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景區“銅人”:一個月中暑7次、毛孔被堵到不會流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9日 04:26   中國新聞網

  作者:嶽依桐

  要下雨了,成都的天氣十分悶熱。今年21歲的羅忠穿着厚重的長衫,臉上塗着銅色油彩,手持搖扇站在錦裏古街景區內,頭上的汗水順着脖子一路滑到腰間,但他仍然一動不動,幾乎讓人以爲這就是景區裏擺放的銅像。

  

  嶽依桐 攝

  羅忠的職業是“銅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景區裏扮演銅像,吸引往來的遊客與他們合照,3張合照明碼標價20元。“銅人”通常兩人一組,一人扮演賬房先生,一人扮演跟班,願意拍照的遊客則扮演“地主”。

  

  嶽依桐 攝

  

  嶽依桐 攝

  拍照時,“銅人”會爲遊客準備菸斗、算盤等道具,併爲遊客設計有意思的“Pose”。記者在錦裏看到,“銅人”周圍站滿了遊客,上前排隊合照的人一個接着一個。

  雖然身上早已被汗水打溼,但羅忠臉上一顆汗珠都沒有。他帶着憨厚的笑容告訴記者:“每天臉上都塗着厚重的油彩,時間久了,毛孔都被堵塞了,我的臉早就出不了汗了。”

  

  羅忠(左)和同事。

  開啓五年“銅人”路

  

  “95後”小夥爲養家外出打工 曾一個月中暑7次

  出生於1998年的羅忠是一名彝族小夥,來自四川涼山州甘洛縣新民村。雖然年紀尚輕,可他已經是“銅人”中的“老資格”了。爲了給經濟條件比較困難的家庭減負,羅忠隻身到成都打工。機緣巧合之下,羅忠成爲了一名“銅人”,一干就是5年。

  

  圖爲羅忠。

  每天早上8點半,他便帶上“化妝品”來到景區衛生間“化妝”。其實“化妝品”就是普通的丙烯繪畫顏料,“化妝”的過程也十分簡單粗暴,只需要將顏料塗滿臉、脖子和耳朵。“剛開始,我每天化妝都要半小時,一不小心刷子就會戳進眼睛,非常疼。不過現在,最多15分鐘我就可以‘搞定’。”

  

  “銅人”們正在與遊客合影。(左一爲羅忠)

  如果說“上妝”還算容易的話,那麼“卸妝”就是難題。羅忠說,比較溫和的方法就是先用水將臉溼潤10多分鐘,再不停搓揉。“有時候太累了我就‘幹搓’,早就習慣了。”

  上好妝,羅忠便到休息室裏穿上長衫、戴上帽子,“變身”成爲“銅人”。穿衣之前,他特意給自己圍上了厚厚的護腰。羅忠說,以前錦裏只有他一個“銅人”,每天要站13個小時,長期下來,得了腰肌勞損,還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雖然現在錦裏有4個‘銅人’,我們8小時就換一次班,但我仍然每週都要去做理療,不然站久了根本受不了。”

  

  “銅人”們正在與遊客合影。(左一爲羅忠)

  對於“銅人”來說,夏天無疑是最難熬的。“天氣太熱,我們穿得也厚,中暑是常事,曾經我一個月最多中暑了7次。”羅忠告訴記者,夏天雖然熱,但遊客多,收入也高。冬天身體沒那麼難受,收入卻降低了。“我還年輕,還能拼幾年,我想多賺點錢,回家給父母。”

  “旺季一個月可以賺6000多元,老闆包吃包住,我就把錢都存下來。去年我存了近5萬元,全都給父母了。”談及辛苦勞動獲得的回報,羅忠塗滿油彩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說,一開始父母不支持自己做“銅人”,但現在他們已經接受,還時常鼓勵他。“我爸媽來成都玩兒的時候,還專門到錦裏來看了‘銅人’。”

  

  羅忠和同事被遊客圍觀。

  透過油彩閱盡萬千面孔

  

  “銅人”銘記溫暖有愛的瞬間

  “在景區工作,每天都會看到、接觸到很多人,其實挺有意思的。”對於樂觀踏實的羅忠來說,日曬雨淋、長時間站立雖然很辛苦,但他更願意選擇記住那些溫暖有愛的瞬間。

  有一次,一個七八歲的小朋友以爲站着不動的羅忠是一座銅像,便上前用手指戳了他兩下,羅忠微微傾斜身體,裝作要倒的樣子。小朋友慌了,立馬呼叫媽媽過來幫忙。此時“銅像”羅忠忽然開口:“不用扶了,我自己起來吧。”“銅像”居然活了!羅忠回憶,當時那位年輕媽媽拉着孩子就跑,跑了幾步才反應過來,最後大家笑作一團。

  

  羅忠正在“化妝”。

  還有一次正值炎炎夏日,晚上9時左右,一羣學生結伴來到錦裏,和“銅人”合照後,他們專程去買了兩瓶冰飲料送給羅忠和同事。回想起這段往事,羅忠的內心仍然充滿感動。“後來,本來早該下班的我們,多等了一個多小時,就是想等這些善良的學生出來,給他們說一句感謝,再和他們多拍一張照片。”

  羅忠還告訴記者,他們站着不動的時候,經常有遊客來逗他們笑。做鬼臉、講笑話……“經常我沒笑他們自己就笑了。”不過有一次,一個小孩兒一不小心摔倒在羅忠面前,羅忠還沒來得及去扶他,小朋友立刻站起來對羅忠敬了個禮,並說“叔叔,我不哭。”“我當時一下就笑了,因爲小孩子真的太可愛了。”

  

  “銅人”們正在與遊客合影。(左一爲羅忠)

  換班休息時,羅忠也會在錦裏逛逛,看看商家售賣的小玩意兒,品嚐下各類小吃。他告訴記者,未來有機會,他想要把這些東西引入老家,在那裏售賣,讓老家的人們也能體驗一下。

  時間流逝、記憶堆積,羅忠不再只把“銅人”當成一份工作,而是將其看成一份職業,這些暖心的瞬間成爲支撐他繼續堅持的動力。

  

  圖爲羅忠。

  羅忠告訴記者,“銅人”是一個能讓他人感受到歡樂的職業,希望有更多遊客喜歡“銅人。”但羅忠也有擔憂,“這份工作太苦了,能長期堅持的人很少,我擔心如果有一天沒人做這個工作了,那大家也會缺少一份樂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