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4歲輔警執勤中被撞犧牲 肇事司機開車聊微信釀大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2日 18:56   中國新聞網

  心碎!24歲輔警執勤中被撞犧牲 肇事司機開車聊微信釀大錯

  姚曉琦處理交通事故時被撞犧牲

  肇事司機路上在用微信聊天

  浙江在線 記者 葉臨風 周洲 王晨輝 浙視頻 通訊員 周德峯

  5月22日11時26分許,餘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隊輔警姚曉琦(男,24歲,杭州餘杭人)在東湖高架路喬司街道吳家村路段,引導處理一起兩車追尾交通事故時,被車撞傷,經搶救無效不幸犧牲。目前,該起事故具體情況,公安機關正在調查中。

  據瞭解,第一起事故發生在上午10點13分,一輛奔馳車追尾了麪包車。這起追尾事故一度造成現場擁堵,姚曉琦與同事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並立即組織引導疏散車流。

  中午11點20分左右,前一起事故中的一輛奔馳車已由拖車拖離現場,麪包車駕駛員在事故中輕微受傷,由交警隊員陪同送醫。姚曉琦留在現場,閃着警燈維持交通秩序,確保其他車輛通行安全。

  然而此時,危險卻向他突然襲來。肇事車浙ARV3**從姚曉琦後方快速駛來,姚曉琦避讓不及,被其撞倒。

  據瞭解,肇事司機吳某,從事服裝面料生意。事發後據他自己說,當時開車拉了面料是到海寧許村去的,路上在使用微信聊天,脖子有點酸,低了下頭,擡頭後才發現有個交警在前方,釀成大禍。

  他一直是最拼的那一個

  下午18時,記者趕到了姚曉琦生前工作的餘杭交警大隊。說起這位剛剛失去的隊友,同事們忍不住哽咽。

  輔警徐緯東只比姚曉琦晚進大隊一個月,一直是一個執勤組。22日上午10時38分,他們接到了餘杭東湖高架(喬司街道吳家村路段)兩車追尾事故的警情,便趕去處理。“一輛小轎車和一輛麪包車相撞,當時小轎車的拖車已經來了,麪包車的拖車還沒有到,小琦覺得我的腳有傷,不能在烈日下長時間站立,就主動說他在高架上等候。”徐緯東沒想到,這一分開卻成了永別。

  中午11時30分左右,當在橋下引導拖車的徐緯東第三次打電話給姚曉琦時,卻怎麼也打不通了。“沒想到卻在對講機裏聽到有民警被撞的消息。心頭一緊,便趕緊跑了過去,發現小琦躺在路邊 ,喊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心跳脈搏也都沒有了,我給他做了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都沒有用……”

  曉琦很快被送往了餘杭區第一人民醫院搶救。對醫護人員來說,眼前這位身着熒綠色警服的年輕人傷勢實在太重:胸腹部內臟受損嚴重,左腿因爲骨折而嚴重變形……最致命的是,他始終都沒有心跳,也無法做到自主呼吸。1個多小時後,噩耗傳來。

  姚曉琦,1995年生,24歲,家中獨子,一米八幾的個頭。去年起,餘杭轄區多條高架道路通車以來,道路巡防任務加巨,曾在餘杭東湖派出所當過特勤隊員的他因爲表現出色被招進餘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隊,成爲餘杭交警的第一批機動隊員,主要承擔路面巡邏防控。

  同事們說,小姚是個頂真的警察。“他一直是最拼的一個。隊裏對我們有體能方面的要求,其中有一項是規定時間內跑完5.3公里,這對於他一個100公斤的大塊頭來說,是有點難的,爲了提高成績,他每天繞着大隊駐地跑,每天要跑10多圈,一個月後,終於達到了這個標準。”

  同事們說,小姚是個樂意助人的好警察。有同事記得,別人有跑不開的時候,他都樂意幫助換班;有同事記得,爲了讓救護車快速通過,他主動和搭檔一起,一路開道一路喊,硬是在大堵車情況下順利引導救護車突出重圍。

  姚曉琦之前在餘杭東湖派出所工作時的同事俞峯迴憶說,2017年冬天,轄區內有人在鬧事,處置結束後,姚曉琦被醉酒人員咬傷了,傷口比較嚴重。“受了傷他也沒有和派出所彙報,後來我們知道後,勸他休息幾天,但他卻說,這點小傷不要緊,第二天就來上班。後來我們聊天的時候知道,他特別喜歡自己的工作,家裏人也都非常支持他。”

  姚曉琦的一位朋友聽說了噩耗後,他在朋友圈裏寫下了這麼一段文字:早上你還在和別人開玩笑,說進了醫院就能放下工作休息了,可現在這樣的“休息”代價太大,你才24歲,未成家,未立業,我的好兄弟,一路走好……

  二十多位交警佇立在急診室外

  度過了這輩子最難熬的四十分鐘

  中午12點06分,姚曉琦被送到了餘杭第一醫院。二十多位交警,在急診室外度過了這輩子最難熬的四十分鐘。

  對於醫護人員來說,眼前這位身着熒綠色警服的年輕人傷勢實在太重:胸腹部內臟受損嚴重,左腿因爲骨折而嚴重變形……

  最致命的是,他始終都沒有心跳,也無法做到自主呼吸。

 

  此時,同事們都紅了眼眶,他們排成一排,靠在牆邊,以靜默的方式等待奇蹟傳來,但命運最終沒有眷顧這位年輕的輔警。

  中午12點52分,醫生表情嚴肅地從急診室走出來,與隊長耳語幾句後,再次走回急診室。

  兩排同事瞬間陷入了寂靜,沒有人再說一句話。

 

  下午4點,姚曉琦的家屬已陸續趕到現場,姚奶奶還在趕來醫院的路上,她要見孫子最後一面。

  最終,姚曉琦因爲傷勢太重,還是沒有搶救回來。

  此時,姚曉琦的同事們緊咬嘴脣,沉默低頭,每個人眼中都流露着悲傷的表情,他們已經佇立在搶救室外4個多小時。

  同事們離姚曉琦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但這也是這輩子離他最遠的距離。

  當姚曉琦的遺體緩緩從醫院推出,父親始終緊緊抓住病牀的邊緣,一直哭,一直哭:“我就你那麼一個兒子啊!”

 

 

 

所有在場的同事爲他護出一條通道,用敬禮,送戰友最後一程。

  在姚曉琦被推上車的一瞬間,父親再也無法站立,身子趴在了兒子的身邊。

  對姚曉琦的家人來說,他只是一個才工作沒多久,還沒成家的孩子。

  姚曉琦的媽媽一直帶着哭腔,喊姚曉琦“寶貝,寶貝!”一下子昏厥了過去。

  記者採訪事故中和姚曉琦一起出警的同事徐緯東

  在事故管轄單位城區中隊,記者見到徐緯東,他長得高大,一米八的樣子,很壯實,一坐下來,就見他眼睛很紅佈滿血絲,仍然不時掩面抽泣。

 

 

  徐緯東說,他和姚曉琦是同一批進來的。去年三月份,還一起訓練,訓練大功率摩托車,後來一起上路執勤,一直都是一個組。

  “小琦跟我一樣有點胖胖的,性格也比較好。我記得印象很深,有一次我跟他開玩笑你怎麼笑起來眼睛都沒的,他有兩個很明顯的梨渦。平常嘻嘻哈哈工作上凡是有什麼事情,我有事他都樂意幫忙換下班。”

  上週,徐緯東把腳扭傷了,腫得厲害,他向領導請了假,昨天腳好些了,剛回來上班。

  徐緯東與姚曉琦平時經常一起上高架處理警情,爆胎事故、沒電沒油或者是道路事故,多的時候一天四五次。今天前面一起追尾事故,奔馳車追尾麪包車,奔馳車的拖車先到,姚曉琦考慮到徐緯東腳沒好全,讓他先下高架去。

  徐緯東下去之後過了二十多分鐘,接到另外一起事故:高架上有個交警被撞了。他還向報警人確認,對方說九沙大道過來往臨平方向,我剛想問嚴不嚴重,對方說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當時徐緯東整個人就有點懵了。

  徐緯東到的時候,前方就是姚曉琦的摩托車,車被撞得很嚴重。姚曉琦眼睛半睜着,鼻子裏、嘴脣都是血,舌苔都是白的。徐緯東給他人工呼吸,又做了四五輪心肺復甦,並呼喊他,“曉琦你醒一醒醒一醒,睜開眼睛看一下”。但是他沒有任何反應。徐緯東和指揮中心彙報並聯繫了120。

  “我怎麼想得到,一起上去處理事故的,他再沒和我一起下來。”徐煒東眼神木木的,哽咽着低下頭,突然擡頭用手捂住臉,嚎啕大哭。

 

同事回憶姚曉琦生前故事

  姚曉琦,1995年生,24歲,一米八幾的個頭,去年3月招進餘杭交警大隊任輔警,在餘杭交警大隊秩序科工作。

  他是餘杭交警的第一批鐵騎隊員,主要承擔路面巡邏防控,去年起自餘杭轄區多條高架道路通車以來,道路巡防任務加巨,姚曉琦因業務出色被挑選爲鐵騎隊員。

  徐緯東今天和姚曉琦一起在現場處理追尾事故,他回憶了他與姚曉琦最近巡邏時遇到的一次緊急情況,也是最後一次:

  上上個星期,他們也在東湖高架上,徐緯東在往臨平方向崗亭,姚曉琦在對面崗亭。

  中午,徐緯東發現高架上有輛救護車,拉着警報過來,剛好接到警:永玄路附近道路大擁堵,從九沙大道堵到外翁線。

  於是,兩人一直開道引路,一路上一直一直喊過去:“私家車靠邊,讓出緊急車道!”嗓子都喊到冒煙了,“一開始我開道,曉琦墊後。後來曉琦開道,我墊後。曉琦就一直引導救護車往下沙方向。”

  那是兩人第一次巡邏遇到這種緊急情況。

  “他問我什麼感覺,我說當時真想把所有車都趕下高架!事後我問他,有沒有開執法記錄儀,他說沒有。我說我也沒的。他說,哎呀,可惜,不然好人好事一樁嘛。我還說,這種事情以後都能遇到的…要做好事還不容易嗎……”徐緯東回憶道。

  餘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隊機動隊隊員王曉璐是老隊員了,跟曉琦關係比較好,經常下了班吃吃夜宵,在遊戲裏開開黑,“他是我們三個人技術中比較好的那個,經常帶我們贏。”

  前天星期一晚上,王曉璐下了班比較累,在宿舍裏,很困快睡着了,姚曉琦進來後打招呼、開玩笑。“當時我太累了,沒理他,他自個兒走了。我根本沒想到,這是他跟我最後一句話,我沒有機會再回答他了。”

  王曉璐還記得,姚曉琦宿舍裏有個冰箱,經常自己買點冷飲,分給全隊的兄弟。

  下午6時許,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來到餘杭區超山殯儀館:

  在家屬休息區,警隊同事們一直陪伴在姚曉琦家屬身邊,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已泣不成聲,“你媽媽晚飯做好了,還等着你回去吃……”老人邊哭邊說。

  目前,姚曉琦的遺體準備冰凍保存,家屬們還在等待最後兩位家屬成員,趕來見姚曉琦遺體的最後一面。

 

 

下午4時50分,送別姚曉琦:

  姚曉琦生前所有在場的同事爲他護出一條通道,用敬禮,送戰友最後一程。

 

下午5時50分,姚曉琦生前的同事接受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採訪時表示:

  姚曉琦2018年來到餘杭交警大隊,之前在東湖派出所當特勤,他生前是一個非常熱情的小夥子,和同事們的關係都非常融洽。

  下午5時20分,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趕到餘杭區第一醫院急診中心,採訪了逝者生前主治醫師,急診科、重症醫學科副主任盛燚:

 

餘杭區第一醫院急診中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