將繼續關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