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去世後仍能與家人互動?美國作家將成首位“數字人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3日 00:18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9月3日電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在人工智能技術和數字助理設備的幫助下,78歲美國作家安德魯•卡普蘭即將成爲首個“數字人類”(AndyBot),在雲端上實現“永生”。

  報道稱,安德魯•卡普蘭的一生豐富多彩,20多歲時他是一名戰地記者,後來成爲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再後來又成爲一名多產的間諜小說家、好萊塢劇編劇。

  如今,這位已經78歲的老人同意成爲世界上首位“AndyBot”,即創造一個虛擬的自己。如果一切順利,即使在他的肉身去世很久之後,未來的人們也可以通過移動設備或亞馬遜的Alexa等語音計算平臺與他進行互動、向他提問、聽他講述故事,或是得到他的寶貴建議。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安德魯·卡普蘭(Andrew Kaplan),已同意成爲“AndyBot”,讓他的家人在他離開後通過移動設備或亞馬遜的Alexa等語音計算平臺與他互動。圖爲安德魯·卡普蘭在家中拍攝的肖像。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卡普蘭表示,他並不追求永生。然而,他確實看到了成爲一個數字人的另一個好處,即爲他和他的後代們創造了一種親密的個人體驗。他說:“最終,每個故事都是尋找我們是誰,我們來自哪裏,這也不例外。”“對我來說,這是關於我的歷史,這種有限的‘永生’,爲我和我未來的親人們創造了一種親密的體驗,他們會想知道自己來自何處。”

隨着數字文化的興起,一批新興的公司正在兜售某種近似於“虛擬不朽”的東西——在網上永久保存個人遺產的機會。

  “HereAfter”(意爲:來世)就是這樣一家公司。該公司的座右銘——“永遠不要失去你所愛的人”,剛好契合了卡普蘭的想法。

  卡普蘭認爲,成爲“數字人類”能夠讓親密的家庭紐帶延續下去。他說:“我的父母已經去世幾十年了,但我發現自己仍會想‘哎呀,我真的很想向爸爸媽媽尋求一些建議,或者只是爲了得到一些安慰’,我認爲這種衝動永遠不會消失。”

  “我有一個30多歲的兒子,我希望有一天這會對他和他的孩子有一些價值,”他補充道。

  各種文化中都有緬懷逝去親人的方式。專家們說,如果科技能夠成功地創造出高情商的“數字人類”,那它可能會永遠改變人類與電腦交互的方式,以及應對失去親人創傷的方式。“AndyBot”可能成爲世界上第一個有意義的例子,它提出了關於“不朽”和和“存在”等複雜哲學問題。

  據報道,“HereAfter”公司由塔拉蒂和弗拉霍斯共同創辦,前者自稱是一名個人遺產顧問,後者是加州記者和談話人工智能設計師。

  兩年前,弗拉霍斯以創建一個名爲“爸爸機器人”(Dadbot)的軟件程序而聞名。當時,弗拉霍斯得知他的父親即將死於癌症,因此,他將自己與父親的談話、聊天用攝像機錄下,然後用計算機語言訓練出一個可以和他對話的人工智能——“Dadbot”。通過這個程序,弗拉霍斯可以與逝去父親的計算機化身進行互動,可以和他談論生活、閒聊等。

  自從“爸爸機器人”在社交媒體上廣爲傳播之後,弗拉霍斯決定開闢一個尚未開發的“數字人類”市場。目前,弗拉霍斯正在構建一個更復雜、更人性化的虛擬數字模型,以便人們與逝去親人的虛擬形象進行互動。

 “想象一下,你可以站在廚房裏,大聲呼喚已故的母親,然後立刻得到她的回答,”他說,“能聽到我們所愛之人的聲音是一種美好的感覺。”

資料圖:“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之父”艾倫·圖靈登上英國50英鎊新鈔。

  同樣正在創造虛擬“數字人類”的薩奇表示,與數字人類互動不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人類與技術互動的下一個飛躍。他認爲,數字人最終將取代安卓和iOS系統。他說:“你可以和數字人一起玩遊戲、點餐、消磨時間或學習一門語言——或者做任何你通常和朋友一起做的事情。”

  不過,弗拉霍斯也承認,這個技術的發展還需要至少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他的目標是實現一個更現實的短期目標,即讓“數字人類”能夠分享關於他的一生的故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