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航MH17事故6週年:政治迷霧鎖住真相,徒留哀悼之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6日 09:38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17日電 (陳爽)“我真的不喜歡看向日葵,”荷蘭人彼得•普洛格說,“因爲它們會勾起我悲傷的回憶。”

  時鐘撥回到2014年7月17日的下午。6年前的那天,從荷蘭史基浦機場飛往馬來西亞吉隆坡的波音客機MH17,在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州境內墜毀,283名乘客和15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在這起事故中,超過2/3的受害者是荷蘭人,普洛格的3位親人也在其中。

  而墜機現場附近,就是一片向日葵花田。

  6年過去了,依然無人對這起悲劇承擔責任,而國際社會對於事故真相的探究,仍在進行……

 5國聯合調查的報告,能代表真相嗎?

  空難發生後,受影響最大的五個國家:荷蘭、馬來西亞、烏克蘭、澳大利亞和比利時成立了一個聯合調查團,對此次事故展開調查。但對於調查的結果,各方卻存在爭議。

  2016年9月,聯合調查團公佈報告稱,MH17客機被一枚“山毛櫸”導彈擊中墜毀,導彈來自俄羅斯庫爾斯克的俄軍第53防空導彈旅。

  3年後,調查人員又宣佈對1名烏克蘭人和3名俄羅斯公民提起謀殺指控,稱他們需對“將擊落客機的武器運入烏克蘭境內負責”。

2015年10月13日,荷蘭方面向媒體展示了他們用墜毀的MH17碎片拼接而成的殘缺機身。

  不過,這一調查結果並未能服衆。

  首先,俄方屢次堅決否認對MH17航班墜毀事件負有責任,並指責聯合調查團對俄羅斯“抱有成見”。分析稱,既然俄羅斯是“重大嫌疑方”不能介入調查,那麼烏克蘭作爲事故發生國則更需要接受調查,而非成爲聯合調查團的一員。俄羅斯外交部稱,鑑於俄方被排除在聯合調查團之外,俄方對該調查的公正性深表懷疑。

  俄副總檢察長溫尼琴科還指出,俄方不僅向荷蘭提交了本國雷達數據,而且提交了能夠證明烏克蘭列裝的“山毛櫸”導彈擊落波音客機的文件資料。 但,這一情報被調查人員無視。

  事故的另一攸關方,馬來西亞當局也對此結果表示懷疑。馬來西亞時任總理馬哈蒂爾表示,從一開始,關於空難的調查就被政治化,俄羅斯正成爲此次事件的“替罪羊”。他還透露,“出於某種原因”,馬來西亞未被允許調查事故飛機的飛行記錄儀。因此,他對調查結果表示懷疑。

 1架神祕戰機讓事件反轉?獨立記者爆新料

  聯合調查團還稱,其調查結果以觀察到導彈發射的目擊者證詞爲基礎,還有犯罪嫌疑人之間的電話錄音等爲證。

  然而,這些證據也存在疑點。

  獨立記者平臺Bonanza Media披露稱,當年MH17客機墜毀時,有許多目擊者稱其附近曾出現一架戰鬥機。

  一位名叫鮑里斯的男子表示,他先是看到了一架飛機從頭頂飛過,之後又看到了一架。“有那麼一會兒,一切都很安靜。但兩分鐘後,天上傳來一聲巨響……然後我看到一架飛機從雲層後面落下,像樹葉從樹上掉下來一樣。”

  Bonanza Media還稱,空難發生後不久,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伊夫希娜(Olga Ivshina)也抵達事故地附近。她原本試圖尋找看到導彈擊中飛機的目擊者,卻意外發現許多人目睹MH17墜落之前,其附近有另一架戰鬥機。其中一些人還說,戰鬥機用客機作爲盾牌。更讓人浮想聯翩的是,BBC還撤下了伊夫希娜有關此事的報道。

  關於所謂“犯罪嫌疑人”之間的電話錄音等證據,也有專家表示質疑。

  俄羅斯衛星網報道稱,馬來西亞OG IT Forensic Services公司數字資料鑑定高級調查員阿卡什•羅森(Akash Rosen)認爲,烏克蘭安全局所提交作爲證據的馬航MH17航班空難事件談話錄音,曾被該局進行過編輯。

  德國分析師諾曼•裏特爾也同意這個觀點,並指出,電話錄音是通過9個不同的處理階段僞造的。裏特爾直言:“我真的懷疑這些錄音的真實性。”

荷蘭調查人員指控3名俄羅斯人和一名烏克蘭人參與制造了此次空難。荷蘭檢方對此4人提起訴訟。

 0位“嫌疑人”出席,荷蘭庭審意義何在?

  儘管證據存在諸多漏洞,調查結果也頗具爭議性,當地時間2020年3月9日,荷蘭海牙地方法院還是開庭審理了MH17空難案。

  法庭內,與受害者親屬、記者等熙熙攘攘的人羣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法庭的被告席上人數寥寥。

  由於烏克蘭和俄羅斯法律均禁止向境外引渡本國公民,雖然荷蘭國家檢察院已指控並傳喚4名嫌疑人,但除了其中一名被告委託律師爲其辯護外,4位被告均未出庭。

  對遇難者家屬而言,或許案件的審理未必能還原真相,只是一種心理上的慰藉。

  在空難中失去了長子、兒媳和孫子的受害者家屬安東•科特表示,他對4位被告不太感興趣,他只想聽一件事——在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法官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他說。

2014年11月10日,荷蘭阿姆斯特丹,在馬航MH17航班失事四個月後,遇難者的親友們聚集在一起進行悼念。

 6年過去,298位遇難者還能等來正義嗎?

  在史基浦機場附近的郊區,馬航MH17空難紀念碑的入口處,幾株枯萎的向日葵低垂着頭,似乎是在向遇難的無辜生命默哀,爲阿哈姆斯特丹平添了幾分悲涼。

  紀念碑附近,還栽種了298棵樹,每棵樹象徵着一位遇難者。

  當以生命爲代價的悲劇與各國的利益搏殺在政治迷霧中交疊,真相,似乎變得遙不可及;爲亡者討公道,和爲生者尋公理的任務也只能退居次位。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MH17墜機事故發生6年後,仍有悲傷的哀悼者,在向日葵旁哭泣。(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