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版G7”能否成真?專家:老盟友都想和美國“劃清界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5日 00:46   中國新聞網

環球深觀察丨“美版G7”能否成真?專家:老盟友都想和美國“劃清界限”

  繼德國總理默克爾5月拒絕出席美國總統川普召集的七國集團(G7)“面對面”峯會後,德國外長馬斯和財長肖爾茨日前也雙雙拒絕於7月29日前往華盛頓參加G7部長級會議。據報道,其他G7成員國也表示不打算赴會。

  實際上,作爲今年的G7輪值主席國,美國無論是提議召開集團系列會議,還是拋出“擴容”計劃,都遭到其他G7成員國的冷遇甚至反對。從朋友圈中的“老大”變成“透明人”,美國到底做錯了什麼?

盟友變“損友” 美國傷透了歐洲的心

  德國婉拒參會只是美國在G7內部影響力下降的一個縮影。在川普政府“美國優先”政策理念的影響下,如今的美國已經“盡失人心”,以至於G7其他成員國,特別是歐洲的老盟友都想與美國“劃清界限”。

美國與歐洲的離心離德首先反映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問題上。在3月舉行的G7外長視頻會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指稱中國應爲全球疫情負責,並試圖把所謂“武漢病毒”的字眼寫進會議聯合聲明,但遭到其他成員國外長的明確反對。

  在4月舉行的G7領導人視頻會議後,白宮稱會議重點討論了“世界衛生組織缺乏透明度及長期管理不善,G7領導人要求對世衛組織進行全面改革”。但與會的其他6國均反對川普甩鍋世衛組織,而是表達了對世衛組織的強烈支持。

美國在全球抗疫中的惡劣表現更是遭到歐洲多國譴責。法國和德國官員都曾抱怨說,美國爲購買醫用口罩支付的費用遠遠高於市場價格,有時甚至在歐洲買家認爲交易已經完成的時候通過出高價搶走訂單。除了劫奪歐洲抗疫物資,美國在疫苗研發等方面也大挖歐洲牆腳,包括以重金吸引德國藥企遷址美國等。

  不僅如此,美國與德國在北約軍費分擔、與法國在徵收數字稅等問題上也爭執不斷,甚至以單方面撤走部分駐德美軍、累次對法國商品加徵關稅等做法行“報復”之實,引發歐洲盟友普遍不滿。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分析認爲,川普政府的單邊主義做法招致歐洲國家越來越多的反感,美國與盟友間的離心力正在不斷增大。

崔洪建:“第一,川普上臺後改變了美國傳統的對歐政策,在‘美國優先’的旗號下,歐美在利益格局上發生了比較嚴重的分歧。第二,在冷戰期間,美國通過北約在安全上控制了歐洲,川普上臺後把重心轉移到(向歐洲國家)催繳軍費上,而且採用了各種手段,招致了歐洲國家的反對。另外,在一些歐洲國家想要積極推進的地區和國際事務方面,美國不但不幫忙,反而拆臺。所以在各個方面、各個領域的矛盾積累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歐洲國家也開始不太顧及所謂的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傳統,而是越來越多、越來越主動地表達對美國的不滿。

“擴容計劃”無人喝采 美國又失算了

  就在5月德國總理默克爾婉拒峯會邀請後,美國總統川普又出驚人之語,將G7貶低爲“過時的組織”,提議邀請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亞、印度和巴西參加G7峯會,變G7爲G12。面對如此“拉攏”,俄羅斯方面明確予以拒絕。

俄外交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強調,一個沒有中國參加的G7峯會無法討論當代世界的任何問題。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表示,二十國集團(G20)是目前解決全球問題的有效形式,因爲該組織不僅包括G7成員國,還包括金磚四國,代表了新興經濟體和具有政治影響力的主要國家。

  此外,川普的“擴容”提議也引起了G7內部的一片混亂。由於日本強烈反對韓國的加入,本已十分緊張的韓日關係進一步惡化。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更是直截了當地表明瞭態度:美國無權以G7輪值主席國的身份通過永久改變峯會形式來變更成員國資格。

  在《紐約時報》看來,近兩年的G7峯會已經由七國交流的舞臺變成了單一的“川普秀”。G7其他各國也對美國在會場內外的“搞怪”做派感到厭倦。正如美國“政治”網站上月在《川普與歐洲的關係跌至谷底》一文的開篇所寫:“距離美國大選還有幾個月時間,跨大西洋關係卻已經降到了新低點。”

  想借G7實現“美國優先”?純屬癡人說夢!

  受疫情影響,最初定於3月舉行的G7峯會已先後兩次被推遲,開會方式也在“線上”和“線下”之間幾經反轉。儘管美國的疫情仍在向失控的方向發展,但川普還是打算在9月以“面對面”方式開成這次峯會。如此“執着”所爲何來?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所所長滕建羣認爲,在全球疫情繼續蔓延、美國疫情加速惡化的背景下,川普堅持召開“面對面”峯會是出於總統選舉的需要,希望G7領導人能夠爲他競選連任“站臺”。

滕建羣:“因爲川普入主白宮三年多時間,外交成就乏善可陳,他亟須在外交方面有一些看得見、摸得着的東西,這樣他可以向選民們吹噓自己在國際上有領導能力,以及在相關議題上有主導能力。”

  滕建羣表示,隨着全球化的發展和世界政治的多極化,G7所代表的西方國家主導世界的時代已經過去。美國仍想通過G7在世界範圍內鞏固其主導地位、將G7打造成爲實現“美國優先”的工具已不太可能。

滕建羣:“川普想把G7打造成一個政治的、安全的、超越經濟的同盟。很明顯,他是根據自己的意願來拉幫結夥、建立一個共同陣線。但是由於各國目標和對威脅的感知不同,所以川普想要把G7打造成一個對某一國有利的安排或組織是不可能的。”

  原稿作者丨閆明

  編輯丨林維 程程

  籤審丨李鵬 王堅

  監製丨關娟娟

【編輯:房家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