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Black Lives Matter”背後:社會公正與人權平等是僞命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05:39   中國新聞網

  雙語bilingual: 美國“Black Lives Matter”背後:社會公正與人權平等是僞命題!

  連日來,在美國

  “黑人的命也是命” 系列抗議活動

  反而持續升級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提到:

  155年前的6月19日

  德克薩斯州的奴隸們終獲自由

  標誌着全美奴隸制度的終結

  而時至今日,

  就在今年的“六月節”(Juneteenth)

  這個國家依舊

  在與系統性種族主義與不公作鬥爭

  的確,“弗洛伊德事件”點燃了

  美國非裔羣體400年苦難的怒火

  也揭開了這個“山巔之城”“人權衛士”

  表象下的重重矛盾:

  公平正義難以實現

  對於弗洛伊德的死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

  “弗洛伊德只是每年美國警察暴力執法

  的衆多受害者之一,

  由於並沒有建立覆蓋全國的官方數據庫

  也就無從準確地知曉

  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死於警察之手。

  所以僅能通過一些估算來了解,

  但這也足能表明問題的嚴重性。”

  CNN:美國司法統計局2016年公佈的一項評估發現,2015年6月至2016年3月,美國共發生了1348起與逮捕相關的死亡事件——平均每個月135例,每天超過4例。(該數據不包括聯邦與部落執法管轄範圍內的案件,該機構還承認這一數據無法反映美國國內全貌。)

  相比之下,英國警察行爲獨立辦公室(IOPC)的數據顯示,在幾乎同一時間段內,英國僅有13人在警方拘留期間或之後死亡。而在澳大利亞,兩年內僅有21人的死亡與警方拘留有關。

  另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報道:

  儘管暴力執法致嫌疑人死亡案件的數量巨大

  但絕大部分涉事警察卻能免遭起訴:

  CNBC:一個名爲警察暴力執法地圖(Mapping Police Violence)的研究機構,發佈了多項有關美國警察執法工作的數據,結果顯示2019年全美有近1100人因警察暴力執法而死,即平均每天就有3個美國人死在警察手中。

  CNBC:研究機構數據還顯示,雖然2013至2019年期間美國警察暴力執法致死案件的數量高居不下,但是99%的案件卻能免於被起訴追責。

  CNBC還指出:

  對此類案件的涉事警察定罪很困難

  所以檢察官在提出指控時往往很謹慎

  因爲法律上的“有限豁免”原則能保護警察

  在沒有“明顯成立的”違法行爲時免遭起訴

  據路透社介紹,美國最高法院於50年前爲了公務人員免於繁瑣的法律訴訟,確立了這項“有限豁免”原則。警察說這項原則能讓他們在危急時刻迅速做出反應,而不用顧慮事後被起訴。而批評者卻說這項原則在大多數情況下讓警察即便暴力執法也能逃脫法律懲罰。

  Reuters: The Supreme Court recognized qualified immunity 50 years ago to protect government officials from frivolous lawsuits. Police have said the doctrine ensures they can make split-second decisions in dangerous situations without worrying about being sued later. Critics have said the doctrine too often lets police brutality go unpunished.

  路透社公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

  在對2005年至2019年期間數百起

  濫用武力案件的上訴進行分析後發現:

  法院越來越傾向於授予有限豁免權

  同時 隨着最高法院對該原則的不斷細化,

  警察殺害或傷害平民後更不容易受到懲罰

  對此,連一些法官都表示:

  “這是令人不安的趨勢。”

  (disturbing trend)

  美國最高法院索尼婭·索托馬約爾大法官表示,“‘有限豁免權’告訴警察,他們可以先開槍,然後再考慮其他,它還告訴公衆,即便明顯不合理的行爲也將不會受到懲罰。

  Supreme Court Justice Sonia Sotomayor: “they can shoot first and think later, and it tells the public that palpably unreasonable conduct will go unpunished.”

  而美國司法體制不公的另一個不爭事實

  就是“非裔更易遭受執法不公”。

  弗洛伊德事件發生後的一系列

  “Black Lives Matter”街頭遊行

  其實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 News)報道,2012年2月,美國17歲非裔青年Trayvon Martin被社區巡邏員槍殺,次年該巡邏員被判無罪,社交網絡上發起的 Black lives matter話題隨後成爲反種族歧視抗議的口號,次年正式出現了以這一話題命名的抗議活動。

  而弗洛伊德死前發出的求救

  “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

  也早在2014年就曾出現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道,路人拍攝的視頻中,43歲的非裔商販Eric Garner被數名警察按倒在地“鎖喉”時曾說:“我不能呼吸”。他被送到醫院不久後去世,而涉事警察並未被追究責任,隨後紐約爆發了遊行抗議。

  換句話說,

  這兩句口號其實早已深入非裔羣體的維權運動

  儘管如此,這些年美國國內

  針對黑人的暴力執法卻從未真正減少:

  CNN分析美國警務平等中心(Center for Policing Equity)2016年以來的數據發現,黑人比白人更容易遭到警察暴力執法,這一比例倍數接近4倍。

  隨着憤怒的情緒在社會輿論中愈演愈烈

  與針對黑人的暴力執法視頻

  一同在美國社交媒體上被廣爲轉發的

  還有一張極具諷刺意味的漫畫

  圖中的黑人和白人形成鮮明對比,黑人因涉嫌“用假幣”被警察用致命武力抓捕,而另一個白人是謀殺9人的連環殺人犯,卻被警察用溫和手段拘捕。漫畫底部引用了美國黑人導演、民權活動家達內爾·沃克的名言:“我們總被謀殺,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因爲黑人的身體更適合做肥料?”

  如今,隨着抗議活動不斷深入

  人們的悲憤不滿情緒

  開始由宣泄轉向反思:

  “如何改變現狀?”

  SO,我們可以看到,在抗議中,

  有憤怒的抗議者喊出了

  “削減警務預算”的訴求

  (Defund the police)

  而這背後,隱含着在美國

  警務領域與其他社會服務領域之間

  “資金分配的不公”。

  當地時間6月6日,華盛頓特區通往白宮的16大道上,抗議者用鮮豔的油漆在馬路上塗寫了“削減警務預算”這幾個大字。▲

  抗議者的“defund the police”不是孤立的訴求

  與之相配的是呼籲增加其他領域的投入:

  《大西洋月刊》刊文稱:主張社會公平的抗議者們一直堅持的訴求成爲了當下民衆最普遍的呼聲:縮減警務開支。這在某種意義上說是最後的選擇:如果警察不能停止殺害民衆,尤其是非裔,那麼我們的社會就不需要這麼多警察。但是這一訴求也陳述了一個基本原理:我們的國家需要減少在監管和懲罰方面的支出,增加對社區的投入,使其更加公平、健康與安全。

  這樣的呼聲在美國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響應

  不少地方的官員已開始討論

  將部分公共支出與職責

  從警察轉移到其他社會服務領域。

  但這一改革議題 始終有諸多爭議

  這也從側面印證了

  多年來美國警務支出居高不下的現實。

  《大西洋月刊》刊文稱:在各級政府中,美國花在警察監獄和法庭上的錢大約是花在食品、福利、收入補貼上的2倍。在聯邦層面,美國花在五角大樓的錢是救助項目上的2倍,花在國防上的錢是教育上的8倍。納稅人每年花在每個囚犯身上的錢是31286美元,花在每個中小學生身上的錢是12201美元。

  The Atlantic: At all levels of government, the country spends roughly double on police, prisons, and courts what it spends on food stamps, welfare, and income supplements. At the federal level, it spends twice as much on the Pentagon as on assistance programs, and eight times as much on defense as on education. All told, taxpayers spend $31,286 a year on each incarcerated person, and $12,201 a year on every primary- and secondary-school student.

  警務改革前景堪憂

  面對警務領域諸多問題

  面對抗議者高呼的訴求

  美國兩黨從聯邦政府層面

  就警務改革分別提出了方案:

  國會參衆兩院民主黨人6月8日提出

  《警察執法公正法案》草案

  (Justice in Policing Act of 2020)

  重點加強對警察執法不當的問責

  其中也對警察部門的種族偏見提出關注。

  總統川普16日在白宮簽署一項行政令

  就美國警察執業和資格審查標準做出調整

  但他堅決反對削減警務撥款。

  美國民主黨人和部分媒體認爲,

  這一行政令帶來的改變太少,也來得太晚:

  民主黨人舒默在一份聲明中說,川普終於承認了警務改革的必要性,但這一“溫和”的政令,無法爲美國執法機構帶來美國民衆所要求的全面而有意義的變革和問責。

  《華盛頓郵報》則指出,川普的這次行政令簽署充滿形式主義,儀式上他身邊簇擁着身着制服的警察與警察協會的官員,展示着一種團結,表明川普顯然不願冒險激怒執法部門,因爲這些是他保守派政治基礎的重要組成部分。

  而就民主黨人8日提出的

  《警察執法公正法案》的草案,

  多名共和黨國會議員提出批評,

  認爲草案限制了警察打擊犯罪的權力。

  另據美國多家媒體報道,

  除了警務改革方面在聯邦層面

  陷入兩黨對立爭執外,

  以削減預算爲代表的地方層面警務改革

  也面臨實際操作上的困難。

  由此看來 美國警務改革

  困難重重,前景不明。

  《國會山》刊文稱,“如果川普與國會的民主黨代表們繼續在警務改革這個重要議題上分裂我們的國家,並且力圖忽視憤怒絕望的抗議者,忽視他們對變革的請求,那麼選民們可能就會轉而投票給一個能夠看清並順應歷史大勢的領導者。”

  The Hill: If Trump and congressional Republicans continue to try to divide the country on this critical issue and attempt to decontextualize the desperate and rage-filled cries for change, voters will elect a leader who understands and rises to this historic moment.

  百般抵賴國內人權問題

  弗洛伊德事件引發的全美民權運動

  也受到了世界各國的廣泛關注。

  英國《衛報》日前發表文章指出,“我不能呼吸”這句話,意味着人性的泯滅。當弗洛伊德說出這句話時,警察還是死死壓住了他的喉嚨,這個瞬間等於宣佈:人命在這個國家不值錢。

  與美國同樣有着種族問題的一些西方國家

  迄今爲止爆發了多批次抗議熱潮。

  以至於歐洲議會在6月19日通過一項決議,

  譴責發生在美國及歐盟境內的

  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

  呼籲“黑人的命也是命”。

  另據聯合國新聞網站19日報道,

  人權理事會當天通過決議案,

  對“弗洛伊德事件”表示“強烈譴責”,

  呼籲有關國家採取切實措施,

  促進和保護非洲人和非洲人後裔的

  人權和基本自由。

  而此時,一些媒體曝出

  美國及其盟友已爲此進行了施壓與遊說

  導致最終版決議

  與最初草案版本相比

  “大打折扣”!

  《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稱美國脅迫非洲國家,放棄了對全球系統性種族歧視的調查。

  然而國務卿蓬佩奧卻在20日的回應中

  “倒打一耙” 並妄言稱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對一項關注美國警務

  和種族問題的決議進行表決,

  是“新的下限”,

  “再度證明美國2018年

  退出人權理事會是明智的”

  美國政客的言論更清楚地說明,

  其在人權問題上虛僞無恥的雙重標準:

  對外以人權爲說辭維護霸權。

  卻對自身持續性、系統化

  侵犯人權的斑斑劣跡

  置若罔聞、熟視無睹。

  相信,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小軍真心奉勸美國政客

  與其爲了挽回面子“跳腳”否認

  不如早點正視自身問題

  爲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和人民權利做點好事兒

  希望你們記住《國會山》評論所說的:

  Words are cheap;

  actions speak volumes.

  It is time to make the promise of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a reality for all Americans.

  中國軍網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陳路帆 等

【編輯:王詩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