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健身房老闆卷錢跑路惡意欠薪 被抓後還錢仍獲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15:10   中國新聞網

  健身房老闆卷錢跑路惡意欠薪。不僅被判還錢、還要處以刑罰

  剛剛辦了會員卡,一轉眼健身房卻關門大吉,前幾天還熱情招待的前臺銷售和老闆,現在也不見了蹤影。近年來,像這種忽悠人辦卡、再圈錢跑路的新聞真的是屢見不鮮。而這些報道中,健身房往往是主角,這也讓正在蓬勃發展的這一行業蒙上了一層陰影。

  一方面,這樣的“健身房套路”欺詐了不少的消費者,另一方面,不少健身房還涉嫌惡意欠薪,讓平時辛勤工作的教練等員工蒙受了巨大損失。日前,廣東珠海香洲區就審理了一起健身房老闆拖欠工資逃匿的案件,法院是如何判決的?健身房的惡意欠薪事件又給我們帶來了哪些警示?

  健身房老闆拖欠工資逃匿 構成惡意欠薪

  隨着人們對運動健康的需求逐步加大,“健身房經濟”近年來也開始逐漸升溫。開設健身房前期投入成本低,盈利模式簡單的特點讓不少投資者獲益的同時,也讓有些人打起來圈錢跑路、惡意欠薪的主意。

  據中國之聲記者瞭解,從2016年5月開始,王某先後在珠海香洲區設立兩家健身會所。然而在經營了不到一年之後,卻因爲經營不善,瀕臨倒閉,並開始拖欠員工工資,2個月後,王某因爲無力支付員工工資,乾脆選擇逃匿:“最開始欠工資的時候,就用自己的辦法到處去借錢來嘗試去給他們發工資這樣。因爲後來資金越來越緊張,到後來確實是無力支付,才導致這樣一個後果。”老闆欠薪逃之夭夭,消費者購買的服務打了水漂,員工們的生計也沒了着落。無奈之下,胡某等11名員工只能選擇向香洲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投訴王某。負責本案審理的香洲區法院刑事庭副庭長邊琳琳:“這些被拖欠工資的勞動者是由於沒有辦法找到這個王某,所以他們沒有辦法通過勞動仲裁或其他的途徑去主張自己權益的時候,它最直接的一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直接找到勞動監察部門,要求勞動監察部門對於違法拖欠工人工資的情況進行調查。”

  立案調查後,香洲區人社局曾多次試圖和王某電話聯繫,其電話均處於停機狀態。一週後,人社局在當地媒體上發佈通知,要求王某到案接受調查,後又通過公告送達的方式對王某經營的健身會所下達了《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責令王某限期支付胡某等11名勞動者勞動報酬共計人民幣135789.5元,但王某並沒有在指定期限內支付拖欠的勞動報酬。

  直到當月27號王某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後,這才由其親屬代其向被拖欠工資的員工付清勞動報酬。然而,王某的行爲已經構成惡意欠薪,被提起公訴。

  逃避支付勞動者報酬行爲 觸犯刑律

  在法庭上,王某辯護律師認爲,王某在事後還清所有工資,在量刑時應當予以從輕考慮:“希望能將員工的相關工資能及時的返還,最終是在本案。本案是在是在公安機關還未對本案追加起訴前,已經還清了所欠員工的所有工資。”

  法院經審理後認爲,王某採用逃匿方法逃避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王某歸案後雖然支付了所欠員工全部工資,取得了員工的諒解。但其行爲已觸犯刑律,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最終,法院判決王某犯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香洲區法院刑事庭副庭長邊琳琳認爲,不少惡意欠薪者心存僥倖,認爲欠薪金額不大,違法成本不高,公安機關追討力度不大,但實際上已經觸犯刑法,與普通的勞資糾紛有着本質區別,邊琳琳告訴中國之聲記者:“那麼總結就是要以逃匿的方式拒絕支付,那麼都表現在行爲人主觀上他有一個惡意的。他要不然就是有支付能力,我不給你,要不然或者是我在經營不善的情況下,我就以後也不打算再給你了,我就以逃匿的方式。這就是普通的勞資糾紛跟惡意欠薪的一個根本區別。達到一定數額的話,拖欠工資的時間人數和金額達到刑法追訴標準的話,那麼你就不是普通的勞資糾紛了,那你就構成犯罪了。?”

  近年來,隨着經濟社會發展,惡意欠薪案件從集中在工程建設領域蔓延到服務業等其他行業,並呈現多發態勢。邊琳琳提醒,一旦遭遇惡意欠薪,應當保留完整爭取,及時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我們就會發現它惡意欠薪的已經蔓延到了其他的方面,比方說美容健身餐飲還有休閒娛樂等領域。那麼建築工程他在整個案件中所佔比已經不會再佔到一半以上了。提醒各位勞動者在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的同時,要注意保全自己和用人單位之間的一個勞動關係的證據,比方說勞動合同考勤記錄工作證或上崗證或是工資的欠條,能要提供完整真實的投訴舉報的信息,以配合調查處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