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滿嘴謊言的蓬佩奧有三張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03日 05:49   中國新聞網

  這是自1月20日美國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以來,他在社交媒體的發文數量。乍看起來,隨着疫情蔓延,這位高級官員在社交媒體上的“出鏡率”越來越高。

  然而對比此間的發言內容和實際行動卻能發現,他正是美國部分政客“嘴上一套,轉身一套”的典型樣本。

  就在4月28日,美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百萬,很多人應該都很困惑,生物科技、醫療資源、情報能力等諸多客觀指標都遙遙領先的美國,爲何疫情發展成如此境地?

  假示好,真捅刀

  譚主跟清華大學自然語言處理與社會人文計算實驗室一起,計算出了蓬佩奧疫情期間所有社交媒體推文的文本分析數據。

  表面看起來,新冠肺炎疫情是蓬佩奧的核心議程。“world ”這個詞,提到了35次。

  疫情無國界,蓬佩奧想必也深知這一點,在與多國外長會見後的推文中,他都信誓旦旦地說,我們需要加強全球合作。但從始至終,蓬佩奧對全球多國並不友善,心口不一,即使有“口蜜”之時,也難以掩蓋“腹藏之劍”。

  蓬佩奧時常在感謝中國之後的第一時間,迅速潑一盆髒水。

  4月8日 白宮發佈會

  蓬佩奧剛剛對中國援助“深表感謝”,接着就妄言“武漢病毒”。

  4月15日 蓬佩奧與中方通話

  電話裏明確表示要加強友好合作,兩天後,突然又說中國疫情數據不公開,還捎帶着提醒他國慎重考慮使用中國5G產品。

  4月22日白宮記者會

  再次指責中國隱瞞疫情,隨後卻說“我們希望中國繼續向我們提供援助……”

  翻來覆去,言辭錯亂。如何理解蓬佩奧對待中國的複雜心態?譚主的老朋友,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金融貿易學院的院長章玉貴發來了一段話,分析得很到位:

  “當中國出現新冠肺炎疫情時,以蓬佩奧爲代表的美國部分政客心態複雜,從競爭角度講,他們希望本次重大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儘可能拖累中國經濟,甚至觸發系統性經濟與社會危機,也由此在中國抗疫的緊要關頭落井下石。

  隨着中國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裏迅速控制疫情並展現出超強的國家動員能力與危機治理能力,原本認爲美國不會大規模暴發疫情的蓬佩奧等人,顯然亂了方寸。美國在此過程中犯了過度自信的錯誤,出現了嚴重的戰略誤判直至驚慌失措乃至不知所措。”

  心態失衡,理性不再。北大國際關係學院王勇教授最近一直在跟譚主交流美國疫情的問題,對於蓬佩奧的抗疫表現,他直接給了差評:

  “作爲美國的‘最高外交官’,蓬佩奧本可以爲美國抗疫、爲國際團結作出最大貢獻,結果是他沒有做出什麼工作,相反利用了這個位置,破壞國際防疫合作。”

  在G7外長會議上,蓬佩奧強行提出“武漢病毒”,有外長明確表示觸碰了紅線,最終共識破產;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他又硬要把“武漢病毒”塞進決議……

  國際四處挑事,抗疫不見蹤影。《外交政策》雜誌不久前也直接質問蓬佩奧,文章題目就是《國務卿去哪了?》

  假救人,真“殺人”

  疫情期間,“援助”是蓬佩奧社交媒體發文的高頻詞之一。最新一次誇下海口是在4月8日。

  “慷慨的援助”“2.25億美元”,這樣的承諾連美國人自己都不信了。

  作爲外交旗手,蓬佩奧習慣性地想爲美國樹立“偉大的人道主義國家”的人設,但他的所作所爲,卻給這個人設塗抹上一些不靠譜的成分。

  2月初,蓬佩奧就發文說:“我驕傲地宣佈,從現有資金中再撥款1億美元,支持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兩個月之後,中國依然“一個子兒都沒有見到”。

  政府援助資金不到位、不透明,美國私人企業和非盈利組織企業的對外援助,蓬佩奧倒是記得很清楚。他在4月10日曾說,美國共向全球捐贈了超過15億美元。實際情況是,這15億都來自民間。

  行動沒有,往臉上貼金跑得很快。之所以口頭人道,是因爲人道主義正是蓬佩奧設置政治議程的工具。

  就看最近一週的推文,蓬佩奧不僅關注中國,也對中國周邊的國家很感興趣。

  僅4月24日一天,蓬佩奧就接連轉發了三條美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關於援助巴基斯坦的推文。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 汗很坦誠,同日就給出了回應,對於某國所說的援助,我們尚未收到一分錢。

  說到這兒,譚主想起今年2月,蓬佩奧曾專門跑到烏茲別克斯坦與中亞五國外長對話,大力鼓吹抵制中國。他特別強調,“美國是烏茲別克斯坦真正的夥伴和朋友”,然而,就在蓬佩奧抵達中亞之前,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剛剛通過媒體向中國表示慰問。

  疫情期間,蓬佩奧以“人道援助”之名提及最多的還有伊朗。但這筆援助被拒絕了。因爲所謂的幫助不過是個謊言。這是來自伊朗人的一則評論。

  口頭“人道”,實際上卻仍不緩解制裁,封鎖伊朗石油出口、阻止銀行交易一樣沒少。一邊打着“人道援助”的幌子詐捐,一邊爲了自身的利益籌謀。

  假抗疫,真投機

  如果僅從社交媒體發文來看,蓬佩奧除了“關心”他國,也非常“關心”美國人。

  近三個月來,蓬佩奧轉發了73次關於“帶美國人回家”的話題,這是蓬佩奧一直在執行的一個撤僑計劃。

  越強調什麼,越說明心虛。蓬佩奧異常看重的這場撤僑行動一細究,就暴露了“形象工程”的本質。

  一位滯留祕魯的美國人在接受《外交政策》雜誌採訪時表達了不滿:“我不知道美國國務院爲什麼搞得這麼糟。想想他們如何處理問題,組織工作,信心便一落千丈。”

  就在不久前,九名美國參議員也曾聯合致信,稱許多美國海外僑民啓程返回美國時,並未從美國使領館處得到所需的幫助。

  陣仗龐大的撤僑更像是一場彰顯美國實力的“表演”,華而不實,因爲迎接美國人的是美國當前嚴峻的疫情形勢。

  抗疫極度不力的蓬佩奧也在最近獲得“史上最差國務卿”的名號。

  “最差”不僅是媒體評價、民衆共識,也有數據爲證。波士頓諮詢對美國政府僱員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從2018年到2019年,蓬佩奧辦公室僱員的信心下降了近9個百分點,這是美國國務院所有辦公室的最大跌幅。

  “領導力”不強卻能走上今天的高位,蓬佩奧肯定有自己的過人之處。跟許多研究美國的朋友聊完,譚主總結了他最突出的兩個“能力”:曲意逢迎、見風使舵。

  疫情期間的蓬佩奧,表面也在關注疫情,實際上仍在鋪路。拿中國大做文章,正是他迎合現任政府、步入白宮的“利器”。

  這樣的“一致”並非是巧合,很可能是精心設計的僞裝。就說兩個細節:

  · 在美國現任總統當選前,他曾痛罵其是“劫持了共和黨的騙子”,但在其上任三天後,蓬佩奧就清空了所有批評言論。

  · 在中情局任職期間,蓬佩奧爲接近總統, 一改由具體事務官員每日彙報的傳統,親自前往白宮,當總統有事詢問時,他也會立即趕往白宮。

  一名美國國務院前高級官員有一句評價:“蓬佩奧的行爲是給一個觀衆看的。”

  見風使舵得到了回報,但這種逢迎也會隨時轉向。2019年,現任美國總統被彈劾,蓬佩奧4次回到堪薩斯州,並數十次在堪薩斯接受媒體採訪。很多人評價,蓬佩奧在爲自己找退路,打算參選級別同樣不低、並且一屆任期6年的聯邦參議員。

  一言以蔽之,蓬佩奧的工作動力從來只是自己,沒有國家利益。遺憾的是,真正的政治家正在凋零,像蓬佩奧一樣的投機政客卻在泛濫。揭開他們的虛僞假面,也就看清了爲何全球頭號強國最終在疫情面前淪陷至此。

  “我們生活在一個失敗國家”。

  這是《大西洋月刊》的感嘆。面對危機,美國的應對像是個基礎設施敗壞,政府功能失調的國家,其一衆領導人視而不見,謊話連篇,乃至於無法阻擋大衆蒙受苦難。

  對各國來說,新冠疫情都是一場壓力測試。目前看來,美國在測試中的表現很難說令人滿意。這背後反映的是“蓬佩奧們”帶來的政策執行等層面的失序,他們讓“美國精神”和“美國能力”正逐漸“凋零”。

  “蓬佩奧們”的謊言,正在讓美國人民蒙難;“蓬佩奧們”的虛僞,正在讓全球多國抗疫雪上加霜。如果任由“蓬佩奧們”繼續橫行,對美國、對世界都將是一場災難。

【編輯:田博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