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應對不力 美元呈現疲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1日 08:04   中國新聞網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反彈,經濟復甦面臨更多不確定性之際,海外經濟增長前景改善,讓市場對美元的下行空間浮想聯翩。與此同時,對於中國經濟復甦的樂觀預期,驅動投資者押注外資涌入中國市場的局面將會持續。儘管美元的全球地位短期內仍難撼動,但在人民幣等貨幣影響力上升的情況下,它的相對削弱很難避免。

經濟復甦滯後,美元呈現疲態

  當地時間7月10日,美元兌一籃子貨幣下跌,當週則下跌0.51%,錄得一個月來最大單週百分比跌幅。從短期來看,近段時間市場談論美元走勢時,都與風險情緒有關。比如,當新冠肺炎潛在治療藥物的積極消息傳出後,美元的避險吸引力就會減弱,因此出現下跌。而當確診病例激增打壓風險資產時,美元又會因其避險資產地位出現反彈。

  但從較長期來看,疫情之下美國與海外形勢的相對變化,讓一些投資者開始看空美元,美元長達數年的漲勢由此面臨威脅。

  路透社稱,美元指數日前已較近期高點下跌6%,而期貨市場上的美元淨空倉規模接近2018年以來的最高點。根據美國銀行全球研究部分析師團隊的研究,美元此前的跌勢引發了被稱爲“死亡交叉”的技術形態,即50日移動均線跌破200日移動均線。該行分析師稱,1980年以來,九次出現“死亡交叉”後,美元有八次進入疲軟期。

  跳出技術面來看,美元疲軟恰逢美國政府疫情應對不力招致廣泛批評之際。相比美國疫情反彈令經濟復甦前景充滿不確定性,不少投資者認爲歐洲經濟有望企穩,過去幾年推動美元上漲的“美國經濟基本面好於歐洲”因素恐被削弱。

  之所以強調歐洲的形勢,是因爲美元的走勢,取決於在美元指數中佔權重最大的貨幣——歐元、日元和英鎊。其中,歐元佔美元指數的權重高達57.6%,比重最大,投資者因此主要參照歐元判斷美元走勢。針對當前的形勢,劍橋全球支付首席市場策略師卡爾·沙莫塔指出:“增長差異向不利於美國的方向傾斜,美元因此處於守勢。”

  儘管美國勞工部7月2日公佈的數據顯示,6月份美國失業率環比下降2.2個百分點至11.1%,非農業部門新增就業崗位480萬個,就業數據改善反映經濟逐步企穩,企業復工復產,但目前市場最大的擔憂是,如果美國各州因爲疫情反彈暫停甚至撤銷經濟重啓計劃,經濟向好的勢頭可能隨時逆轉。因此,投資者在對美元前景進行預判時,不得不考慮到美國的疫情應對情況。

  加拿大豐業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肖恩·奧斯本表示:“在現階段,美國經濟趨勢明顯更爲滯後。”該行稱,由於歐元區出現經濟改善信號,以及美國疫情應對不力,其對年底歐元兌美元的預期可能向上調整。截至發稿,美元兌歐元匯率徘徊在1.13:1附近,較今年高點下跌6%。

  道明證券也已下調美元兌多個主要貨幣的前景預估。該機構分析師預計,歐元兌美元明年年底將升至1.20美元,認爲從各種指標來看,美元被高估了10%~23%。

中國領跑“後疫情復甦”,人民幣表現強勢

  提到美元走勢,就不能不提近段時間的人民幣走勢。7月9日盤中,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破7”,均創下近4個月以來新高。美元兌人民幣匯率重回“6時代”。

  當日,美元兌多個主要貨幣下跌。一邊是全球股票和大宗商品等風險資產反彈抑制了對美元的避險需求,一邊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復甦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各方投資者都在增持中國股票,引發全球市場廣泛關注。

  “我們看到焦點更普遍地回到了風險資產上。中國股市大漲是過去幾天追逐風險操作的代表作。”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資本市場外匯策略師傑里米·斯特萊茨稱,“我們傾向認爲美元本季度將貶值2%~3%,目前看不到改變這一看法的理由。”

  路透社調查顯示,人民幣多倉已升至逾五個月高點,主要原因在於,對於經濟復甦的樂觀預期,驅動投資者押注近期外資涌入中國股市的局面將會持續。

  到了7月10日,人民幣兌美元即期收跌,結束四連漲並失守7元關口,但中間價仍續升逾140點至近四個月新高。分析認爲,短期股市情緒會繼續對匯市形成一定干擾,但中長期看,人民幣資產仍有配置價值,資金流入趨勢料將難以迅速逆轉。

  彭博社稱,隨着美元呈現疲態,人民幣已有成爲全球風險情緒“晴雨表”的勢頭。目前,全球股票、債券和大宗商品的漲勢正與美元脫鉤,全球資產上漲和人民幣升值的緊密關係背後,是投資者越來越樂觀地認爲,中國將帶領全球走出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因此,美聯儲等全球主要央行釋放的大量流動性正涌向人民幣資產,以及其他與中國有密切聯繫的市場。

  目前,歐元和人民幣的相關性已達13個月來最高水平。它們之間正相關性升高,往往是全球風險偏好上升時期;相關性下降,則是市場動盪時期,例如去年全球貿易爭端白熱化之際。與此同時,彭博數據顯示,人民幣升值1%,大宗商品價格會上漲近1.3%。

  不過,儘管近來的強勢人民幣展現出強大的全球影響力,但短期內仍舊無法取代美元的避險資產地位。花旗銀行外匯分析全球主管易卜拉欣·拉赫巴里表示,所謂避險資產,通常具有某種屬性。首先,它們能夠提供長期的價值儲存功能。而在短期內,它們還能在危機時提供“避難所”功能。在全球投資者心中,人民幣暫時還不符合條件。(央視記者 顧鄉)

【編輯:葉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