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G20財金高官在操心啥:發達國家甩鍋 老齡人口太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0日 06:38   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發達國家“甩鍋”,老齡人口太多……G20財金高官在操心什麼?

  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9日在日本福岡閉幕。爲了幫助全球經濟走出重重迷霧,與會G20財金高官們無時無刻不在緊盯着可能成爲“絆腳石”的風險隱患。

  那麼,這羣舉手投足間便能影響全球經濟政策走向的大佬們,到底在操心着什麼?

圖片來源:央行官網圖片來源:央行官網

  研判全球經濟:挑戰重重

  在不確定性有增無減的背景下,全球經濟前景難言樂觀。

  世界銀行近日發佈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將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進一步下調至2.6%和2.7%。同時,該報告將全球貿易增速從年初預期的3.6%下調整整1個百分點至2.6%,爲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

  在此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權威國際機構相繼下調2019年全球或部分地區增長預期。世貿組織也將今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由此前的3.7%大幅下調至2.6%。

  對於當前形勢,參會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提醒說,全球經濟呈現穩定勢頭,但下行風險仍然突出,特別是貿易摩擦與地緣政治風險已經升級。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出席會議時便直言,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因素增多,保護主義仍是全球面臨的重要挑戰。

  對此,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分析稱,如果未來全球貿易自由化遭遇普遍挫折,總體而言很多國家都將面臨原材料與中間品價格上漲壓力,這也會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滯脹風險。“今年全球增長態勢可能是2017年至2019年這三年間最差的。”

  面對複雜形勢,會議表示將持續關注並隨時準備好採取進一步行動,將繼續運用財政、貨幣和結構改革政策推動經濟實現強勁、可持續、平衡和包容增長。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出席會議時亦呼籲,G20各方應共同顯示出合作解決貿易摩擦的意願,向國際社會發出積極信號。

  警示全球失衡:拒絕發達國家 “甩鍋”

  失衡,是長期困擾全球經濟的失衡問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會議指出,全球失衡在國際金融危機後已經收窄,失衡更多集中在發達經濟體。

  事實上,這一觀點並不新鮮。IMF去年發佈的《對外部門報告》就已經對全球失衡提出警示。報告稱,國際金融危機後,全球經常賬戶順差和逆差有所收窄,並在過去5年中保持相對穩定。但與此同時,這些全球收支中約有40%至50%屬於過度收支,且越來越多地集中在發達經濟體。

  例如,在歐洲北部(德國、荷蘭、瑞典等)以及亞洲部分地區(中國、韓國、新加坡等),經常賬戶順差持續高於適宜的水平。低於適宜水平的收支則依然主要集中在美國和英國。

  IMF認爲,儘管失衡不會帶來迫在眉睫的風險,但若放任不管,或對未來全球穩定形成威脅。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該現象正成爲加劇各國間貿易緊張局勢的“導火索”。例如美國一些政客便習慣性“甩鍋”,將貿易失衡歸咎於主要順差國,並採取激進保護主義政策,已成爲當前全球貿易衝突頻發的重要原因。

  對此,IMF經濟顧問兼研究部主任莫里斯·奧伯斯費爾德(Maurice Obstfeld)強調,保護主義政策升級主要會損害國內和全球經濟增長,但並不會對經常賬戶失衡產生多大影響。在他看來,貿易順差國和逆差國必須共同努力,以有益全球增長與穩定的方式減少全球過度失衡。

  應對全球失衡,各方通力合作纔是正解。此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提出,各國應根據國情采取適當的宏觀經濟和結構性政策解決過度失衡。

  專家建議,外部經常賬戶收支低於適宜水平的國家應降低財政赤字並鼓勵家庭儲蓄,同時逐步實現貨幣政策正常化;經常賬戶收支高於適宜水平的國家則可通過財政空間減少過高順差。同時,所有國家都應努力重新推動貿易自由化進程,實現多邊貿易體系現代化。

  聚焦“老齡危機”:多領域出招

  全球65歲以上的人口已首次超過5歲以下人口!

  德意志銀行今年初發布的一份研報,給出了上述令人有些吃驚的結論。在此背景下,全球經濟能否保持足夠增速來抵消人口趨勢負面影響,成爲政策制定者們不得不考慮的問題。這一話題在此次G20財政和央行行長會議上亦被提及。

  “人口老齡化不利於經濟增長。”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諸建芳分析說,人口老齡化影響勞動力供給,導致老年人口上升,勞動力數量下降。而勞動力是經濟社會中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其次,人口老齡化通過改變資源分配結構對經濟增速產生影響。老年人口增加意味着社會中用於消費的比例增加,隨着資本積累下降, 經濟增長能力實際被削弱。

  與此同時,金融體系不穩定性風險也將增加。全國老齡辦發佈的一份資料顯示,在老齡化高峯時期,養老保險基金支出和商業養老保險給付額的急劇增加,可能對整個金融市場造成較大的衝擊。另外,公共財政收入和支出結構也將面臨重大變化,需要防範財政赤字風險和債務風險。

  以日本爲例,隨着老齡化發展,其社會保障支出壓力逐步加大。1965年,日本該項支出僅佔國民收入的3.05%,而截至2016年,這一比重已高達29.57%。

  在當前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與老齡化進程加速交織並行的背景下,G20財金高官建議各國根據國情采取財政、貨幣、結構性政策等多領域行動應對老齡化。

  就中國而言,分析人士認爲,推進減稅降費與擴大涉老支出兩難選擇當前,官方應該強化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之間的協調配合,爲財政政策節省空間,從而增強財政政策的可持續性。

  社科院副院長蔡昉則指出,面對終將消失的人口紅利和正在經歷的經濟增長減速,中國正確的應對政策並非藉助刺激需求手段,而是要通過挖掘制度潛力,進一步提高潛在增長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