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特稿:漠視·歧視·無視——疫情放大鏡下的“美式人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8日 07:25   中國新聞網

  新華社北京7月18日電 特稿:漠視·歧視·無視——疫情放大鏡下的“美式人權”

  新華社記者楊定都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4屆會議17日在瑞士日內瓦閉幕。美國人權問題在會上格外受到關注。長期以來,美國自身人權狀況劣跡斑斑,卻以“人權衛士”自居,不時對他國揮舞“人權大棒”,肆意侵犯他國人權,在人權問題上的“雙標”昭然若揭。

  “‘山巔之城’的形象正漸行漸遠。”美國《外交》雜誌網站這樣寫道。

  漠視——並非所有人的命都是命

  “美國抗疫成了一場國家批准的殺戮。”《華盛頓郵報》日前一則報道觸目驚心。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17日發佈的新冠疫情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美國東部時間17日22時35分(北京時間18日10時35分),美國累計確診病例達3641539例,累計死亡病例139176例。

  作爲全球經濟和科技實力最強、醫療資源最豐富的國家,美國第一時間就收到疫情預警,但很快淪爲全球疫情重災區,確診和死亡病例目前均高居世界第一。現在,新冠疫情已超過心臟病成爲美國排名第一的死因,因新冠病毒喪生的美國人數量超過了在越南戰爭、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中陣亡的美國人總數。

  面對疫情,一些美國政客漠視民衆的生命權和健康權,優先考慮選舉政治和資本利益,忽視疫情預警,延誤遏制病毒傳播的最佳時機;隨着疫情加重,他們不關注如何加強防疫,反而一再將抗疫問題政治化,頻頻“甩鍋”和尋找“替罪羊”;在疫情尚未得到控制之時,他們又出於經濟利益考慮,無視專家警告,迫不及待地放鬆防疫措施,導致疫情再次快速反彈……美國政府表現出的自利短見、任性低效和不負責任的態度,對美國當下疫情之嚴重難辭其咎。

  在這場“美國悲劇”中,老年人被無情拋棄,養老院成爲美國新冠肺炎感染率和死亡率最高的場所。

  據《紐約時報》統計,截至7月7日,全美有1.4萬家養老院出現新冠病例,共報告超過29.6萬例確診病例和超過5.5萬例死亡病例,分別佔全美確診病例總數的10%和死亡病例總數的42%。

  然而,美國一些精英似乎並不在乎。美國右翼媒體《每日連線》新聞網主編本·夏皮羅曾在訪談節目中宣稱:“如果一個81歲老奶奶死在養老院,這雖然很悲慘,但美國人的預期壽命就是80歲。”得克薩斯州副州長丹·帕特里克也曾表示,支持以老年人的生命爲代價“冒險重啓美國經濟”。

  被犧牲的除了老年人,還有工薪族、非洲裔、拉美裔和窮人等弱勢羣體。英國《獨立報》網站評論說,美國總是把人權掛在嘴邊,卻忽視自己的人權義務,對人民生命公然漠視。美國《赫芬頓郵報》網站援引耶魯大學流行病學家格雷格·貢薩爾維斯的話說,美國政府應對疫情的拙劣表現“非常接近於默許的大屠殺”。

  美國知名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指出,疫情蔓延和大量本可避免的死亡是“美國政治腐朽的代價”。疫情原本應該成爲拋開分歧、展現團結的機會,卻進一步加深了政治極化。“政客將疫情視爲攫取權力和黨派利益的契機,代價則是衆多美國人的生命。”

  歧視——令人“無法呼吸”的偏見

  “我無法呼吸……”這是美國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臨死前的哀求。5月25日,他被白人警察用膝蓋跪壓頸部長達8分46秒後死亡,引發全球輿論譁然,美國各地爆發長時間大規模抗議示威。事發前不久,弗洛伊德就職的餐館關門,他成爲美國數千萬新增失業大軍中的一員。

  回顧弗洛伊德的生平,從染病到失業再到喪命,他的種種不幸既是美國長期系統性種族歧視的結果,也是疫情期間美國少數族裔苦難加重的縮影。

  “沒有什麼比這場疫情下的生與死更能體現美國的膚色差異了。”英國《金融時報》指出,比起白人,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國人更有可能從事維持社會運行所必需的工作,貧困率以及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的概率更高,也更易感染新冠病毒。

  美國疾控中心6月25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非洲裔居民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致死率是白人的5倍,拉丁裔是白人的4倍。

  統計顯示,18歲至64歲美國人中,非洲裔和拉丁裔無醫療保險居民的人數是白人的兩倍以上。高昂的醫療費用迫使大批少數族裔放棄治療。此外,非洲裔和拉丁裔社區的醫療機構服務質量普遍不及白人社區。

  美國全國城市聯盟主席馬克·莫利亞爾說:“醫療系統對非洲裔存在偏見,與白人相比,非洲裔患者接受的醫療服務更少,醫療質量更差。”

  少數族裔不僅面臨的感染、病亡風險更大,也更難抵禦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美國勞工部7月初發布的數據顯示,6月份,美國白人失業率爲10.1%,非洲裔失業率爲15.4%,二者差距達到2015年5月以來最大值。美國《財富》雜誌指出,疫情衝擊下的種族就業鴻溝,揭示了美國就業市場歷來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和不公。

  美國霍華德大學醫學院非洲裔副院長採利婭·馬克斯韋爾博說:“看看我們這個族羣,這裏是食品荒漠、交通荒漠、教育荒漠……一切有利健康的社會因素我們都不具備。”

  無視——“將全球都置於風險之中”

  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加泰霍拉移民拘留中心,38歲的危地馬拉人馬文·卡納維每天都在擔驚受怕。

  卡納維和另外200多人同住在一個大房間裏,共用盥洗室和廁所。這個移民拘留中心已發現大量新冠確診病例,但管理者沒有采取任何防疫措施,這讓卡納維深感擔憂。他抱怨:“就連一塊洗手肥皂都不給我們。”

  美國一些政客不遺餘力夾帶私貨,利用疫情推動反移民政策,把越來越多非法移民趕進拘留中心,卻絲毫沒有改善這些收容場所的衛生條件。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說,6月初美國對一些拘留中心內的2萬多名非法移民進行篩查,共確診超過1700例新冠病例。

  更令人震驚的是,美國經濟和政治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一些移民拘留中心暴發新冠疫情後,美國政府在未做檢測的情況下,仍將關押在這些拘留中心的非法移民遣返回國,這無疑是在“出口”新冠病毒。包括美國華盛頓拉丁美洲研究所在內的60多家機構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美國政府在全球疫情暴發期間繼續驅逐非法移民,稱這一行爲“將全球都置於風險之中”。

  據美國經濟政策研究中心公佈的數據,自3月起,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共向13個拉美國家派遣135架次航班,其中危地馬拉、牙買加、墨西哥、哥倫比亞和海地等國家報告在被遣返移民中查出確診病例。

  此外,美國還截留他國抗疫物資,爭奪他國疫苗專利,禁止本國醫療物資出口,買斷相關藥品,加碼對他國制裁……面對新冠病毒這一全人類共同的敵人,美國無視全球團結抗疫的迫切需要,仍打着“美國優先”旗號強推單邊主義立場。

  在國際社會共同抗疫的關鍵時刻,“退羣”上癮的美國宣佈將於明年7月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知名醫學刊物《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稱美國此舉是“對全世界人民的暴行”。美國喬治敦大學全球衛生法教授勞倫斯·戈斯廷說,世衛組織正努力團結世界,而美國政府卻在破壞國際合作。美國的做法將導致自身乃至全世界許多人喪命。

  公道自在人心。一場新冠疫情,扯掉了“美式人權”的虛僞面具,更讓全世界人民認清了所謂“自由燈塔”的人權真相。(參與記者:劉麗娜、駱珺、劉陽、黃尹甲子、馬倩)

【編輯:吉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